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普慈特慈的安拉之尊名

女人在责成、尊贵、责任方面与男人是平等的:

我曾在与北京议会洽谈的学习小组,当时我是宗教局的一员,我对他们说了什么?女人与男人在责成、荣誉、责任方面是完全平等的,清高的安拉说:

“他们的养主应答了他们:‘我绝不使你们中任何一个行善者徒劳无酬,无论他是男的,还是女的’”

(仪姆兰家属章 第195节)

image
清高的安拉又说:

“行善而且信道的男子或女子,将入乐园,受无量的供给。”

(赦宥者章 第40节)

她与他在荣誉、责成和责任上是平等的,只是他俩在理智、身体、社交、性情方面有所不同,这种不同是互补性的不同,而不是相斥性的不同,一个使一个完美。因此,安拉使女人成为她丈夫的宁静,使男人成为他妻子的宁静,互相弥补对方的缺点,这就是清高的安拉所强调的:

“男孩不像女孩一样。”

(仪姆兰家属章 第36节)

这就是伊斯兰立法原则。

明确的权利只来自创造者那里:

image
我说:假若我们面前有台结构复杂、造价昂贵、非常实用的设备,有消费者使用它,它有制造商,在它需要维修、安装、使用时,我们该找谁?如果我们找消费者,他们中有无知的、有愚昧的、有贪婪的;如果我们找制造商,那我们就找对了,就此,清高伟大安拉说:

“当安拉及其使者判决一件事的时候,信道的男女对于他们的事,不宜有选择。谁违抗安拉及其使者,谁确已陷入显著的迷雾了。”

(同盟军章 第36节)

类似于中国社会,自二十年来进行计划生育,规定只能生一个,所以有很多中国家庭如果生的是女孩,就把她扼死或杀死,因为她会妨碍生男孩;如果生的是男孩,就去注册。从而导致女性的比例突然减少,据最近统计,估计娶不到媳妇的有五千万左右。因此,产生了许多强暴少女的事件,有些村庄甚至是没有女的。人为地将大地上的事物变得复杂,我们不应该从一个无知的消费者上采取使用、保养、维修的建议,在这些方面,我们应采取的是制造商的建议。

婚姻是个相辅相成的机构:

另外的,有些穆斯林国家不执行安拉的宪法,而重新颁布律例:一个男的如果离了他妻子,就必须给她一半的财产。这个律法导致了什么呢? image
导致了婚姻市场败落、非法同居代替了婚姻、事情变得简单、淫乱猖獗、妓院泛滥、情妇普遍,如果他俩之间一有什么矛盾,她就要他一半财产,那他干嘛娶妻。他们制定了新的律例:每一个人在他求婚时,必须签订一个如果他离了这个女的就得支付一笔款子的契约,有可能数额是巨大的。这真是不可理喻,现在在美国,有百分之九十的家庭没有注册,也没有签订妇女可索要丈夫一半资产的契约。而我们的律法为妇女规定了聘金,以及在离婚时给她支付聘金,事情就结束了,因此,清高的安拉说:

“当安拉及其使者判决一件事的时候,信道的男女对于他们的事,不宜有选择。”

(同盟军章 第36节)

image
清高的安拉又说:

“你们应当安居于你们的家中,你们不要炫露你们的美丽,如从前蒙昧时代的妇女那样。你们应当谨守拜功,完纳天课,顺从安拉及其使者。先知的家属啊!安拉只欲消除你们的污秽,洗净你们的罪恶。”

(同盟军章 第33节)

因为婚姻是互补的基础,在圣迹中载有:有位妇女说:安拉的使者啊,我丈夫娶我时,我年青、有亲人、有钱,而当我年纪大了、肚子不行了、亲人归真了、钱也没了,他却对我说:你对我好比是我母亲的脊背。我为他生育了一些孩子,如果我丢下他们,他们就会没人管;如果我带上他们,他们会饥饿!你看这分配,女的在家带孩子,男的在外养家,因此,使者(愿主福安之)说:哪位妇女留在她孩子家那她与我同在乐园。有位妇女说:…你们男的以着聚礼、众礼、探望病人、跟随殡礼、一次次的朝觐,更好的就是为主道出征,你们以着这些超越我们…使者 (愿主福安之)说:这位妇女啊,你出去通知其他的妇女:你们谁完善妻子对丈夫所要履行的职责、取得他的喜悦、征求他的同意,那这就与那些所有相等了。这位妇女愉悦地离去,自豪地报喜。

妇女对其婚姻有抉择权:

奋斗,兄弟们啊,为主道出征是伊斯兰的峰顶,任何一位妇女完善她对她丈夫所要履行的职责就如同在主道出征,婚约只凭妇女的同意而签订,你们都知道:在婚约中,登记员拿着本子,忙于听少女的意见,如果她不接受这个求婚者,就不能结婚,这就是清高伟大安拉的律法。有一次,有人通过电话问一位心理学方面的女博士,关于她对多妻的看法,她的回答很精彩,她说:对安拉已允许的多妻,我没任何意见!如果我们想自己制定律法,那就会有许多风险,会遭受无止境的袭击,清高的安拉说:

“你们应当安居于你们的家中,你们不要炫露你们的美丽,如从前蒙昧时代的妇女那样。你们应当谨守拜功,完纳天课,顺从安拉及其使者。先知的家属啊!安拉只欲消除你们的污秽,洗净你们的罪恶。”

(同盟军章 第33节)

image
飞行员用他的飞机可载六百乘客,他就坐在一间小屋子里——驾驶室,他被局限在那里,他什么都不知道,所有的气息都源于他,而他只在驾驶室;因此,妇女当她知道她的信仰的事宜,了解了她的岗位的重要性,知道了她丈夫及孩子们的权利,那她就好比是在为主道出征,在伊斯兰的巅峰:

“萨比特•本•盖斯的妻子来找先知

(愿主福安之)

说:安拉的使者啊,萨比特•本盖斯,我不指责他的品德和宗教,但是我担心在归信后否认,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你愿意把他的花园还给他吗?她说:是的。安拉的使者 (愿主福安之)说:你接受花园,把她离了。”

 

(布哈里圣训)这就是所谓的倒休。所以说,妇女如果将她所得的聘金奉还给她的丈夫,就可以脱离婚姻;她的婚姻,以她的同意而结约。她在宗教事务中的责成与男子一样。何时丢失人的权利?何时堕落?何时偏斜?在她 放弃至尊至大的安拉的宪法,而跟随人为的律例时。这次会谈中,尽管我们美丽的国家拒绝了这些建议,这个议会希望家庭成员是三口之家,一男一女,两男两女,婚姻、同性恋!他们就希望这样!!!罪恶在社会中蔓延时,事情就结束了,当然所有的伊斯兰国家都拒绝了这些提议,唯一要注意的是:这次议会的任何一个与伊斯兰律法相斥的条款,我们概不接受,我们要提防,我们决不允许,我想对你们说的是:人有个造物主、立法者,他就是安拉,我们追随他,我们诚实的领袖确已说:我只是追随者,我不是创新者。

智慧的立法原理与错误的行为间有非常大的区别:

有许多事件证明着妇女在安拉的伊斯兰的怀抱里所达到的高成就,但我想阐明明哲的律法与错误的行使之间的巨大区别,至尊至大的安拉说:

“男人是维护妇女的,因为安拉使他们更优越,又因为他们所费用的财产。”

(妇女章 第34节)

这是领导制度,没有一个组织或其他机构不需要领导的,同样,家庭是一个必须要有领导的机构,因此:

“男人是维护妇女的,因为安拉使他们更优越,又因为他们所费用的财产。”

(妇女章 第34节)

清高的安拉说:

“她们应享合理的权利,也应尽合理的义务;男人的权利比她们高一级,安拉是万能的是至睿的。”

(黄牛章 第228节)

她们有权利,也有义务,清高的安拉说:

“她们应享合理的权利,也应尽合理的义务;男人的权利比她们高一级,安拉是万能的是至睿的。”

(黄牛章 第228节)

这是领导的品级。
意见最终归丈夫,因为有两个领导的机构必毁,清高的安拉说:

“除安拉外,假若天地间还有许多神明,那么,天地必定破坏了。赞颂安拉——宝座的主——是超乎他们的描述的。”

(众先知章 第22节)

这就是伊斯兰立法,最终决策归男的,因为他支付聘金并选择了妻子。

在我们生活的所有事务中,都返回于伟大宗教的原则:

image
如果我们想生活过的平稳,家人团聚,子女纯洁地成长在社会中,那我们就应该回到造物主的方针-我们的宪法中。每当我们迷失或偏斜,我们就要付出沉重的代价,我要客观地对你们说:大地上所有的问题都是由于没执行造物主的方针,而在执行中的偏斜,只是因为无知,无知是人类最大的敌人。
我读了一本美国作家亚力克西斯•卡里尔的著作,叫《那无知的人》,他说:的确,人最好的制度是——这是个思考揭示了人最好的制度的人——男人只局限于一个女人,当一个人对其他妇女降低视线,那他与他妻子的关系就会改善、会发展,如果你想要安拉改善你的家庭事务、增加你与家人间的感情,那你就应该降低视线,并让她降低视线,如果夫妻双方都降低了视线,那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这就保障了夫妻间的幸福,而且如果他俩都降低了视线,至尊至大的安拉为他俩设定幸福,使他俩顺利,并为他俩创造爱和仁慈。至于放任视线,观看非法的,他的家庭会遭到不幸、偏斜,如人间炼狱。所以说:我们必须在我们生活的所有事物中,回到这伟大宗教的原则中。

万赞归于安拉调养众世界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