奉普慈特慈的安拉之尊名

万赞归于安拉-调养众世界的主,安拉的祝福和平安在我们诚实、守信的领袖-穆罕默德上;主啊!求你使我们脱离无知和愚昧的黑暗,到于认识和了解的光明;脱离欲望的泥泞,到于临近的乐园吧!

大地上的可能性:

image
兄弟们:一般情况下,讲课的内容是面向所有穆斯林的,但有时候,有的内容是面向一些特殊群体的。今天的课有别于其它课的一点是:它面向的是各个领域的卓越之士。因为按照教律,穆斯林中必须有一伙受援助的奋斗者,他们命人行善,止人作恶。大家都知道人分为跟随者和被跟随者,社会中的上层是被跟随的。如果是富裕的,每一个喜爱今世的人都会把这个富人作为榜样;如果他是强大的,每一个喜爱强大的人都会从这个强者中列一个目标;如果他是学习出色的,每一个学生都会把这个高材生作为模范,在大地上是可以卓越的。
我们中的每一个人,安拉都赋予一种本领。你没看到医生吗?他把一半的生命投入医术,以致成为最有名的外科医生,可当他听到他的汽车的发动机声音(不对)时,他会迅速跑到安拉赋予了他修理发动机的本领的那个人跟前,礼貌地问:“这个能修好,还是要换一个?”此刻,这位心脏病外科医生站在这位安拉赋予了他修理发动机的本领的人跟前,就像学生站在老师跟前。现在会有一节非常微妙的经文…
image
在大地上赋予本领是指每个人都可以以他的专业在大地上生存,即:以他的专业卓越。再回到在座的各位兄弟,你在一个专业是优秀的,可在另一个专业是文盲。你要是给我一副心脏图,指安拉发誓,我是一窍不通,只会是一团糟;你要是把它交给心脏方面的医生,他明白(其中)非常深奥的东西,这是外部收缩,这是内部跳动,这不太规律,他能从这幅图看出一系列的疾病。所以说,也是在他的专业方面是优秀的,而在另一个专业可能是文盲;宗教学者或许对医学一窍不通,而他对他的专业却是卓越的。
有一点是:这些在大地上某种本领卓越的人,他们的责任也是重大的。
一般而言:富人的首要功修是费用钱财;强者的首要功修是帮助弱者;学者的首要功修是教授知识。还有一些突出的领域,如口齿伶俐的人,会有一些妙趣横生的话语,或许能说服人于真理。所以,安拉要是给谁赋予了表达、渲染、善辩、雄辩的本领,那他对此是要在安拉跟前受清算的。他应该使用他的清晰表达、伶俐口齿、能言善辩为人们阐明真理;而不应该把他的辞令用于吸引人们的目光,及说俏皮话活跃会场的氛围。穆圣(愿主福安之)开玩笑,但只开真实的玩笑,玩笑属于圣行。说话的人要是说一些妙语,可以活跃会场的氛围。我不是和严肃的人一起的,但是安拉只要在大地上赋予谁一种能力,那他就会因这能力受清算的,他把它用在正道上了,还是虚妄上了?

谁要是被赋予某种能力,他就应该把它用于正道上:

这节课的中心是:你要是在某方面很优秀,如在外语上是优秀的,那你用这优秀干了什么?能读外语报刊,你就满意了?能听外语频道的新闻,你就满意了?能明白外语的话剧,你就满意了?你把你这优秀的外语用于把真理之书翻译成外语,让那些对破坏穆斯林形象夸大其词的人了解(真相),从而成为正直行事之人吗?
我的这节课涉及各种(领域中的)优秀,特别是那些安拉赋予他某种本领的人。所以,当你掌握了某事物时,就应该把它运用在真理上。
这节课,首先是讲:安拉所赋予你的今世的恩典,你必须重视,安拉把它赋予你,肯定是有哲理的;如果你忽视安拉的哲理,而享用这一恩典,那你确已失去了不可多得的黄金时机。
image
谁要是拥有动听的声音,就把它用来诵读《古兰经》;有些诵经家,归真都快50年了,但他们的录音每天还在播放。这位诵经家被赋予优美的声音,他把它用来诵读《古兰经》;而另一个人,他把被赋予的优美的声音用于唱歌,他已经死了很多年了,他的歌还在许多地方播放,每当他的歌被播放,他的疼痛就会加剧,复生日的刑法也会更重!
今天的课是面向安拉在大地上赋予他本领的人的。或许你拥有语言的天赋,你写一些情诗,你用这情诗干嘛?在复生日,你来了,至尊至大的安拉问你:你在今世干了些什么?你回答:我有三部情诗诗集。你能说这话吗?你想想安拉赋予了你什么本领,一些稀有的专业,如:计算机程序,一个人制作宗教方面的软件,我看到一个遗产学方面的软件,安拉见证:简直不可相信!不到一分钟,就把最复杂的遗产问题运算出来。 image
你说出一个问题,把关系网打开,填上丈夫归真了,留下一个儿子;你要是写儿子,留下个兄弟,就不会有回应,因为儿子把兄弟挡了;你要是错了,不回应你;你给它一个数字,它立刻就给你一系列的与之相关的教法律例、遗产分配、份额、权益及例外,这个遗产学原理的软件,水平是相当高的,可是把这些高技能用于何处了呢?用于有关宗教方面的软件开发上了。这些色情网站,难道不也是有人在那编程它们,每一分钟都受到诅咒吗?他会因每一个打开这个网站的人受到诅咒。大地上的能力,有其专门的清算。如果你在经济方面有能够,会有对你的专门的清算;如果你是强大的,也会有对你专门的清算。

“我确已使他在大地上得势,”

(山洞章 第84节)

如果你有知识,就会有对你专门的清算;如果你有动听的声音,就会有对你专门的清算;如果你口齿伶俐,就会有对你专门的清算;如果你交际能力强,就会有对你专门的清算;如果你记忆力强,就会有对你专门的清算。

“我确已使他在大地上得势,”

(山洞章 第84节)

image
有些人的记忆力非常强;有些人在心理学方面,说服力很强,随便一个思想就可以说服其他人。你看看你有什么本事?你把它用在真理上了,还是为今世服务了?所以在复生日,人会万分懊悔浪费了自己的才华。或许他毕生把他的健康、力量、学识为真理效力;另一个人把他的健康、力量、聪明用于虚伪(之事)。

“我确已使他在大地上得势,我赏赐他处理万事的途径。他就遵循一条途径,”

(山洞章 第84-85节)

难道你们没听说有的人拥有上亿?有的人在欧洲买栋豪华别墅,在里面度过一生,寿限一到,一切优越都结束了;有的人把这钱用于伊斯兰事业:学院、大学、医院、诊所、孤儿院。你是有用的,找找安拉所赋予你的,最简单不过的——健康,没问题,身体无大碍,或是你的孩子们拥有的天赋,这是你的孩子,他就应该听你的,对你恭顺,响应你,你在教育孩子上,把你作为父亲的职责尽到了吗?你拥有妻子,这个拥有是你牵着妻子的手走向安拉和他的使者了吗?这即是赋予(拥有)。
说一些司空见惯的事,富人是能够的;强者是能够的;学者是能够的;口齿伶俐的人是能够的;记忆力强的人是能够的;交际能力强的人是能够的。若是把这个圈子扩大一点,说服力强的人是能够的;诙谐幽默的人是能够的,他把他这种纯洁的诙谐用于缓和他周围的人的气氛了,还是把这聪明用于黄色话题来伤害在场的?爱开玩笑是人的一种天赋,要么是纯洁的玩笑,要么是肮脏的戏弄。

 

为了互相劝谏,人陆续地来到今世,陆续地离开:

兄弟们,这微妙的内容围绕的经文是:

“他以你们为大地的代治者,”

(牲畜章 第165节)

image
有一次,我站在“哈米迪”市场的入口处,据我估计,我发现这些铺子,每过五十年换一次主人。在大马士革的某个地区建的老房子,(主人死了)他的孩子们把它卖了,遗产分了,一个人把这栋房子买了,后来老了,归真了,他的继承人把房子又卖了;所以,这些房子和商店我们互相继承。这座城市,曾是罗马人管,他们之前有一些民族,罗马人之后穆斯林们来临了。

“他以你们为大地的代治者,”

(牲畜章 第165节)

以城市、王国、建筑、商店或庄园,你会发现一个人把庄园建起来,另一个人把它买了,把它卖给了另一个人,另一个人买了它,又把它卖了,清高的安拉说:

“他以你们为大地的代治者,”

(牲畜章 第165节)

我们来到今世,一起离开,这是可能的,没有死亡,没有忧愁。但是安拉的哲理在于:为了互相劝谏,我们陆续地来到今世,陆续地离开。

“并使你们中的一部分人超越一部分人若干及”

(牲畜章 第165节)

把他的专业用于今世的人是最大的亏折者:

这就是下意识的重点。

“并使你们中的一部分人超越一部分人若干级”

(牲畜章 第165节)

image
如果一个人不仔细地读这节经文,他就误以为第一个人在最高处,第二个人在最低处。不是的,不是这个意思,每个人在某方面是高的,在另一方面是低的;在一个地方是高的,在另一个地方是低的。或许一个人来到清真寺听演讲,或许这个演讲(凭着安拉的允许)是成功的,他会惊奇你是怎样把这些话说出来的,你是怎样善于辞令的,如何出口成章的。至尊至大的安拉赋予了演讲师发表这演讲的能够。另一个人从事外科,他拿着手术刀是非常轻松的,我确已在心脏手术中看到这种情况,他把皮肤割开,一直到皮肤下面,用电锯把骨头锯开,再用钳子把胸腔两边分开,然后把心包割开,就到心脏了,再把心室打开,就进入心脏里面了,把这脂肪去掉,安装上另外的,缝四个小时,到处都是血,人造心脏和人工呼吸,然后把心脏用电击一下,心脏开始运作,手术结束了,他是轻松的,这也是在大地上的一种本领。
有一次,我送我儿子去海湾国家,他对我说:“这人是个飞行员。”一个小小的青年,可驾驶承载四百人的巨型飞机,而且是夜间飞行,你可以坐在他的位置,在夜间飞行吗?驾驶飞机是在大地上的一种本领,外科手术、演讲、教授都是。工程方面的工作是非常多的,世界上有一些桥梁,简直难以想象,在旧金山的一座桥,长12公里!是世界上最长的一座桥,建于1936年,36年建的,至今还没有任何故障,工程师是大地上的一种本领。
有一次我登上了在芝加哥的世界最高建筑物,在我下来后,他们对我说:有个惊喜给你,我说:是什么?他对我说:建这栋建筑的人是个穆斯林!近120层,你是有天赋的,但是你把这天赋用于今世就完了吗?那你会是最亏折之人;你要是把它用于后世,你就是最赚的。

“他以你们为大地的代治者,并使你们中的一部分人超越一部分人若干级,以便他考验你们如何享受他赏赐你们的恩典。”

(牲畜章 第165节)

人每一秒钟都在经受考验:

你拥有伶俐的口齿、善于辞令、说服力强,有个人希望你和他去解决同一个执拗的人的矛盾,你拒绝了,这说服力你为谁韬晦?你不用它去干善功,你是在为谁韬晦?为你的私欲和利益。你把意义表达准确了吗?

“并使你们中的一部分人超越一部分人若干级”

(牲畜章 第165节)

image
没说把你们提高,要是这样说了,那就是在各个领域了;也没说把你们中的一部分提高于另一部分,他说是(提高于)一部分。你拥有教授的天赋,但是你没有修理家中的下水管道的能力,你修不了,“我得把瓷砖打碎吗?”你做不到,有办法吗?
必须把瓷砖敲碎,礼貌地站在专家面前,此时,这个专家在他的专业方面比你强。(这节经文)不能理解为:某个人在任何领域都是优秀的。他可能在某个领域是出色的,而另一个人在另外的领域是出色的。故你在一天之中数次提升和低落,来一个需要你的,你就是老大;去到你需要的人跟前,你就是乞求者。你需要一个人,那你就是他的俘虏;你不需要他,那你就是个看家;你善待他,你就是他的领导。

“并使你们中的一部分人超越一部分人若干级,以便他考验你们如何享受他赏赐你们的恩典。”

(牲畜章 第165节)

指安拉发誓,兄弟们:我们每一秒都在经受着考验,有人对你发脾气,你会生气,还是喜悦?有人需要你,你是响应他,还是不管?有人对你尽忠言,你是接受,还是置之不理?
很多卖家,要是来一个不懂行情的(买主)说:“你给我尽忠”,卖家乘机把滞销货给他。他要是聪明点,就拿这些滞销货对他说:“你看我就穿着,最不好的布做的裤子穿着,‘你给我尽忠’,我就为自己选它,你挑吧!”但是安拉知道,你并没有为自己选择它,你只是用它销售这些货。

“并使你们中的一部分人超越一部分人若干及,以便他考验你们如何享受他赏赐你们的恩典。”

(牲畜章 第165节)

image
假若你把这一技能用于非真理之事,他说:

“你的主确是刑罚神速的,”

(牲畜章 第165节)

从你脚下把毯子抽掉,几年前我在报纸上读到有个人(医生),据说每星期的收入有一百万叙磅,但是靠欺骗和谎言,不需要动手术的人,他给他尽忠要他动手术,即使这手术有益于他,或是无益,或是会令他死亡,三种(结果)都来,收入是天文数字,一下子,他的事被揭发了,报纸把他的丑闻传开了,一天之内结束了。所以要是一个人把他的本领用来服务他的私欲,

“你的主确是刑罚神速的,”

(牲畜章 第165节)

如果把他的本领用于好事和真理,

“他确是至赦的,确是至慈的。”

(牲畜章 第165节)

万事唯凭举意:

这节课是要你反省自己,在哪方面是出色的?你能胜任什么?一位兄弟说:“我是一家贸易企业的合伙人,(有一次)我和我的合伙人走着,我看到5叙磅,就弯下腰把它拿起来装到口袋里,8个月后盘点,我就把这5叙磅算作收入,有我合伙人的一份。”他这是何等的虔敬啊!?然而企业正在亏损!却把5叙磅算进去?!亏了两三年,本钱都没了。情急之下,(他的合伙人)把账本拿来,发现所有支出的数字都加了个零!所有收入的数字都少了个零,一万是一千,十万是一万。所有的支出都加了个零。而把这5叙磅算上,因为它就一小点点,还觉得自己聪明。而在安拉跟前像他这样的聪明人都是被毁灭的。投机取巧的方式是没个完的。
image
一个象征性的故事:一个人问恶魔:“我做什么?”恶魔对他说:“你像这样干”,他说:“这个我干过了,我做什么?”“你像这样做”,他说:“我做过了”。这个人,恶魔给提供了十种地狱式恶魔法,他对他说:“这些我都做过了”,恶魔就对他说:“我没其它的(招数)了”,恶魔就问他:“你想干什么?”他说:“这样的…”,他(恶魔)说:“人啊!你畏惧安拉吧!”
有的人比恶魔还可怕。你看到一个人把一块地捐给了清真寺,满是羡慕,安拉所意欲的啊!愿安拉使他安康!有个女的,安拉所意欲的啊!愿安拉使你吉庆!他不礼拜,他的土地不规整,把一块地捐给清真寺后就规整了,价格翻倍了,谁知道!只有安拉至知。

“他知道偷眼和心事。”

(恕饶者章 第19节)

万事只凭举意,每个人有其所举意的。
事实上,在麦加有个人,喜欢一个叫吴母•盖斯的女的,她提出:他要是迁移到麦地那,就嫁给他。他就为她迁移了,他就被称作“吴母•盖斯的迁士”!或许穆圣(愿主福安之)用这段圣训说他:

“他说:‘万事只凭举意,每个人都会获得其所举意的,谁要是为安拉和他的使者迁移,那他的迁移就到于安拉和他的使者;谁要是为今世,或是为娶一个女人而迁移,那他的迁移就到了他所为它迁移的。’”

(布哈里由欧麦尔传来)

人是追随和被追随者:

就像我在这课一开始时说的:人分为两种:追随者和被追随者。至于在流行上受追捧的人们是被追随者,他们有个现代称呼“社会之星”,工业、商业、农业、高教、高位、聪明、投机各方面不同的人才,这些人是社会之星,潮流是跟着这些星星转的。 image
而其余的人,就是跟随者了。穆圣(愿主福安之)说:“你看到一百峰骆驼,却看不到一峰可供驮骑的。”我跟大家举个例子:每一百个从事知识的,看不到一个有说服力的,百分之一都没有。卓越的总是少之又少,这即是安拉所欲的哲理,一个心理学家揭示,并用一种被称之为高斯反射的阐述线把这种情况画出来了,每个专业出现天才的可能性为5%,出现蠢才的可能性为5%,90%是介于两者之间。
有一次,一位教宗教课的兄弟跟我说:“你在一个山谷,而人们在另一个山谷”,这是我很闹心。我说:“怎么回事?”他说:“有一次,我描述社会的恶风,给他们说一个女青年12点回家,她妈问她:‘你去哪了?’她说:‘跟爱人在一起’,他们就齐声说:‘你们祝福爱人吧!’他们就没明白我说什么”,优秀和落后是存在的。
一位伊玛目跟我说:有节《古兰经》经文,他说:“我曾是迷误地做了”,所有人说:“愿主准承!”他没注意到。
人往往是追随者和被追随者。追随者在大地上能力不强,被追随者是强的。从根本上来说:能聚集人,或是领导人的人必定具备很强的能力。

卓越之士是被有抱希望的:

第二个问题,也是这节课的第二个条件:在更新换代方面,谁是被依附的?被追随者是在大地上有能力的人、强者、聪明人、经验丰富的人,这些人要是用他们的优秀谋求今世,那他们的工作是亏折的;如果他们用它谋求后世,那就是今后世的双丰收啊!有时我看到一件伟大的伊斯兰业绩,我就为行此事的人一直做好嘟哇。我有本常用的经注我受其益,但是太长了,牵扯一些语法问题,长达四页,和人们的需求无关,醉心于教法和经注,但是牵扯语法就不可理喻了。沙姆地区的一位大学者把它聪30册缩写成5册,把其中当代的人们所不需要的一些详解删去了。每当我拿起这本经注,就对他赞不绝口,他把他的聪明、智慧、修辞用在了缩写这本经注上了。有些伟大的工作,它的回赐一直会与它的主人延续到复生日。所以人不应该把他的优秀用于安拉所不喜悦的事物中。甚至于一些严重的犯罪都需要聪明,罪犯都是些在作案上是出色的。
image
一位在胡姆斯的兄弟的车被偷了,他惊慌失措,两天后,看到车在家门口,里面有封信,表达对车主的歉意,是为了一些从人道主义上追究促使我们把车拿走了,希望你接收这份礼物,这份礼物是在“毛丽丹”的一个月四天的房卡,他对这一行为感到失措,他说:“指安拉发誓,都是车被偷的滋味”,他们把它偷了,却放了份礼物,他带着妻子来到沙姆(大马士革),(后来)回到家发现房子空空如也,这难道不需要聪明吗?万无一失的方法,四天,谁都不在,货车开来,把家搬空了!他带着钥匙,犯罪需要聪明,有人说:恶魔是非常聪明的,它给一个人呈现否认(造物主),如果它发现这个人是有信仰的,它就教唆他举伴;如果它发现这个人是认主独一的,它就教唆他搞异端;如果它发现他是遵循圣行的,它就教唆他干大罪;如果它发现他是顺主的,它就教唆他干小罪;要是这个人把否认、举伴、异端、大罪、小罪都没接受,它就剩两张牌了,(第一个)合法的事物,它用一些漂亮的事物、房子、庄园让他忙碌一生,直至死亡;如果它发现他是个淡泊之人,它就留在他身边在信士们之间教唆,坐在哪都是指责某学者,这个不明白,那你干了些什么?你什么都没干,一个人干了些什么,你就由至尊至大的安拉定夺。他(你)的志向就是诋毁这些优秀的人们的名誉,这是当他从恶魔的所有的牌中得救,除了这张在信士们之间教唆的牌。你会看到伊斯兰世界四分五裂,灾难发生在他们中间。
image
温馨一瞥:我们的领袖-欧麦尔(愿主喜悦之)看到一峰生了疥疮的骆驼,他问他们:“你们怎样治疗它?”他们说:“我们有位清廉的老人,我们找她给它祈祷”,这就是当今穆斯林的状况。养主啊!我们只有你,主啊!求你毁灭他们,把他们的毁灭置于他们的规划中!很好的祈祷,可是他们没被毁灭。他对他们说:“你们怎样治疗它?”他们说:“我们有位清廉的老人,我们找她给它祈祷”,于是他(愿主喜悦之)说:“你们在祈祷时,给它涂点焦油”,我认为:如果我们不创造条件的话,祈祷不会有用,要不然这是在轻视祈祷,原因是:清高伟大的安拉给这个宇宙制定了制度、安排了条件,假若你对它置之不理,那你就是在轻视至尊至大的安拉的常道和制度。你创造条件,就好像它是全部;然后托靠安拉,就好像它(条件)什么都不是。卓越需要你采取因素,没有谁睡起来就是天才,一位大学者说过:“天才是99%的汗水和精力加1%的天赋”,为了卓越,我们拥有安拉,这是不足够的,清高的安拉说:

“你们应当为他们而准备你们所能准备的物力和战马,你们借此威胁安拉的敌人和你们的敌人,”

(战利品章 第60节)

今天,我在另一座清真寺提过:英国广播公司于61年的52制造,专为2040(年)设计,四对四的八台发动机,可连续飞行35个小时,(目前)世界上没有机场可接受它,从美国起飞,停到中亚,再返回,你们认为是我们对他们准备,还是他们对我们准备?当他们在对我们准备这种致命性武器时,给我们规定了他们的新型世界、色情、文化、程序、意念,渗透到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现在在世界上有一百多家慈善机构受到禁止,只是些给贫困的穆斯林提供帮助的慈善机构(都受禁止)。所以说,卓越是一种功修,卓越者们是受到期待的,他们是改变者,有句话,我很喜欢:你必须在环境中改变,如果做不到,就改变环境(迁移),你是为大志而被造的。

 

谁想要卓越,安拉就给他提供卓越的因素:

我们尊贵的兄弟们:指安拉发誓,我并不怎么样,我只是个获取我每日的给养的一个人,我有低微的利益,指安拉发誓,只要你想卓越,安拉就会赋予你卓越的因素,指安拉发誓,有个我不相信的故事,可它是实事:来自上埃及的一个文盲,欲想成为学者,他已经55岁了,从上埃及骑着他的牲口来到开罗,问光辉的“爱资阿尔”,他不知道它的名字,一个天真的文盲,开始学读、写,其次是读《古兰经》,然后是开始求知,在99岁归真时,已是“爱资哈尔”的晒和(长老)!有位诗人写的诗,有可能会被理解为宿命性的-求安拉从这种理解上护佑-但是它有认主独一的理解法:

如果有一天,
民众想要生命,
那必须询问前定。
***

image
这首诗并不是要你屈服前定,不是的,而是指:前定是公正的。如果你想要活,它就会响应你,你们听着新闻,敌人的军事先进到无法想象的地步,世界上最大的军火库在以色列,他们的装甲设备是最好的,最先进的飞机直升机和F16,有个兄弟跟我说:他们给工人一种白色的透明物体、刷子、瓶子,擦拭一辆抵抗组织的首领的车,第二天炸弹就会落在这辆车上,车的主人就被这些射线暗杀了,超乎想象的技术手段,为主道献身的这些青年,他们灵魂被“阿帕奇”、“F16”、先进武器和核武器夺去,他们在现在所处的社会被无法形容的恐惧折磨着,一百万人去到美国,价值一百的支票,现在只值五十,旅游占30%,航空占50%。这块被侵占的土地上的居民所遭受的恐惧是无法形容的,谁干的?年轻人们。现在有种现象正被欧洲研究着:一位母亲,她有个比她高一倍半的儿子,英俊、白皙,年龄为17岁,她亲吻他、拥抱他,和他告别,她个子矮,他个子高,她把他派到以色列北部去袭击用电丝网围着的军事基地,他带着手机,拿镊子把铁丝网割断进去了,跟他母亲说了一声,他说:“我到了,过一会我就要杀死他们”,他杀了12个人,他母亲整夜给他向至尊至大的安拉祈祷,她的祷词中有一些 妙语:养主啊!求你援助他,保护他,使他顺利。她默默祈祷着,直到他献身的消息传来,她感谢地为安拉叩头。据说,欧洲最大的决策者们在研究这种现象,世界上没有哪个母亲会这样做!母亲指安拉发誓:他一生从未拿过枪,她渴望她的儿子成为烈士。我现在力量的秤盘错位了,整个西方现在处于恐惧中,这个青年没什么招数,强者最拿手的就是以死亡吓唬弱者,而这个弱者自愿地要求死亡,强者的根基动摇了,他们说:战争以人类开始,以人类结束。现在核武器结束了,所有的传统武器在这烈士式的运动面前结束了。一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女,有名牌大学的高等学历文凭,在红新月会工作,在危急时刻,每天看着巴勒斯坦人归真,她杀了20人(以色列人),伤着70人。现在的一些英雄事迹还根本没记载在我们的盘点册里。

如果有一天,
民众想要生命,
那必须询问前定。
***

以便你们成为乐观的,如果有学生向安拉祈祷制服最强的敌人的事物,会让他的敌人由于害怕心惊肉跳,但问题是:对我们值得拥有胜利时,它才会来,而我们是值得拥有它的,我们值得拥有至尊至大的安拉的援助,那我们首先要具备接受至尊至大的安拉的援助的资格。

 

综上所述:

我们总结一下这课:至尊至大的安拉说:

“他以你们为大地的代治者,”

(牲畜章 第165节)

我们互相继承,1931年,在清真寺我了解到一本书《从宗教局局长到清真寺的伊玛目》,当时是1930年,那时的宗教局局长、清真寺的演讲师有不同于现在的新的一套,就像你们看到的,每个时期都有新的一套,大地的代治者是强大的、富裕的。

“他以你们为大地的代治者,并使你们中的一部分人超越一部分人若干级,”

(牲畜章 第165节)

有些事你能胜任,有些事你胜任不了。

“以便他考验你们如何享受他赏赐你们的恩典。”

(牲畜章 第165节)

如果你把你的能力付诸于今世,或是破坏上,那

“你的主确是刑罚神速的,”

(牲畜章 第165节)

给予者会拿取,如果他给予,就会使人失措;如果他清算,就会细查。

“他确是至赦的,确是至慈的。”

(牲畜章 第165节)

问答:

我们尊贵的兄弟们:在我每次演讲完和课后,问的最多的问题是围绕离婚的,伊本•安巴斯(愿主喜悦他俩)说:“你们中谁会像笨蛋一样犯罪吗?”并说:“伊本•安巴斯啊伊本•安巴斯”。
image
你有个妻子,妻子不错,那就喜悦她,学者的女儿,大家的女儿,(她是)贞洁的,她的家人是德高望重的,有点问题,就只能以离婚来解决吗?你把婚离了,离婚后会发生什么?你们听我说句严厉的话:你必须请教一些穆夫梯(伊斯兰教法说明官),严厉的一点的法官就对你说句:“你已经离了”;宽松一点的法官,你怀疑他的知识。你曾经不需要在学者和穆夫梯的门前徘徊。不管什么说,她是你妻子,这个妻子总的来说,没啥大问题,她有好有坏,有些事物弄得好,有些弄得不好。而你每次不顺心,你就说:“我该三休”,指安拉发誓,我认为这是愚蠢的,你的妻子是你孩子们的母亲,你付了聘金的,你能付四十万吗?你准备好诉讼费,一气之下让孩子们无家可归?穆圣(愿主福安之)说:“你不要生气”。
有一次,一个法国人走到独木桥上,一个英国人从另一端走到桥上,英国人不想退回去,法国人也不想退回去,这个英国人就打开《拉鲁斯大典》,坐下来读,法国人就对他说:“你读完了借给我看看”,生活需要冷静,现在,生活非常难,为了点鸡毛蒜皮的事,就把他老婆给离了。你找一下晒和们,“严厉的不仁慈,我有小孩”,我们给你介绍个宽松一点的,“我不太信任他的主张”,或许你会和她非法地在一起,你开始怀疑:要是把她离了,你的家就毁了,你的孩子们会流落街头;你要留住她,也不行。担心他的主张是错的,什么导致你如此矛盾?离婚的话题,我希望你们远离。离婚,你和好、驱赶、分裂、打,直至“我不想要她”,你要冷静,清高的安拉说:

“如果他们决心休妻,”

(黄牛章 第227节)

image
你把她离了,留她三个月,她为你穿着打扮,如果没什么大问题,你就会和她重归于好。所以说,只有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离婚。三个月就剩一个小时,你都可以和她复婚,你对她说:“我与你和好了”,不需要新的婚约(这是第一次离婚)。第二次离婚也是三个月,她住在你家里六个月,你不得接近她,因为事情是重大的。如果不是重大的,第二天就会变小,随着时间事情就会淡化。三天,指安拉发誓,我都算多了,这事是没法容忍的,合乎教律的离婚只有1‰,如果她三个月三个月地在家里与你一起住六个月,要是没什么大问题,是不可能离婚的,这是合乎教律的离婚;不合乎教律的,都是一个接一个,即使有很多断法,一生气就三休,指安拉发誓,就像我们说的,你必须找一个离婚方面的专家。
现在大家财政困难,有些人就建立五人一组的福利机构,每人捐两千叙磅,合起来就是一万,或再多一点,然后把这笔钱每个月给一个人,买他需要的东西,他说:这是非法的吗?
指安拉发誓,非法的边都沾不上。刁难人,使人难受(才是非法的),他干什么了?没有侵吞非法钱财,十个家庭联合起来,每个家庭每个月在捐款箱中放一千叙磅,谁需要他们?有人要买煤气灶,每个月有个人来拿,哪是非法?根本就不是非法。指安拉发誓,这没什么,你们互助是可佳的,安拉喜欢我们互助,有位兄弟要结婚,有时会送来12个碟子,他用这些碟子干嘛?随意的礼物。在埃及,要是有人想结婚,就告诉他人,每个想送她礼物的人先要问他需要什么,所有的礼物送的非常齐整,他要是需要洗衣机,你想给他5千,或是两千,你买一套餐具,他列一个单子,你选择。我们最好是实行这套方案,哪个兄弟要结婚,我实施它,指定一位兄弟按他(要结婚的)的需求买礼物,所有的礼物就会齐整,你能干什么?一百叙磅,是可以的,会派上用场,但要是手表啦,或是碟子之类的,没价值的滞销货,用不上,也卖不掉,这不行,新郎他有自己的方式接受礼物,他列一个清单。

 

万赞归于安拉调养众世界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