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教育-权利-穆斯林对穆斯林的权利-第(2-8)课:(要求)尽忠的权利2.

1989-12-10

万赞归于安拉-调养全世界的主,安拉的祝福和平安在我们诚实、守信、可靠的领袖-穆罕默德上,主啊,除你教授我们的知识外,我们毫无知识,你确是全知的、明哲的。主啊,求你教授我们有益的知识,使你教授我们的知识对我们有益;求你让我们认识真理,并赐我们紧紧的追随;求你让我们认清虚伪,并使我们远离它;求你使我们成为听从真理并追随其中美好的人;仁慈的主啊,请把我们加入你清廉的仆人之中吧!

穆斯林对穆斯林的权利中有对他尽忠:

尊贵的兄弟们,我们仍然在穆斯林对穆斯林的权利中,上节课我确已提到过:这些权利中,最重大的权利之一就是:“对他尽忠”,如果穆斯林对他的兄弟欺诈,那他就不是穆斯林,与尽忠相对的是什么?作弊或是欺诈,作弊者不是穆斯林,欺诈者不是穆斯林,至于证据:穆圣(愿主福安之)说:

“谁对我们欺诈,那他就不属于我们”

(穆斯林载于《索嘿哈》,艾布达伍德和铁密集载于各自的《素奈尼》)


穆圣(愿主福安之)否定他属于这个宗教,而且还有其它的圣训:
由艾布胡莱勒传来,穆圣(愿主福安之)路过一个卖粮食的人,他把手插进去,抽出来时,手指头是湿的,他说:

“粮食的主人,这是怎么回事?他说:安拉的使者啊!它被雨淋了。他说:你怎么不把它放在上面,以便让人们看到呢?然后说:欺骗我们的人,不属于我们。”

你如果欺骗了一个拜火教徒,那你也不是穆斯林。拜火教徒、偶像崇拜者,或是无神论者,确是至尊至大的安拉的被造物之一:
被造物全是安拉的家属,他们中最受安拉喜爱的,是他们中最有益于他的家属的人。
你如果作弊,你就不是穆斯林;你如果欺诈,你就不是信士。证据是:
由艾布艾麦迈传来:

“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信士会有所有的缺陷,只有欺诈和撒谎除外。”

与作弊和欺诈相对的是什么?尽忠,你成为尽忠者,穆圣(愿主福安之)描述信士们的特征道:

“信士们是相亲相爱的尽忠者,即使他们地位疏远;伪信者们是互相嫉妒的欺诈者,即使他们地位亲近。”

如此:你最大的义务,首要的义务,你必须对你的穆斯林兄弟执行的任务是:对他尽忠。

忠言的意义是什么?

忠言的意义是什么?
学者们习惯于在释义时,以字面意义先开始,如果我说:“我尽忠了”,那尽忠的字面意义是什么?

语言学家们说:一个人把他的衣服缝起来,就是对它尽忠。
穆圣(愿主福安之)所指的尽忠是:当你看到你兄弟的衣服上有缺陷,你就应当给他弥补这一缺陷;就是说:你修补这个缺陷,缝补这个漏洞,把这衣服缝好。尽忠的字面意义就是缝补,当一个人缝补了他的衣服时,他就对它尽忠了,你对你的穆斯林兄弟尽忠了;就是说:你发现他的衣服破了,通了个洞,你就把他合起来,这是第一层意义。第二层意义是:你把蜂蜜从蜂房清理出来,那你就对蜂蜜尽忠了,这就是被尽忠的蜂蜜,即是‘纯蜂蜜’。
现在:尽忠跟这个意义有什么关系?如果你对你的兄弟尽忠,即是给他说正确、真实、诚心、微妙的话,没有不入格的,这就是真理。
尊贵的兄弟们,我认为:华丽、雄辩的辞藻已经结束了,剩下的只有工作,所以不管你怎样和你的兄弟握手,你怎样的紧握他的手,你怎样与他热情会见,只要你欺骗他,或者隐藏他的缺点,或者令他迷误,或者试图把他从一件重要的事物上支开,那你就不是穆斯林,这不是穆斯林社会,类似这样的社会不值得至尊至大的安拉的援助,所以说:
宗教就是尽忠。

穆斯林应该:


你应该通过你的工作,在第一级,在谈话之前,对穆斯林尽忠,所有人都在他的工作中尽忠;医生在他的诊所,律师在他的办公室,商人在他的生意场,卖东西的在他的商店,职员在他的办公桌背后。这个在你面前的,如果是被造物,那他是安拉的被造物,你应当对他尽忠;如果他是穆斯林,那他对你有两个权利。第一个权利是人道上的兄弟,第二个权利是宗教中的兄弟,你应该对他尽忠,纯的像蜂蜜的忠言,忠言是丝丝入扣之语,忠言弥补缺陷,关闭漏洞,这就是忠言,因此:
这个意义是它基本的字面意义,转到了它的延伸意义,信士是尽忠的,有信仰的人的特点中有:他们是相亲相爱的尽忠者;伪信的人的特点中有:他们是是互相嫉妒的欺诈者。
清高伟大的安拉以我的领袖-努哈之口说:

“我把我的主的使命传达给你们,并且忠告你们,我从安拉(的启示中)知道你们所不知道的(道理)。”

(高处章 第62节)

谁应该尽忠?从安拉那知道其他人所不知道的那个人,所有安拉给予他知识的人,知识的信托中有:你对每一个穆斯林尽忠。
第二节经文是以出自我们的领袖-呼德之口:

“我把我的主的使命传达给你们,我是你们忠实的劝告者。”

(高处章 第68节)

穆斯林被责成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对每一个人尽忠吗?

1-尽忠是社会主命:

但有一个微妙的问题,这个问题是:我应该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对每一个人尽忠吗?没有例外吗?
学者们说:尽忠是社会主命,如果一部分人执行了,另一部分人就免去了责任。
就是说你如果在一个旅游团,你看到一个人在虐待动物,如果其中的一个人尽了忠言,那其他在场的人的义务就免去了。
如此:忠言是社会主命,如果一部分人执行了,所有的人就免去了责任。
这是第一个断例。

2-类似这种情况,教律不责成你对他尽忠:

第二个判例:如果你确认,或是基本上认为这个人不会接受忠言,而且还会嘲笑它,因为他否认教义,如果你对他说:“我的兄弟,清高的安拉说了”,他会对你说:“这真是安拉说的吗?”,类似这样的人,假若你没对他尽忠,在你上是没什么的,出于清高的安拉的话:

“故你当教诲众人,如果教诲有裨于他们的话。”

(至尊章 第9节)

出于穆圣(愿主福安之)的圣训,不要把哲理置于不理解它的人手里:
谁若是把哲理从理解它的人上阻止了,那他确已压迫了他们;谁若是把哲理置于不理解它的人手里,那他确已压迫了哲理。
你要么是在压迫人们,要么是在压迫哲理,就是出于清高的安拉的语言:

“故你当教诲众人,如果教诲有裨于他们的话。”

(至尊章 第9节)

出于安拉使者(愿主福安之)的圣训,就是说你若是把哲理置于不理解它的人之手,那你确已压迫了哲理;你若是把哲理从理解它的人上阻止了,那你确已压迫了他们。

有关尽忠的教律:


尽忠的第一个教律即是:“社会主命”,如果一部分人执行了,所有人就免去了责任,就是说:有个人犯错了,你们是一伙人,然后你们中最有地位、最中正、最理智、最有知识、最聪明、最会说话的一个人对他说:“我的兄弟”,以温和适宜的方式(劝谏),其他在坐的人就没必要多说了,否则这忠言就会成揭短去了,尽忠是一回事,揭短是另一回事。
第二个教律:当你基本上认为这个人远离宗教,就像有天地之遥,他不会响应你,他会嘲笑,他会谩骂宗教,他像石头一样地远离安拉,类似这些个情况,教律不责成你对他尽忠。
就是说:有时,一个人会在公交车上遇到有人在谩骂宗教,在安拉的主权上说一些下流话,如果你对他尽忠言,或许会使他更加肆无忌惮,或许你会刺激他说否认的话,类似这种情况,你应明智地远离他。

3-类似于这种情况,教律也不责成你尽忠:

我们的第三个断法是:有些情况下,你要是尽忠,你怕受到大的伤害,就像是会毁掉你的一切,失去自由,丧失肢体,在这些情况下,正统的教律不责成你尽忠。如果你担心自己受到巨大的伤害,如果这个受劝者远离宗教,犹如有天地之遥,如果已有一个人执行这个忠言了,那你在这三种情况下已被免去了责任。

这段圣训鼓励什么?:

现在:我们有一段光辉的圣训,由伊本•鲁干耶•太密目•达利传来,谁是太密目•达利?就是那个从沙姆地区买了灯、灯绳和灯油的人,他带着它们去到光辉的麦地那,当时是主麻日,或是主麻的晡礼时候到的麦地那,他让他的仆人把绳子挂起来,把灯挂上去,把油满上,当太阳落山时,他命他的仆人把这灯点着,穆圣(愿主福安之)进来了,发现他的圣寺光芒四射,于是穆圣(愿主福安之)说:

“‘谁干的?’他们说 :‘安拉的使者啊!是太密目•达利。’穆圣(愿主福安之)笑容满面,他的弟子们都觉得他对太密目非常满意,于是穆圣(愿主福安之)说:‘太密目,你让伊斯兰光亮,愿安拉使你的心光亮!假如我还有个女儿,我必定把她嫁给你。’”


所以,就光这段圣训就足以督促尊贵的兄弟们去关切他们的清真寺,这是安拉的家,这人参与它的照明,这人参与它的传声,这人参与它的清洁,这人参与它的治安,这人为来清真寺的尊贵的兄弟们的服务,这是件伟大的工作,难道我们的领袖-易卜拉欣(愿主福安他和我们的穆圣)不足以使我们感到光荣吗?:

“当为旋绕致敬者、虔诚驻守者、鞠躬叩头者,清洁我的房屋。”

(黄牛章 第125节)

他受命清洁天房,因此,如果有人受到羡慕,那理应是这个尊贵的兄弟-为至尊至大的安拉的清真寺服务的人,安拉的天房,谁报酬你?清高伟大的安拉。
这个太密目•达利,穆圣(愿主福安之)对他说:“你让伊斯兰光亮,愿安拉使你的心光亮,假如我还有个女儿的话,我必定把她嫁给你”,于是一个圣门弟子说:“安拉的使者啊!我有个女儿,名叫某某,你把她嫁给他吧!”于是他就把她嫁给了他。
就是说这个圣门弟子抓住了机会,把他的女儿嫁了,这个太密目•达利的称号是:艾布鲁干耶。

这是对宗教言简意赅的定义:


由艾布鲁干耶(愿主喜悦之)传来,穆圣(愿主福安之)说(言简意赅的定义):

“‘宗教是尽忠’,我们说:‘对谁?’他说:‘对安拉、对他的经典、对他的使者、对穆斯林的领袖和对穆斯林大众。’”

穆斯林尽忠,非穆斯林欺诈,就说:要是他知道点什么,就认为软弱可欺,对其他人说:“给他把价格提高点,他的情况好呢!”做着小动作,为了在你不知道时,拿走你的钱。危险的人的特点中有欺诈。至于信士是诚恳的,如果你向他请教,他就会像是为他自己那样给你指点,穆斯林不能欺诈,或者说他如果不尽忠,那他的归顺已亏折了,他的信仰已亏折了:
宗教就是尽忠。
这就是对宗教言简意赅的定义,这就是宗教。

功修的种类:

我今天确实说过,我说:功修分为两类,标识性的功修,就像:礼拜,它是标识性的功修,你读开端章,《古兰经》章节,鞠躬,叩头;斋戒,你不吃不喝;朝觐,去到圣洁的干功之地,你脱掉衣服,穿上两片不经缝制的白布,围着天房巡游,亲吻黑石,在索发与麦尔哇之间奔跑,驻阿拉法山,这是标识性功修。交际性功修,它是:诚实、可靠、忠诚、不撒谎、不背谈、不诽谤、避开视线、不听音乐、管住舌头、管住手、管住肢体。这些标识性功修好比是考试的几个小时,这些交际性功修好比是整个学年,考试的几个小时:假若一个学生,在整学年一个字都没读,他就光拿着笔,一支、两支,为保险起见拿三支,穿着最好看的衣服,喷着香水,拿着三明治,以便在饿的时候吃,口袋里装着些钱,开着豪华车去考试,但他忘了最重要的一点,就忘了学习,万事俱备就差学习了;笔准备好了,衣服穿好了,香水喷了,这一切对这三小时什么都不是,如果你在这三小时之前,在整个学年没有持之以恒的学习,那标识性的功修,要是没有交际的功修做铺垫,就毫无意义。

这些是伊斯兰的支柱,而不是伊斯兰:

穆圣(愿主福安之)在这说:

“伊斯兰建立在五件事上,见证:万物非主唯有安拉,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立站拜功;交纳天课;朝觐;封莱曼丹月的斋。”


这些是伊斯兰的支柱,不是伊斯兰;伊斯兰是诚实;伊斯兰是可靠;伊斯兰是忠诚;伊斯兰是尽忠;伊斯兰是虔诚;伊斯兰是为至尊至大的安拉而爱;伊斯兰是在至尊至大的安拉的道路上花费钱财、时间、经验和身价,这才是伊斯兰。如果你这样做了,考试到了,你站在拜功中,泪珠滚滚而下;你站在拜功中,你的心与安拉联系了;你站在拜功中,感到了对安拉的思念。考试,你为它准备了,整个学年,你为这三小时做准备。所以大家要注意宗教的定义,礼拜,就像一部分学者说的,它是正确的语言,但在表面上:一些语言和动作;以大赞开始,以色兰结束。礼拜是联系,证据是:

“你当为记念我而谨守拜功。”

(塔哈章 第14节)

“你应当为安拉而叩头,你应当亲近安拉。”

(血块章 第19节)

“记念安拉确是一件更大的事。”

(蜘蛛章 第45节)

假若礼拜者知道是谁拯救他,那他就不会离开。
礼拜是信士的登宵。
礼拜是光明。
礼拜是纯洁。
礼拜是愉悦。

是什么导致人们落在其他民族后面?

因此:这些标识性的功修,的确,落后于其他民族的是:他们明白宗教只是标识的的功修,而宗教是交往:
宗教是交往。
宗教是尽忠。
宗教之首是是敬畏。
哲理之最是畏惧安拉。
这些重要的定义是四个定义:宗教之首是敬畏。
哲理之最是畏惧安拉。
宗教是交往。
宗教是尽忠。
出于此,有一位学者说了,我认为他是提斯图里,阿卜杜拉•提斯图里说:
“指安拉发誓,放弃一达尼克(小银币)非法之财,强于皈依伊斯兰后的八十次朝觐。”
穆圣(愿主福安之)说:

“我与一位兄弟并行,去解决他的需求,强于我封一个月的斋和在我这座清真寺坐静。”

坦诚之语:

我对大家说句坦诚的话:伊斯兰绝不会传播,只除非是有穆斯林的社会出现,光说是没用的
清真寺要实践伊斯兰,兄弟虔诚,在交往中诚实,在生产中忠诚,在他的视线中是贞洁的,在获取钱财中是虔诚的,在花费钱财中是精明,他表里如一,是夜间的修士,白天的骑士,他工作,自食其力,他的手是高手(施舍),由于工作而粗糙,为穆斯林大众服务,是社会中的有用的成员;如果穆斯林是这样的,伊斯兰的范围就扩大了,人们就会纷纷地加入伊斯兰。如果我们理解伊斯兰是标识性的功修,立站、鞠躬、叩头、斋戒、朝觐、一些装扮、响亮的称号、一些礼仪、气氛、穆斯林的特殊装束、他们的专用香水、专门的聚会、吟唱、甜品及类似的一些事物,如果我们理解宗教是以标识的形式和氛围的形式,宗教是地球上最大的社会性革命,在一个社会中宗教出现时,这个社会就会成为另一个社会,其中有整个的关系,所以当我们理解伊斯兰是礼拜和斋戒时,我们的领袖-欧麦尔说:
“谁愿意,就斋戒;谁愿意,就礼拜;但它(宗教)是端正。”

怎样才是为安拉尽忠?:

1-你信仰他,并号召人们信仰他:

宗教就是尽忠,我们说:

“‘安拉的使者啊!对谁?’他说:‘对安拉,对他的经典,对他的使者,对穆斯林的领袖,和对穆斯林大众。’”

(穆斯林载于《索嘿哈》,艾布达伍德和奈萨伊载于各自的《素奈尼》)

把这话放在你的心上,我要试着在剩余的谈话时间解释这四点:
第一点:尽忠,即是你对你自己或是对他人尽忠。答案是:圣训把这两层意思都包含了,你首先对你自己尽忠,其次再对他人尽忠,怎样为安拉尽忠?即是你信仰他,你要信仰他,并号召人们信仰他。通过对他的经文的解释,他的恩典的解释,他的考验的解释,否定对他的举伴,你的内心会对认主独一心悦诚服,远离明显的和隐微的举伴,并提醒人们他们所偏斜其中的明显的和隐微的举伴;不要污蔑他的尊名和属性,如果你否定了他的知识,你确已污蔑了他的尊名;如果你否定了他的哲理,如果你否定了他的仁慈,如果你否定了他的前定,如果你否定了他的尊严,如果你否定了他的宗教不修缮,那你确已污蔑了他的尊名,污蔑了这个端正的宗教。为安拉尽忠是:你对你自己尽忠,你让自己和他人认识至尊至大的安拉。

2-你要否定他有任何缺陷:

另外一点:你要否定他有任何缺陷。
这一点是你们不屑去做的,你们当谨防以这点描述安拉,说至尊至大的安拉从无始创造了人,并前定他是不幸的,他来到今世干什么呢?他就说:特定的一些地方的几个高脚杯罢了。于是就喝酒了,因为安拉给他前定了这饮料,他没有被引导,因为安拉前定了他迷误,如果死亡来临,他就是永久的火狱。你会对你的同事、工人和服务员这样做吗?给他前定恶,强制他,惩罚他吗?你必须否定他有任何不适合他的缺陷,这就是我们说他‘清高伟大’:赞主清净,这是赞美,是崇尚,是赞扬;你顺从他,并号召人们顺从他,这就是对他的尽忠;你谨防违背他,并提醒人们谨防违背他;你为他而喜,为他而怒;你把你所有的关系建立在喜爱至尊至大的安拉上,故安拉喜爱的人,你喜爱他,他不喜爱的人,你不喜爱他,或许一些工作关系,无所谓喜爱不喜爱,这到无妨,至于你要是和一个人建立亲密的关系,你同他一起熬至深夜,你听他说话是个无神论者,是个违背者,酗酒的,你是谁?你和他一样的。所以,你要远离违背他(安拉),趋向顺从他,为他而喜,为他而怒,亲近亲近他的人,敌对敌对他的人,在他的道路上奋斗,与你自身和私欲作斗争,承认他的恩典,并感谢他,在所有的事物中对他忠诚,这就是对安拉尽忠的意义。首先,你要了解他,崇拜他,顺从他,喜爱他,不举伴他,认他独一,崇尚他,赞美他,号召人们到于他,这就是对安拉尽忠。
有时一个人会在旅途中认识某个人,这人是你人道上的兄弟,你对他尽忠,给他谈论关于至尊至大的安拉,就是说其它言论是没意义的,你干什么?其它的言论,学者们把它称为戏谈:

“他们是远离谬论的。”

(信士章 第3节)

这是对安拉的经典尽忠:

至于对安拉的经典尽忠,是你信仰:
这是安拉的语言,并号召人们信仰它,给自己和他人确定这不像人的语言,这是奇迹,你尊崇《古兰经》,白天黑夜的诵读它,字句分明的诵读,从读法规则开始,以经注结束,在读它时,你要谦恭,相信它中的一切,关注它的劝告,思考它的奇迹,执行它的断法,放弃它的幽玄,研究它的广义和特指,给人们传播它的学问,这就是对他的经典尽忠,安拉的经典;这是你的大纲,是你的方针,这是我们为它活着的目的。
这是制造者的说明书,你是一台复杂的机器,没有哪个人在他那儿算得上是台昂贵的机器,我把这当做普遍的事物,没有人在他那里是台昂贵的机器(价格昂贵,十分危险,构造复杂),但是他对它关怀备至,出于关怀,他要这台机器必须一丝不苟地执行制造者的说明书,有时或许是形式性的,有时或许是负荷性的。
一台价格三十五万(叙磅)的机器,指安拉发誓,没有与它类似的,他就这样对你说的,它停下了,你不启动它,直到它凉了,如果开始运作,他就说:你不要关闭它,你要按照说明书使用它。为什么你会对一台空调如此地关怀备至,对安拉赋予你的性灵弃而不顾呢?你为什么不像安拉所说的那样:“凡培养性灵者,确已成功;凡戕害性灵者,确已亏折”去关怀这性灵呢?
假若一个人的眼睛生病了,晚上睡不着,先和医生拿约会,医生对他说:“两个月之后”,他也会接受,见医生之前,他对你说:“三百叙磅,一百五”,在任何会见之前,心甘情愿地付了,因为眼睛就像人们说的:对人非常宝贵。如果你的性灵有这宝贵,你就应该重视它,于此,至尊至大的安拉说:

“信道的人们啊!你们应当保持自身的纯正。”

(筵席章 第105节)

就是说你们要重视你们的性灵,你应该重视它。

为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尽忠是什么意思?:

为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尽忠的意思是:同样,你要相信他是安拉的使者,是安拉的先知;你要向人们阐明这位先知的渴望和仁慈;你要向人们阐明这位先知话语的正确,他行为的哲理,不管他是生是死,都要援助他,活着的话,大家都知道,至于归真后,那就是捍卫他。
在一个宴会上,有人站在那诋毁穆圣(愿主福安之),你能够反驳他,而你一言不发吗?!在对安拉的使者尽忠中有:你要援助他,要反驳有关他的暧昧的话,敌对 敌对他的人,亲近亲近他的人,崇尚他的权利,尊重他,复活他的圣行,传播他的号召,宣扬他的圣行,取益于他的知识,理解它的内涵,号召人们到于它,给人们温和地教授它,就是说:教授了圣行,你确已干了件大事,因为圣行是阐明《古兰经》的,《古兰经》是人类的方针,除教授《古兰经》外,在生活中没有比教授圣行更伟大的工作了,圣行和《古兰经》是伊斯兰立法源泉中的首要的大源泉,在读圣训时要思考:
有的人为了礼貌起见,在读圣训经时带着小净;有一些从清廉的先辈们传下来的读圣训时的礼节。要以穆圣(愿主福安之)的品德为品德,以他的礼节为礼节,喜爱他的家属和弟子们,恼怒在他的圣行中搞异端的和中伤他的弟子们的人。
他对他说:

“‘萨里曼,你不要恼怒我,致使你与你的宗教分离。’萨里曼就说:‘安拉以你引领了我们,我怎么会恼怒你呢?’他说:‘萨里曼, 你恼怒阿拉伯人,就会恼怒我。’”

这个在阿拉伯民族频道诽谤的人,每一场中他都试图中伤这个民族,落后,这样,那样,这是你的民族,你的先知的民族,在最后的光阴,它摔倒了,你就来中伤它吗?!!

这即是对穆斯林的领袖尽忠:

剩下‘对穆斯林的领袖尽忠’的意义了,他说:在真理上援助他们。
如果你是某个圈里的职员,有个(职衔)比你高的人,要做出一项决定,其中有一些使人远离真理,你在他跟前是有地位的,他会听你的,采纳你的意见,你如果对他尽忠了,指点他了,给他阐明了真理,你对他说:“这是不可以的,在这个穆斯林社会是不应该的。”如果他采纳了你的意见,你确已援助他了,这就是对当官的尽忠,这个官是人,是人类的后代,你如果对他们尽忠了。给他们阐明了,那你的回赐是巨大的,你就在真理上援助他们,警告他们,提醒他们,你当温和善意地提醒他们。
至尊至大的安拉在对我们的领袖-穆萨和他的兄弟-哈伦说时,他确已教授了我们:

“你俩对他说话要温和。”

(塔哈章 第44节)

法老说:

“他说:我是你们至尊的主。”

(急掣章 第24节)

即使如此,我们至尊至大的养主对我们的领袖-穆萨-伟大的先知说:

“你俩对他说话要温和。”

(塔哈章 第44节)

告诉他们他们所忽视的,团结穆斯林的心来顺从他们,你不要虚伪地夸赞他们,这所有的都是对管事的尽忠。

有些学者是这样认为的:

但是有些学者认为管事的是指另一种人,他们是宗教领袖们和学者们,就是说这个学者他并不是受庇护的,如果他失足了,或是犯错了,你应当对他尽忠,你不要揭他的短。
穆圣(愿主福安之)是受庇护的,这是毫无置疑的,在他之后没有受庇护的人,
‘沃利’是受保护的,受庇护和受保护间有什么区别?受庇护是至尊至大的安拉庇护他,不让他出错,因为至尊至大的安拉命令我们跟随穆圣(愿主福安之)的圣行,假若他出错,那安拉岂不是命令我们干罪?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只除非是穆圣(愿主福安之)的言语、行为、默认、动作、沉默、喜悦、愤怒等所有状态都是受庇护的。受庇护是因为他是立法者;受庇护是因为安拉命令我们效仿他,追随他的命令,杜绝他所禁止的,所以理所当然的,穆圣(愿主福安之)是受庇护的,庇护是众先知必备的特性,就这样,但是这绿色圆顶的主人,那是心悦诚服,除他之外的,他们是男人,我们也是男人,最大的学者也会失足,也会出错,因为犯错是人类的特性之一,只是‘沃利’是受保护的,受保护的意思是:犯罪不会使他迷误。就是说:他一旦失足,清高伟大的安拉会马上更正他。信士是敏感的、明白的、精明的,他知道这个处罚,或是这个更正是因为这个失足,他会立马忏悔,他只要已经忏悔了,事情就结束了,所以说他是受保护的。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是受庇护的,至尊至大的安拉是庇护者,穆圣(愿主福安之)是受庇护的。
你说:庇护属于安拉是错的。至尊至大的安拉是庇护者,穆圣(愿主福安之)是受庇护的,‘沃利’是受庇护的。如果一个人失足了,他失言了,他说了句话,最好是不说,你是尊贵的兄弟,你和他之间是你给他尽忠,他就应该对你说:愿安拉通过我多多的回赐你。这些是学者的特点,他应该倾听忠言,即使是来自他最小的兄弟,‘愿安拉通过我多多的回赐你,我并不是受庇护的’,事情就完了,争论也就结束了,因此,先知是受庇护的,‘沃利’是受保护的,尽忠是必须的。

原则:

我们有一个原则:没有哪一个比受批评还要大,也没有哪一个比批评还小。

有时一个小孩指责你,他是对的,你不对,你应该是自己习惯于倾听忠言,以欢迎的心态接受它,你应该是自己习惯于谦虚,你应该是自己习惯于不要称是最懂的,你只是人类中的一员,我们的领袖-忠诚者就是这样说的,有尊贵的穆圣(愿主福安之)对他的见证,当他说:
假若把所有人的信仰拿来和艾布白克尔的信仰称,(艾布白克尔的信仰)肯定更重。
艾布白克尔在他的第一次演讲中说什么了?他说:“我确已管理你们,但我并不是你们中最优秀的。”
除先知外,没有谁是受庇护的,只要你不是先知,你就不是受庇护的。

给大家解释这句话:

之前已对你说过,但是我想跟大家解释一下:
大错和执迷不悟的错误,每一个招人归于安拉的人都应该远离,有时候他失言, 有时候稍有失足,你就应该像兄弟似的对他尽忠,应该温和地对他尽忠,即是你和他之间,他应该倾听你,倾向你,应该感谢你,你应该把这话作为你的座右铭:
我喜欢我的同伴们指正我的缺点。
最受喜的礼物,假若有人送你一块金表,或是一种非常昂贵的表,价值一万,甚至十万;另一个人在你的宗教上对你尽忠,对你说:“这个行为不适合你,这是违背圣行的。”你要是知道这个忠言的分量,你就会跑去亲他的手,你会对他说:“谢谢你,尽这个忠言”。这就是信士们的社会,其中有互相尽忠,和相互喜爱的尽忠者,因此,如果有人对你尽忠,你当倾听这个忠言,对给你尽忠的人谦虚,对他有礼貌,感谢他给你尽忠。如果你看到你的一位尊贵的兄弟失足了,或是失言了,你就应该给他尽忠,信士的特性中有互相尽忠,每个人都可以受纳和被反驳,只有这绿顶的主人。
那么:对宗教学者也应当尽忠,对他们的尽忠是:接受他们所传述的,在断法中效仿他们,并善意地猜测他们。

故事:

相传,一个人和他的兄弟们坐着,有一群羊经过了,他就对他们中的一个说:“你去逮只羊,把它给我们宰了。”他说:“求主护佑,我不干”,他歹猜他了。
这个被传述的故事是说:人应该善猜他的信士兄弟。有时候,一个人看到有个人把手放到一个人的口袋里,或许这件衣服是他的,或是他儿子的,你作为一名信士,应该经常善意地猜测,这种立场才是平安的,至于歹猜,是需要绝对性证据的,只要没有绝对性证据,就应该善猜。

重要的一点:

有一次,有个兄弟给我一块毛巾,上面有一家宾馆的名字,我就对这块毛巾有点不安,特别是某人的宾馆,怎么到这个家的?我有点难受,什么都没说,过了几个月,至尊至大的安拉给我派来了一位尊贵的兄弟,他告诉我,这家宾馆每年给它的职工发这些毛巾,作为礼物,事情明了了,不要歹猜。

信士应该善意地猜测:

有一次,一个兄弟告诉我说:
“我有个非常棒的制作人员”-四五十年代的老故事-他和黄油商要了一百个 巴克特,让他的这个制作员拿来,制作员拿来后,店主数了一下,发现少了一个,他去到这个制作员的大衣跟前,发现在他的口袋里有一个,这不是绝对的证据,但他差点把他赶走,差点就侮辱他了,他缓和了一下,克制了自己,过了两天他去商店算账,他(店主)对他说:“指安拉发誓,我确实给了你一百个巴克特,制作员拿了一个,把(那一个的)帐结了,我从你这要九十九个价钱。”
一个人不要着急,这个故事也非常有说服力,在他看来有绝对的证据,他要了一百个,让他带来,却发现是九十九个,在他的口袋里装着一个,那就说明:制作员拿了一个。
当他去和工厂算账时,他对他说:“指安拉发誓,我确实给了你一百个巴克特,制作员拿了一个,把帐结了,我从你这要九十九个价钱。”一个人,必须要注意这一点,信士应该善意地猜测。

怎样为穆斯林大众尽忠?

他说:至于对穆斯林大众尽忠,是以着指导他们认识他们的养主尽忠;以着他们今后世的利益尽忠;在他们今世的事物上,以语言和行为援助他们;遮蔽他们的羞体;弥补他们的缺陷;为他们阻挡坏事;给他们取益;命令他们行善;温和地阻止他们作恶。

实践性忠言:

有一次一个人对我说:“如果把电冰箱横着放,然后再竖着放,就启动它,启动器就会马上烧掉,因为油在另一个地方。后来,我走在哈利戈市场,看到一个人从消费市场买了台冰箱,要把它横着放进车里,我估计他可能不知道,就从一个人行道到另一个人行道,我就对他说:‘你等上八个小时再启动它’,他对我说:‘指安拉发誓,从来没人告诉过我,安拉多多回赐你’”,他或许为了买它把积蓄都支付了,把它放在家里,一启动,启动器烧了,价值两千或三千叙磅,或是更多,尽忠就是这个。

谁是信士?:

你在路上对一个人尽忠,尽忠是对每一个穆斯林,在他们的宗教事务和今世事物中,你发现药店写着药,他就对他说:饭前饭后多少勺?写着是饭前,或是字迹不清晰,你就写清楚点,饭前饭后几勺?这是穆斯林吗?医生如此阐明饭前饭后,话没说全,病人什么都没明白,过会又要请教,尽忠是对每个穆斯林;医生、律师、药剂师,在你圈子里的职工,与他的乡亲都是交往,你要对他说:这个是在某某人跟前。如果他只是走开了,那这不是信士;如果你是信士,你就和他一起去,信士是这样的,尽忠是对每一个穆斯林。

这个宣誓:

那么:这所有的人都是至尊至大的安拉的仆人,没有区别,都是安拉的仆人,如果你是真正的穆斯林,你就应该把你的全部时间都用于为被造物的服务上,以便真理喜爱你:
由杰里勒•本•阿卜杜拉传来,他说:

“我对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宣誓:立站拜功,完纳天课,对每一个穆斯林尽忠。”

(布哈里和穆斯林载于各自的《索嘿哈》,艾布达伍德、铁米吉和奈萨伊载于各自的《素奈尼》)

这个宣誓,只要你对被造物尽忠,你就是穆斯林;如果你对他们欺诈,你就不是穆斯林,即使你礼拜了,封斋了,你妄称你是穆斯林。这是最大的权利,是穆斯林的第一个最重要的权利。如果你开了个店,你就要举意这是为穆斯林服务,无论你是在为哪种利益奔波。

这段圣训是针对利益的主人和职业人员的:


今天有个兄弟给我讲:要是这些水暖管道没有安装妥当,或许一个小孔就会给这家主人造成大麻烦,他就不得不把瓷砖全部敲碎,把陶瓷敲碎,就因为这个弯头没检查,他就要花费上万,所以利益相关者,专业人员,这段圣训就是针对你们的,如果你是穆斯林,你就要在你的工作中尽忠,他(有人)对你说:“我的兄弟,作弊没什么”,不,这话是无知的,不对的,真理才是行得通的。你就对他说:“某人的价格,这是某人的木头的特点,和某人的品种”,水晶板就用两个钉子订起来,就敲一下,水晶板就弄好了,价值五百叙磅,就为了快。他要的是一五一十。专业人员、利益相关者、公务员、医生、药剂师、律师,所有的穆斯林,没有人没工作,你要对他尽忠。他给他卖了套沙发,第一次使用就坏了,我的兄弟,坏了啊!他对他说:我坐在它上了,这是什么沙发?买了个桌子,第一天,第二天桌面就翘起来了;鞋子,穿了一个星期就坏了,他对你说:“你给你儿子穿这鞋吗?”,就是说他不给他穿。对每个穆斯林尽忠,这种欺诈会使吉庆消失,获利很多,资源浪费也多,用二十万的资源换十万的利润,这一切都是因为非法之财。

危险的事:


这是在食品里,是非常严重的,因为全是工业色素,瓷砖的颜料放在糖果里。如果没有对安拉的害怕,这是很恐怖的。都是些过期食品了,有时在“宰阿特尔”中掺上木屑,这都是事实。社会上一旦没有了宗教,事情就会偷偷摸摸地进行,你会担心所有的事,这些食物是从国外进口的,其中掺有稀释的可卡因的成分,为了上瘾,你会发现小孩一直就要这种饮料,或是这种吃的,有稀释的成分,你会发现小孩一旦吃了一次,或是两次,就会一直喜欢它,把他的必需品卖掉去买它。一旦失去了的宗教,就会失去一切,因此:
穆萨,你害怕我,害怕你自己,害怕不害怕我的人吧!
如果一个人不害怕安拉,你就会害怕他:

“我与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结约:立站拜功,完纳天课,为每个穆斯林尽忠。”

(布哈里和穆斯林载于他两各自的《索嘿哈》)

结束语:

关于这个话题,要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专制者是在自毁,与人协商是在借他人的理智。
据传,穆圣(愿主福安之)说:

“在信仰安拉之后,最有头脑的事是喜爱人们,独裁者不会自足,协商者不会毁灭。”

你当谨防独裁,问一下你的信士兄弟们,问一下有经验的诚实的信士们。
一段严峻的圣训:

 

“在信仰安拉之后,最有头脑的事是喜爱人们,独裁者不会自足,协商者不会毁灭。如果安拉要一个仆人毁灭,首先使他的见解毁灭。”
因此,我们诅咒我们的敌人时说:主啊!求你把他们毁在他们的筹划中。
如果一个人独裁、骄傲、自满、不听劝,或许他就会毁在他的筹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