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普慈特慈的安拉之尊名

万赞归于安拉-调养众世界的主,祝福和平安在我们的领袖-诚实、守信、可靠的穆罕默德上。主啊,除你教授我们的知识外,我们毫无知识,你确是全知的、明哲的;主啊,求你教授我们有益我们的知识,使你教授我们的成为对我们有益的;求你让我们认识真理,并赐我们紧紧追随真理,求你让我们认清虚伪,并使我们远离它;求你使我们成为听从真理并追随其中美好的人;仁慈的主啊,以你的仁慈,求你把我们加入你清廉的仆人之中吧!

上节课回顾:

image
穆民兄弟们啊,我们来到了《伊斯兰中的合法与非法》系列课的第三课,凭借清高安拉的恩惠,在前两节课中我为你们阐明了:万物的本源是合法的,使之合法和非法只是安拉的权力,谁将合法之物非法,或是将非法之物合法如同举伴至尊至大的安拉,安拉的禁止是因其污秽,他禁止他们污秽:

“准许他们吃佳美的食物,禁止他们吃污秽的食物,”

(高处章 第157节)

也就是说,犯罪与其结局间,还有顺从与其结局间是有科学联系,使之合法和非法并不是象征性的,犯罪与其结局间,还有顺从与其结局间是有科学联系,也就是因果关系,同时也说明了合法可使人无求于非法,伊斯兰中没有绝对的禁止,安拉所赋予人类的每种欲望都有其释放的清洁的场地,而你会感到舒心、认可、幸福;也阐明了导致非法的也是非法,在非法上玩弄手段是非法,好的举意不能使非法变为合法,谨防嫌疑之事属于谨慎,禁止中无徇私枉法和区别对待,禁止之事是针对所有人的,没有例外,上两节课的最后,我以急迫是禁物合法作为结束,即是你的急迫达到饥饿的快要死去,或是赤身,或是流离失所,这是些解开禁物的急迫,而不是一些人所认为的,急迫是很宽泛的,所以每当有什么需要,就说是被迫的,由于对急迫的误解,从而为自己打开了许多禁戒之门。

穆斯林个人生活中的合法与非法:

image
在前两节课中,我谈了合法与非法的总原则,而我们现在把话题转到一个穆斯林在生活中合法与非法的琐屑,在你的个人生活中,你所遇到的第一件事就是饮食:

“赛阿德啊,使你的食物佳美,那你的杜瓦就会受应答。”

(泰百里传自阿卜杜拉•本•安巴斯)

即是你吃合法的,获取合法的给养,圣训同时包含了两种意义,你吃安拉为你规定的合法食物,或是通过诚实、守信、不搞假、不作弊、不垄断、不欺压、不混淆的渠道获取合法的给养,圣训指出了两层含义,收入是合法的,符合安拉的大纲的,遵守安拉的教律的,遵循伊斯兰的礼节规范,或是你吃的食物是合法的,也就是安拉允许你吃的,在个人生活中规范穆斯林的饮食、穿着,在家居生活、收入、偏斜,这是我们即将讨论的大话题,如果清高的安拉意欲,我们在以后的课中会对此慢慢讲述。

学习教法是每个穆斯林必定的义务:

今天,我们先开始谈饮食的话题,穆斯林会规范他的收人和支出,吃进的食物,说出的言语,你必须对你吃的和你说的严格把关:

“仆人的信仰不会端正,直到他的心端正,他的心不会端正,直到他的舌头端正。”

(艾哈迈德传自艾乃思•本•马力克)

image
尊贵的兄弟们啊,阿拉伯人在愚昧时期无理地禁止一些动物,他们禁止缺耳驼、逍遥驼、连续生十胎的母驼、防御驼,在上节课这些都详述过了,他们将一些丑恶的东西,为自身定为合法,如:自死物、血液,伊斯兰对食物做了规范,特别是与动物有关的,以便阐明什么是合法的,什么是非法的,所以我在上节课说过,除信仰安拉外,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合法与非法,因为如果你信仰安拉,而不遵守他的命令,那你就不受理睬,这个信仰的价值是什么呢?
一比里斯说:我的养主啊,以你的尊严发誓,我必将使他们全体偏斜。在信仰安拉之后,最重要的事莫过于了解安拉的大纲、教律、合法、非法、命令、禁止、允许、可憎、主命、当然、戒绝,因此学习教法是每个穆斯林的主命。
例如,我们让一个人坐在飞机驾驶座上,并对他说:你开着它飞吧!他对飞机的驾驶原则一窍不通,那飞机坠毁的可能性是多少呢?百分之百,这是他平安的基本常识,否则就会坠毁,人在今世行走,其中有迷途、有雷区,市场是迷惑的,钱财中有上千的蟲惑,费用中有上千的蟲惑,买卖交易中有上千的蟲惑,在社交关系中有上千的蟲惑,在进入市场之前就了解其中的教律,谁不知教律地进入市场,他就有可能不知不觉中陷入利息,因此,学习教律是当然的。

必须要了解的知识:

我尊贵的兄弟们啊:学者们在两种知识中进行区分,即是个人主命的知识和大众主命的知识,个人主命就是你必须要学的,不管你有没有空,如果你是工程师,你是医生,你是商人,你说你不是专家,这话不被接受,一个人当他坐在驾驶室,其中有驾驶须知,如果他不了解,就会出事故,但是对他说:制动器是从什么上制造的?这个人没必要了解这铁是从什么上制造的,怎样卷裹的好看,也不一定非要了解这辆车是怎样镀漆的,怎样使它发动的,但是对于驾驶的常识他必须知道,如果他不知道,就会将自己毁灭,这些必须的事实,学者们将它称为:必须知道的。

合法与非法是必须要知道的实事之一:

image
我们尊贵的兄弟们啊,合法与非法就属于必须要知道的事实,不允许人无知的事实中有,你和一个警察在一起,他对你说:律法中不可有无知,如果你违反了交通规则,你说:我不知道?你这话会被听吗?你这话会被接受吗?你这话不被接受。法律中不可有无知。因此,当一个人参加有关合法与非法的知识讲座,了解他的养主的命令与禁止,他的养主的语言的涵义,这种参与不是浪费时间,而是使时间增长,这种参与会保护你,我们的领袖阿里(愿主喜悦之)不是对他的儿子说吗: “我的小儿啊,知识强于金钱,因为知识保护你,而你保护知识。”? “每日新闻”取自健康局的消息,在报上登了一则事件,说一个人在与一个女人的非法关系中失足了,将艾滋病传给了他的妻子和五个孩子,孩子们对生活已经厌倦,他们的母亲以泪洗面,他在死亡的边缘上,无知的人对自己所做的是他的敌人都对他做不了的。

食物中的合法与非法,特别是动物性质的食物:

兄弟们啊,首先我们要了解食物中的非法与合法是什么?特别是动物性质的食物。在绝大多数的植物性质的食物中,禁止物是极少的。动物性质的食物,具体如在尊贵的经文中,清高的安拉说:

“众人啊!你们可以吃大地上所有合法而佳美的食物,你们不要随从恶魔的步伐,他确是你们的明敌。”

(黄牛章 第168节)

清高的安拉说的“你们不要随从恶魔的步伐”,有什么关系?就是说你们不要把安拉为你们使之合法的作为非法从而随从恶魔的步伐,你们不要把安拉为你们使之非法的作为合法从而随从恶魔的步伐。谁将安拉所定的非法改为合法,那他就已追随了恶魔的步伐;谁将安拉所定的合法改为非法,那他确已追随了恶魔的步伐,重复一遍:将非法作为合法之罪和将合法作为非法之罪,两者间没有孰轻孰重,罪责是一样的,两者都等同于举伴安拉,安拉给你规定了道路,你却采取了另一条,所以每一个将非法改为合法,或是将合法改为非法的人,却已干了接近举伴的事了,但他是在立法中举伴,就是说他将自己在立法中于安拉举伴,清高的安拉说:

“众人啊!你们可以吃大地上所有合法而佳美的食物,你们不要随从恶魔的步伐,他确是你们的明敌。”

(黄牛章 第168节)

第二节经文:

“信道的人们啊!你们可以吃我所供给你们的佳美的食物,你们当感谢安拉,如果你们只崇拜他。”

(黄牛章 第172节)

俱动物性质的食物,被禁止的,简要的有四种,详细的有十种:

肉有多少种?不计其数,清高的安拉说:

“他只禁止你们吃自死物、血液、猪肉、以及诵非安拉之名而宰的动物;凡为势所迫,非出自愿,且不过分的人,(虽吃禁物),毫无罪过。因为安拉确是至赦的,确是至慈的。”

(黄牛章 第173节)

第三节经文:

“你说:‘在我所受的启示里,我不能发现任何人所不得吃的食物;除非是自死物,或是流出的血液,或猪肉——因为它们确是不清洁的——或是非诵安拉之名而宰的犯罪物。’凡为势所迫。非出自愿,且不过分的人,(虽吃禁物,毫无罪过),因为你的主确是至赦的,确是至慈的。”

(牲畜章 第145节)

这第三节经文禁止了四种:自死物、血液、猪肉(这是自身受禁止的)、诵非安拉之名宰杀的,如果你吃了诵非安拉之名宰杀的绵羊肉,以某人的名义,或是明目张胆,或是以某个偶像的名义。有三种其本身为禁物:自死物、血液、猪肉。一种因其它因素而为禁物:诵非安拉之名宰杀的。这是简要的,详细的有十种:

“禁止你们吃自死物、血液、猪肉,以及诵非安拉之名而宰的,勒死的、捶死的、跌死的、抵死的、野兽吃剩的动物,但宰后才死的,仍可以吃;禁止你们吃在神石上宰杀的;”

(筵席章 第3节)

食物中的禁物具有动物性质的,简要的有四种,详细的有十种,当然,因为窒息而死的、打死的、跌死的、抵死的,这些都属于自死物,在神石上宰杀的是诵非安拉之名宰杀的,凭安拉的意欲,过会儿,我们对此作详细解释。

羸弱的信仰需要求证:

首先:在教律解说中我们有两个方向,第一个方向是当你信仰这个宇宙有一个伟大的创造者,他创造了天地,对于他所命令你的命令,及他所禁止你的禁止,在你看来,是他的命令,是他的禁止,这就足以使你去执行他的命令了。你有一台复杂的机器,在产品说明上你发现制造公司已有百年历史,有八千名工程师,它所给的提示让你全身心地感到这话是对的,这提示必须实施,你绝不会有对此指示与这家公司辩论的念头,因为它是制造商。
image
两个方向,第一个是你说:因为安拉禁止我们吃自死物,所以它是非法的,但是当你想更进一步的加深信仰,就需要理由,但是假若我们强制人没有了解原因就不应实践主宰的命令?不应该把它寄托在原因上,而是原因是增强你的信仰的,原因是教律被理解,愿意让你向人教授,至于真正的信士,对于他来说,是安拉命令的,是安拉禁止的就足已,任何命令的原因是因它是命令,但是这牲畜,如果它死了,而它的血液全在体内,所有的疾病、瘟疫和导致体弱的因素都留在血液里,如果牲畜的血没有排出,那吃它的肉就会成为有害的。固有位与我们一同参加聚礼的尊贵的兄弟,他在美国定居,他对我说:联邦颁布法令,在全美禁止断头式的宰牲,当被宰物的头被砍断时,其心跳是有规律的80下,这有规律的跳动不足以将血液排除,被宰物就会变蓝,味道也不爽口,他们从经验中得出的结果使他们不得不返回教律,如果你割断被宰物的静脉,大脑就会给心脏发号特殊使令,心跳就会增至180下,从而使所有血液从被宰物中排出,凭着经验,他们发现必须将被宰物的血放干净,国外的屠宰场,以前都是断头宰牲,如断头台一样,现在禁止这种宰法,以便执行脑中枢发号的特殊时令,从而让心脏将全部血液排除体外,以你们的养主起誓,在先知(愿主福安之)时代直至他之后离现在50年前,有谁知道先知禁止断头式宰牲,并命以割断静脉的其中之奥妙吗?这并不是来自先知,而是他所受的启示,你们将会知道,科学越先进-我是指我所说的-揭示这教律中的奇迹,全世界都执行伊斯兰教律的那一天并不遥远,也许不是通过对至尊至大的安拉的崇拜,但是科学所要到达的本身就是《古兰经》已经达到的。

禁止吃自死物的奥秘:

image
因此,自死物被禁止了,有人说:禁止是有原因的。健全的天性对吃自死物感到恶心,人性对吃自死的牲畜的肉会产生抵触心理,人凭着他的天性、品格、理性会拒绝吃自死物的肉,至尊至大的安拉禁止它,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了,天启与理智、天性、事实的吻合,自然而然的,这就是真理,有个微妙的教育,就是人的一切工作都必须要有目的,他宰这牲畜是为了吃,他的工作都是有目的的,不是盲目的。
image
另外一点:当一头牲畜死去,有可能是因疾病、哪出问题了、细菌感染,或是中毒了,自死的牲畜一般都可能是得病死的,那它就有可能对人是危险品,这是另一个因素,还有一点是非常微到的,至尊至大的安拉创造了吃死尸的牲畜,它的躯体适于消化腐肉,它觉得那是美味,当安拉禁止我们吃自死物时,食腐动物就有了机会。非常深奥的哲理,你看麦穗,它有麦秸,你或许会感到惊奇,麦子有人所需的营养,它所富含的营养中有6种矿物质,5种维他命,淀粉-当然它上的麦麸(也有其营养)-至于这白馍馍,对胃来说则是好涂料,他们说:你们当谨防白色毒物:白面、白盐、白糖,这是三种毒物。
健全的天性会嫌弃,理智者会避免,自死的牲畜,它的血还在其中,它的死因有可能是生病,或是缺陷,或是中毒,这样那样的因素,至尊至大的安拉将它对我们列为非法,对其它的动物是合法的,以成为它们的食物。我们在返回到麦穗上面,这个麦穗,它其中有人所需的营养,你会相信麦秸富含动物所需的营养吗?所以草料被算作是牲畜的基本食料,他们说:战略性的种植就是麦子,牲畜的战略性食物便是草料,麦秸是它的全部的基本营养,麦子是我们的全部营养。

“以便你们和你们的牲畜获得享受。”

(急掣章 第33节)

鼓励人照料牲畜:

image
牲畜如果宰了,就是我们的,如果自己死了,就是其它动物的。
另外一点,牲畜如果自己死了,就不可以食用,这是非常绝美的教育方针:人啊,你当珍爱生命,治疗它的疾病,给它吃,照顾它,如果它死了,你就亏了,你不能吃它。这是非常绝美的教育方针。这头牛值七万叙磅,如果它死了,你绝对不能吃它,只能把它埋了,所以,为了维护它的价值,它的活力,你就要照料它,如果安拉允许我们吃死物,我就不会照料它,有人会说:它的价值还在。而自死物不可以吃,那是禁止的时,你就会照料它,喂它,给它治病,会解决它的需求,所以说,最大的效益就是让人照料牲畜,因为如果这牲畜死了,安拉禁止我们食用它,当然,这只是其中的因素之一,还有其它的因素我们是不知道的,只有安拉知道,只要安拉命令一件事,那其中的哲理就不计其数,人执行,他也就知道其中一部分。

从“流出的血”一词可延伸出什么?

有个人,他加入伊斯兰是因为一句:

“或是流出的血液,”

image
安拉没有说:血,他说:流出的,从流出的血一词,我们能延伸出什么呢?人体内的血通过肺就净化了,人吸入氧气,呼出二氧化碳,二氧化碳是从哪儿来的?是人体细胞中的糖分和脂肪借助氧燃烧的结果,氧将脂肪和蛋白质燃烧所产生的二氧化碳通过肺呼出,人的呼吸就是从二氧化碳上一直净化血液,肾的功能是什么?是用以排出血液中的毒素、病菌、多余的糖的,肾是活净化器,液体中有糖、盐、蛋白质等只有安拉知道的一些物质,按正常比例,它会选择千分之七的糖、蛋白质、钾,其余的就是尿,也就是说:非正常的比例,或是有害物质,或是多余的物质,都去到尿里。如此说来:肾是净化血液的,肺是净化血液的,上百万的汗腺也是净化血液的,三个净化器,肾、肺、汗腺,都来净化血液,所以在体内流动的血液是干净的,一旦流出,就成了污秽。

“或是流出的血液,”

所以自死物被禁止是因留在其中的血液,本来血液就是禁止的因素,流出的血也是一样的,人,每种因素都会是他变弱,而病因都是在他的血中,伊斯兰之前愚昧时代的人们,当一个人饥饿时,就用类似于刀的,尖尖的骨头插入骆驼体内,他就喝流出的血,这是在愚昧时代真实存在的,甚至艾阿砂说:

你要警惕,
自死物——你不要接近,
不要拿锋利的骨头去戳。

愚昧时期的每个人都用锋利的骨头戳骆驼的身体,以饮它的血,把它当做营养,血液是被禁止的。

禁止猪肉的奥秘:

image
第三点:猪肉,猪当然是吃肉,吃腐肉,他最爱吃的就是老鼠,猪吃死尸,吃窒息死的,和腐肉,如果我们把它放在庄园,并规定它的营养品不是合法的,它有另外的职务,它的职务是从腐尸上清洁大地,这就是它的职务,而人由于无知却去吃它,关于猪肉的害处的话题是很长的,如果有宽裕的时间,我们就会知道,它体内有旋毛虫,寄生在它的肉里,有许多病菌在它的肉中,即使你烤,或是烹饪也无济于事,由于这重大因素,安拉禁止了它,对于信士来说,禁止的因素仅仅是安拉的禁止,就足够了。
但是,如果你对猪肉做一番研究,我记得我们的一位尊贵的兄弟曾在黎巴嫩的有关猪的俱乐部工作了十年,在物价跌至一半的第二天,我记得他在荷兰的一个朋友给他讲了猪肉的害处,这位朋友只能发邮件给他的妻子,以阻止吃猪肉,直到他返回,说服她,知识在西方世界是非常有力的证据,他们醉心于猪肉,这是另一个话题,有一些最初的研究证明:人会受动物本身状态的影响,既然我们开始了这个话题,就探索一下,猪会在其它猪的众目睽睽下与配偶亲密,有些动物是不允许任何看到它和配偶亲密的,骆驼属于这一类,鱼,至于猪!他们说:某人是猪,明显的,他食用这种肉制品,对他的一部分社交也是有影响的。

至尊至大的安拉允许人吃自己喜悦的佳美的食物:

image
至于诵非安拉之名宰杀的,就比如我们宰这只羊以非至尊至大的安拉的名义,以偶像的名义,或是以捏造的神灵的名义,或是以某人的名义,这就是诵非安拉之名宰杀的,至于在神石上宰杀的,假若是朝向偶像,在它的面前把羊宰了,即使没说什么,这也是禁止的;如果你在离偶像远的地方,为这偶像宰牲,这也是诵非安拉之名宰杀的,你朝向偶像,悄悄地宰了,这也是禁止的,因为你是为它宰的,第一是诵非安拉之名宰杀的,第二是在神石上宰了,两者都是对至尊至大的安拉的举伴。
当人说:安拉至大!意为:这牲畜的养主啊,你为我们创造了它,并为我们制服了它,你允许了我们宰它吃,我们只以你的名义、你的喜悦这样做,并执行你的教律,这就是“安拉至大!”的含义,我们不在宰羊中干罪,我们说:安拉至大!安拉允许我们这样做。如大家知道的,浮夸,在浪费中的浮夸和节省中的过分,在亚洲有些人过分地吃狗肉、猫肉,在新加坡,把蟒蛇放在笼子里,活活宰死,把皮剥了,给消费者提供最美的食物;有些地方,把猴子抓来,活活把头盖骨揭去,活生生的吃它的脑,有些动物,人性会排斥吃它。也有些人,绝对的禁止吃所有的肉,就像和尚、素食主义者,这伙人过分了,那伙也过分了。
至尊至大的安拉允许我们吃心灵接受的佳美食物。

跌死的、打死的、抵死的及野兽吃剩的的分析:

现在我们来分析,窒息而死的:它是死因是窒息,要么是被勒死的,要么是闷死的;被打死的:像用棍子之类的,抽打致死的;跌死的:从悬崖或高处掉下死掉的;抵死的:它的同类把它抵死的。如果现在公羊用角在母羊时抵了它,它的血流出来了,这是被抵死的,如果它的角在抵它时进入了,它的血流了,就不可以吃这母羊的肉,禁止吃它,因为它属于抵死的,吃它是不允许的,窒息而死的、打死的、跌死的、抵死的、野兽吃过的——任何野兽,如果吃了安拉所允许我们的牲畜,那就不宜于人再去吃野兽吃剩下的了,但是至尊至大的安拉说:只除非是你们诵安拉之名的。假若它在垂死的边缘,你就赶紧把它宰了,按照教律,只要它动了,也就是说它还有生命,你把它给宰了,这是合法的。你赶紧把它宰了,有另一种说法是:当你宰它时,血喷出来了,就可以,如果没有一下喷出来,我们就不可以吃。这是多种主张的一种断法,对于打死的、跌死的、抵死的,和野兽吃剩下的,以这种方式死亡的,是你损失了。
那它的主人该怎么做呢?禁止牲畜互相抵架,保护它不受危险,以防跌入悬崖,不被闷死,不要打它,如果它这样死了,你就损失了,当然,禁止窒息而死的、打死的、跌死的、抵死的及野兽吃过的,是种教育性禁止,以便人们关爱动物。

鱼不宰就吃的奥秘:

image
他说:只除非是你诵安啦之名。就是说,你们在它死之前,把它宰了。至于鱼和蝗虫,有一次,有个人问我:如果说,有血留在动物体内,就会对人造成伤害,那鱼我们不宰怎么吃?如果说,鱼的血在其中,吃它是合法的,那其它的牲畜,为什么要求净血?逻辑性问题,如果说血液是原因,那血在鱼里也有,在蝗虫中也有,尊贵的先知(愿主福安之)说: “允许你们两种死物,鱼和蝗虫。”事实令人难以置信,当鱼被捕,或是从水里出来时,它全部的血液都转到会厌-后脑与脖子间凸起的一块肉-,就像被宰过一样,很少会在鱼里见到血,渔夫把会厌打开,就会见到是玫瑰色的,那是血涌向了会厌,所以捕鱼,鱼一出水,它的血就全都涌向它的会厌,就像被宰了似的,也许不久的将来,科学会揭示出蝗虫的问题。
两大步圣训中,由贾比尔(愿主喜悦之)传述:

“先知(愿主福安之)派遣了一个小分队,他们发现了一头巨鲸,被浪打到岸上的-自死物-,他们吃了二十多天,然后回到麦地那,对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讲述了经过,他说:你们吃安拉为你们抛出的给养。”

(传自贾比尔的正确圣训)

所以说,鱼不用宰就可以吃。

浪费钱财是至尊至大的安拉所不喜悦的:

image
其它牲畜,如果死了,我们可以使用它的皮吗?答案是:是的。

“由伊本•安巴斯(愿主喜悦之)传来,他说:有人给信士之母麦木奈的女仆施舍了一只羊,那羊死了,穆圣(愿主福安之)经过,就说:要是你们把它的皮拿去硝了,取益与它就好了。他们说:安拉的使者啊,它死了。穆圣(愿主福安之)说:禁止的只是吃它。”

(穆斯林由伊本•安巴斯传来)

它的皮是财物,我们不可以挥霍钱财,穆圣(愿主福安之)说:

“皮子硝了就干净了。”

(托亚里斯由塞利麦•本•穆恒葛海字里传来)

“硝皮就会带走它的污秽。”

(由伊本•安巴斯传述,载于《追注》)

由伊玛目穆斯林传述的圣训中:

“皮子一旦硝了,就清洁了。”

(穆斯林由伊本•安巴斯传来)

假若牲畜死了,它的皮子是可以用的,这说明了经济策略,浪费钱财是至尊至大的安拉所不喜悦的,穆圣(愿主福安之)曾用罐子洗小净,在罐里剩下的多余的水,他说:你们把它倒在河里,也许安拉使其他民众受益于它。
剩下的多余的水,穆圣(愿主福安之)都不允许把它泼掉,浪费钱财和不节约水不是穆斯林的品德。

被迫:

尊贵的兄弟们啊,剩下的问题就是被迫的问题的了,清高的安拉说:

“凡为势所迫。非出自愿,且不过分的人,(虽吃禁物,毫无罪过),”

 

谋求是什么意思?图谋(不轨),想吃猪肉,为了尝尝,它的味道好不好?这就是图谋,谋求吃;不要过分是指在要饿死时,吃四口就够了,就不应再多吃一口,不要超过可以活命的限度,学者们分析说:没有足够一天一夜食物的人可以吃,就是一整天,一整夜没有任何东西可放在嘴里,那他可以吃,这是在被迫的情况下,几乎要饿死,那他不过分不贪图地可以吃安拉所禁止的。
最后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有人他不具备购买食物的条件,但他生活在集体中,他有亲戚,有家人,那他个人的不具备,不属于被迫,应该向亲戚们索取,说我饿了,我要吃,就是说你不能一没食物就吃猪肉,被迫是在沙漠,是在荒无人烟之地,在穆斯林群体中你不是被迫者,有人说:我被迫于有息借贷。就没人给你借钱吗?他说:没有。有人说:你问过了吗?他说:我还没问。人是树桩吗?真不可理喻!你应该寻求好的借贷,不问人就说我是被迫的,你只要在穆斯林群体中,就不是被迫的,人只要谨防违背安拉,他人的心自动的会为他服务;人只要下定决心不违背安拉,至尊至大的安拉就会为他预备合法的渠道。
最后细微的一点:人只要在穆斯林群体中,就不算被迫,被迫是在旅途中,在山谷,在沙漠,在要饿死时,有野猪,可以吃;而在市区,你有家人,有亲戚,你没钱买东西,而被邀去餐厅,其中有猪肉,那你只能吃安拉应许你的合法的食物,我没钱,就要要,要借,要吃的,不吃安拉所禁止的,凭着清高安拉的意欲,这节课到了尾声,下节课,以清高安拉的意欲,我们将开始非法宰杀的肉,电死的牲畜的肉可以吃吗?
如果没有对它念大赞,你可以对它念了吃,大赞的问题可以解决,至于合法宰牲,是没有渠道的,这个凭着安拉的意欲,我们下节课进行,食物是基本需求,现在有盒装的进口肉,可以吃吗?合法与非法的限度是什么?

 

万赞归于安拉调养众世界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