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教育:权利-穆斯林对穆斯林的权利-第(1-8)课:(要求)尽忠的权利1。

1989-12-03

万赞归于安拉-调养全世界的主,安拉的祝福和平安在我们诚实、守信、可靠的领袖-穆罕默德上。主啊!除你教授我们的知识外,我们毫无知识,你确是全知的、明哲的。主啊!求给我们教授有益的知识,使你教授我们的知识对我们有益;求你让我们认识真理,并赐我们紧紧追随;求你让我们认清虚伪,并使我们远离它;求你使我们成为听从真理并追随其中美好的人;仁慈的主啊,请把我们加入你清廉的仆人之中吧!

人的一生中最重大的是什么?:

穆民兄弟们,在以前的课中,整个主题就是:丈夫对他妻子的权利,妻子对她丈夫的权利,父亲对他儿子的权利,儿子对他父亲的权利。今天,我们把话题转到有关权利的新的一章,那就是穆斯林对穆斯林的权利,穆斯林对穆斯林的权利很多,其中有对他要求尽忠的权利,在讨论这一伟大的权利之前,我喜欢对这个权利做一简要的前言:人的一生中最重大的是他的宗教,伊本•欧麦尔说:
你的宗教,你的宗教,它确是你的肉、你的血。
就是说:有个学生,他有一个非常大的图书室,这个图书室有一本书,是他要参加考试的课本,他对这次考试抱着非常大的希望,所以这本书不像其余的所有书。
一个工作人员,在他的皮包里有许多文件,但在这个皮夹里最重要的就是他的护照,假如没有这个护照,他就走不了了。所以,宗教是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他的妻子、工作、健康、收入,而宗教是与后世相关的,宗教的话题是归宿性的话题。如果你住在一栋房子里,几年就过去了,宽敞也好,窄小也罢,高或是低,买的还是租的,几年就过去了;妻子,总有一天,你会离她而去,或是她离你而去,而与你永久的,是你的宗教。

对宗教的理解局限于仪式性的功修吗?:

第二点:宗教是非常伟大、宽大的,有的人可能把它理解错了,我们有一些仪式性的功修,就像礼拜、斋戒、朝觐、天课,谁误以为完成这些功修就是宗教,那他确已犯了大错;(就像)谁误以为医生就是穿白衣服的人,或是戴眼镜的就是医生,或是询问人们的饮食和病痛的就是医生。而医生是学了多年医学,从而能够看病和出药方的人。
穆圣(愿主福安之)言简意赅地说道:
由太密目•大沥传来,穆圣(愿主福安之)说:

“‘宗教是尽忠’,我们说:‘为谁?’他说:‘为安拉,为他的经典,为他的使者,为穆斯林的领袖,为穆斯林大众。’”

穆斯林可能以为宗教就是礼拜、斋戒、朝觐和天课。
我们的领袖-欧麦尔说:谁愿意就封斋,谁愿意就礼拜,它(宗教)就是端正。

“谁的礼拜没能阻止他干丑事和恶事,那他从安拉那里获得的只是远离。”

(泰百里载于《暮霭杰姆-开比尔》)

从这个例子中你能得出什么?


我在来这座清真寺的路上,我的脑海中闪出:一学年是漫长的,它的最后就是考试,考试可以揭晓一个学生,他的知识水平、理解和掌握的程度,谁要是以为考试和这一学年没什么关系,那他确已大错特错了。如果这个学生,他在考试那天穿着最好看的衣服,拿着笔和必需品走向考场,但是他什么都没学,这场考试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最重要的是:整个学年为考试做准备。
我想用这个例子说:如果你站起来去礼拜,你就要知道礼拜是考试,而且是杆秤,就像穆圣(愿主福安之)说的那样,两番拜之间是你的端正、诚实,避开视线,对穆斯林尽忠,和你的清廉,这要在拜中体现。如果你把你的生活、活动、商业、买卖放在一边,把拜功放在一边,把礼拜作为崇拜性的仪式,你把拜功颠倒了,这没任何意义可言,如果你明白礼拜和考试一样,最重要的是你在礼之前就为它做准备,因此,清高的安拉说:

“我确是安拉,除我外,绝无应受崇拜者。你应当崇拜我,当为记念我而谨守拜功。”

(塔哈章 第14节)

你说:我盖了栋楼。那就是说:你买了块地,进行了规划,付出了精力。盖楼是需要提前付出精力的,因此:你要是空洞的理解宗教是一些要完成的仪式就够了,或是一本被诵读的经典,或是被参加的知识讲座,或是朝的觐,或是在穆圣诞辰举办的庆祝会,事情就结束了,我们该怎样就怎样,这是对宗教的一种病态的理解。

宗教是什么?

宗教是会渗透到你的整个生活、举动、沉默、活动和所有的关系中的,穆圣(愿主福安之)说:

“宗教就是尽忠”

就是说:如果一个穆斯林兄弟,或是非穆斯林,来到你的商店,想从你这买必需品,你为了卖这滞销货,使他误以为这是好的,你过分的说它好,知道你让他心甘情愿地买它,你没对他尽忠,那你的宗教的价值在哪?你礼拜的价值在哪?这是与教律相违背的,阿伊莎女士对他说:你们告诉某人,他的工作作废了,或是他与安拉的使者一起的奋战亏折了。
我希望大家:致力于宗教的精华:

“宗教就是尽忠”

宗教体现在你的商店,在你的生意场;如果你是公务员,体现在你的办公桌背后;如果你是医生,体现在你的诊所;如果你是律师,体现在你的律师事务所背后;如果你是工程师,体现在你的工程办公室背后;如果你是技术人员,体现在你的技术背后。如果你对穆斯林作弊,那你就不是穆斯林。

为什么穆圣在这段圣训中否定了仆人的伊斯兰特点?:


穆圣(愿主福安之)否定了你的伊斯兰特点:由艾布胡莱勒传来,他说:

“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谁对我们拿起武器,他就不属于我们;谁欺骗我们,他就不属于我们。”

(穆斯林载于《索嘿哈》)

穆圣(愿主福安之)把你从穆斯林的圈子开除了,如果你没有对你的兄弟尽忠。也就是当他对你说:“我用这笔钱做什么?如果这笔钱是你的,你会用它买商店吗?”你对他说:“不,你把它给我。”假如这钱是你的,你怎么做?你怎么向这笔钱的主人尽忠?忽略你的宗教。你必须对他尽忠,就像你为你自己尽忠,告诉他,如果这笔钱属于你,你会怎么办。这才是宗教,宗教大多都体现在交往中。

 

宗教就是交往:

因此,从穆圣(愿主福安之)传述的:宗教就是尽忠,宗教就是交往。
大家都说这句话:宗教就是交往,宗教就是你同你的妻子的交往,宗教就是你同你的工人们的交往,宗教就是你同你的孩子们的交往,宗教就是你同你的邻居的交往,你应该知道你的限度,从而就此止步,因此令人痛苦的是:宗教的意义被扭曲,对宗教的理解被弄成水银式的理解,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理解,有的人把它理解成:你每年在你的家中举办(穆圣)诞辰的庆祝会,请一些诵经师,而你不礼拜,有的人就是这样理解宗教的;宗教是你去朝觐,朝完回来,做点装饰,摆点甜品,其他人来祝贺你朝觐,就完事了。宗教渗透在你的日常生活中的每一分、每一秒,每个举动,每个静止,在你的昏睡,你的觉醒,在你与你的妻子和孩子们的关系中,在你的工厂,你的工人,你的办公室,你身前身后的人,你上面的和你下面的,这才是宗教,宗教就是尽忠。

穆斯林为什么会落后于其他民族?:


因此:当穆斯林以为宗教是仪式性的功修时,他们就落后了,他们的言辞脆弱;而当穆圣(愿主福安之)的弟子们明白‘宗教是对每一个穆斯林尽忠’,‘宗教是交往’,‘宗教是自制’时,他们就解放了世界。
由艾布胡莱勒传来,他说:

“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伊斯兰陌生地开始,它将像它陌生地来临一样返回,图巴(乐园)属于陌生人。’”

(穆斯林载于《索嘿哈》)

我们必须返回它的第一源泉,它纯洁的源泉。
 

这和宗教没有丝毫瓜葛:


现在:你注意穆斯林在礼拜,清真寺满满的,宗教的气象蓬勃,但是一旦去到市场,就会看到撒谎,看到搞假,看到欺诈,这和宗教没有丝毫瓜葛。如果你想你的时间有收获,如果你想你的生命有收获,如果你想致力于宗教的精华,如果你想成为一名诚实的穆民,那宗教就是尽忠。
假若有人对你说:|“我不知道,你根据你的品味给我挑一条裤子。”你就给他挑了一条滞销的、颜色不受喜的裤子,为了这个在你眼前囤积的颜色消失,那你就不是穆民,如果他对你说:“你给我挑。”那你就必须给他挑最好看的颜色,至于他自己挑,那是另外一回事了。

 

 

 

 

 

给你们打一个微妙的例子,有助于理解‘宗教就是尽忠’:

我打一个微妙的例子:
宗教就是尽忠。

有人对你说:“你把这个店铺开了,有如此利益”,你知道这个具有巨大的利润,但是你对他说:“这个利润很薄”,你想把他从这利益上支开,你是穆斯林吗?!你不是穆斯林。
有个人把他的儿子给你派来,叫你使唤他,给他教授利益(经验),而适逢你教授他利益(经验)的时候,你把他支开到店外,你是穆斯林吗?指安拉发誓,你不是:
宗教就是尽忠。
有不计其数的例子,大多都是在工作中,有人对你说:“我买这个房子好吗?”而你在卖房子,你卖这个房子是由于你感到它有危险,你把这个房子装潢了,把它卖给他,你是穆斯林吗?指安拉发誓,你不是:
宗教就是尽忠。
你没有在这个房子上给他尽忠,因此:至尊至大的安拉把人安置在艰难的立场,最容易的就是礼拜、斋戒、朝觐和天课,但是最难的是你站在分岔路口,如果你尽忠,你就会亏,如果你作弊,你就会赚。这就是主宰的哲理。

 

 

 

 

 

穆斯林对穆斯林的权利有:

这个前言,我想从它引出:穆斯林对穆斯林的权利中有:要求他尽忠言。

由艾布胡莱勒传来,穆圣(愿主福安之)从一长段圣训说:

“‘穆斯林对穆斯林的义务有六件’,有人说:‘安拉的使者啊,是哪些?’他说:‘你遇到他时,给他道瑟兰;当他邀请你时,你响应他;当他要求你尽忠言时,你对他尽忠;当他打喷嚏感赞安拉时,你祝福他;当他生病时,你探望他;当他归真时,你给他送殡。’”

(布哈里和穆斯林载于《索嘿哈》,艾布达伍德、铁米吉和奈萨伊载于《素奈尼》)

要求尽忠是要求式动词,其中有要求的含义,就像你说:求恕饶;就像你说:要求仁慈;就像你说:要求托付。
第一个权利:这个来你商店的人,他难道不是穆斯林吗?是穆斯林,他对你说:“你对我说实话,这个布料好吗?”“这个机子好吗?是原产的,还是仿造的?耐用还是不耐用?”你或许使用这衣服。你说:挺耐穿的,我随便穿它。你为了卖这件衣服就给他详细描述,每当有人问你:“这布料怎样?”你说:“不错,我都穿呢!”就为了卖这货,这是严重的,这个进入你商店的人,清高伟大的安拉是他的委托者,他周知你的一切,所以,穆斯林对穆斯林的权利中有:
当他要求你尽忠言时,你对他尽忠。

一个人何时会要求尽忠?:

问题:一个人何时会要求尽忠?一个人来找你,他对你说:“告诉我该怎么做?”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那意味着:他信任你见地高超,对他忠诚。
一个人把他的信任投到你上,投到你的见地上,投到你的忠诚上,他给予你两个特征,理智方面的特征,那就是有见地;性情方面的特征,那就是忠诚。你不可能找人尽忠,只除非是你信任他的智商和品德,你相信他有高超的见地和为人诚恳,所以,当一个人来找你,他信任你,给你所有喜悦的因素,你会对他欺诈吗?!因此:
欺诈在安拉看来是大罪:人们与你交谈,他们对你诚实,你却欺骗他们。
他相信你,他给予你信任,你却欺骗他,所以这个对人们作弊的人是个欺骗他们的骗子,他用他不会为自己执行的事物劝告他们。
另外一点:如果有人敲你的门,要求你尽忠,那你就在被认为是高智商和为人诚恳的位置,如果你想辜负人们对你的期望,你就辜负吧!如果不是认为你见地高超、为人诚恳,就不会有人问你了:当他要求你尽忠言时,你对他尽忠。

看看阿里(愿安拉使之面容尊贵)所说的:

另外一点:这个要求尽忠的人,他也是个见地高超的人,要求尽忠的和被要求尽忠的都是有理智的人。
伊玛目阿里(愿安拉使之面容尊贵)说:人分为三种,真人、半人和假人,真人是既有见解,又与人协商的人;半人是有见解,不与人协商的人;假人是既没有见解,又不与人协商的人。
如果你有见解,那你就是个半人;如果你既有见解又与人协商,那你就是个真人,即是全人;有见解,没协商是半人;没见解,不协商是假人。

这是穆圣(愿主福安之)所受的命令:

另一点:穆圣(愿主福安之),至尊至大的安拉命令他与他的弟子们协商,清高的安拉说:

“当与他们商议公事;你既决计行事,就当信托安拉。安拉的确喜爱信托他的人。”

(仪姆兰家属章 第159节)

人会在婚姻、经商、开店、增值、旅行、购房的问题上与人协商。这些事,人们都知道商量一下好。在你提亲之前先问问,在你和这个少女订婚前先打听打听,打听一下她的家人,他们的品德,他们的水平,他们的虔诚,他们的端正;在你和某人合作之前先打听一下,他是不是个正人君子?在你买这个房子之前,在你旅行之前,在你工作之前,在你做事之前,你一定要协商。
所以穆圣(愿主福安之)说:

“欺骗我们的人,不属于我们”

(穆斯林载于《索嘿哈》,艾布达伍德和铁米吉载于《素奈尼》)

在另一段圣训中:由艾布胡莱勒传来,安拉使者(愿主福安之)路过一个粮食堆,他把手插到里面,抽出来手指是湿的,他说:

“‘粮食的主人,这是怎么回事?’他说:‘安拉的使者啊,淋到雨了。’他说:‘你不把它翻到上面,以便让人们看到吗?’然后他说:‘欺骗我们的人,不属于我们’。”

大范围的,假若你欺骗了一个拜火教徒,那你就不是穆斯林。

原则:

我们有个原则:人应该协商,应该求善,才是成功之人。
与众人协商的人,确已借用了他们的理智。

他应该协商,应该求善,与一些有经验的信士们协商,因为非信士会对你欺诈,没经验的信士,怎么对你尽忠?必须经验和忠诚兼备:

“那两个女子中的一个说:‘我的父亲啊!请你雇佣他。你最好雇佣这个又强壮又忠实的人。’”

(故事章 第26节)

能力是因为知识,可靠是因为忠诚。所以,在他的工作中成功的人是顺利的,他实践穆圣(愿主福安之)的圣行-协商、求善,与那些有经验的信士们协商,在所有合法的事物中祈求至尊至大的安拉选择。你们千万不要以为信士在明文所禁止的事物中协商,或是求善,因为至尊至大的安拉说:

“当安拉及其使者判决一件事的时候,信道的男女对于他们的事,不宜有选择。谁违抗安拉及其使者,谁却已陷入显著的迷误了。”

(同盟军章 第36节)

协商和求善是在合法的事物中,在你与你的一些有经验的、可靠的信士兄弟们协商后,在你信任他们的信仰、经验和忠诚后,你就可以与他们协商,他们就会指点你。

求善的断法:


现在,你转到求善的话题,祈求至尊至大的安拉的选择。
求善的断法:信士应该礼两拜副功拜,你可以把一些五番拜时的圣行拜算作是求善拜,假若你在晌礼前礼两拜,或是在之后礼两拜,你也可以把它算作是求善拜,而且部分学者认为把你所礼的两拜庆贺清真寺拜,算作求善拜也是可以的,也就是说:信士礼两拜,要么是副功拜,要么是五番拜时的圣行拜,要么是庆贺清真寺的圣行拜,礼完后念这个祈祷词:

“主啊!求你以你的智慧赐予我灵感-我的养主啊!你确是知道的-以你的大能赐予我能力,我向你祈求你的洪恩,你是全能的,我是无能的;你是全知的,我是无知的;你是彻知幽玄的。”

 

请把这节经文作为你生活中的座右铭:

问题是:在生活中,有些事看来阳光明媚,你一旦接手,却是地雷;有些事看着并不明媚,当你去执行时,好处甚多。你不知道,而安拉知道。或许会在这次贸易中破产,或许这个妻子并不好,或许这次旅行中有好事,你不知道,你看是旅行好呢?还是留下好?干这个有好处?还是干那个有好处?你买这套房子好?还是那套好?是和这个结婚?还是和那个结婚?你不知道,但是安拉知道。因此,我们至尊至大的养主在这节经文-假若我们真正地理解它、明白它、思考它,就足以使我们享用无尽了-中说:

 

“也许你们厌恶某件事,而那件事对于你们是有益的;或许你喜爱某件事,而那件事对于你们是有害的。安拉知道,你们却不知道。”

(黄牛章 第216节)

从这个故事中我们能延伸出什么?:

这就是你们知道的那个人的故事:他娶了个女的,与她同了房,她没使他满意,他与她同床一夜,第二天,他就愁眉苦脸,去了沙姆地区,而她(他妻子)在麦地那二十年,二十年之后,他返回了麦地那,他思念他的家乡,思念他的家人了,-圣行:在回家之前在清真寺礼两拜-,他看到上千人围着一个年轻人,这个年轻人在授光辉的知识讲座,他打听他,-他的名字叫艾乃思•本•阿米尔-,他问:这个年轻人是谁?这位学者是谁?他们说:这是马力克•本•艾乃思。这个纯洁美好的妻子,在同房那天没使他满意,她感到他不喜欢她,她对他说了句话,她说:艾乃思啊,也许美好隐藏在丑恶中。就是说:假若你觉得我不好,或许在我上隐藏着美好。二十年过去了,他返回了麦地那,这个年轻人-马立克•本•艾乃思,就是他儿子,他确已纯洁地沐浴在知识中长大了,安拉开拓了他。讲座结束后,他对他说:跟你母亲说:“在门口,有个男的对你说:‘或许美好暗藏在丑恶中’”。当他到他母亲那儿,把这个男的的话传达给她,她对他说:孩子啊,他是你父亲:

“也许你们厌恶某件事,而那件事对于你们是有益的;”

(黄牛章 第216节)


至尊至大的安拉给你分配了妻子,你不知道,但是安拉知道;假若她在她的特性中中正,你不知道,但是安拉知道;给你安排了这份工作,你不知道,但是安拉知道;赋予你这个形态,这个样子,这种体质,你不知道,但是安拉知道。安拉跟前没有错误,至尊至大的安拉不会错,万事万物都在极致的智慧中。
甚至伊玛目安萨里(愿主仁慈之)说:我是无法在他我的事物中立新的。
她对他说:或许美好暗藏在丑恶中。
就这一节经文,假若我们思考它,人就会沉浸在对至尊至大的安拉的喜爱中:

“也许你们厌恶某件事,而那件事对于你们是有益的;或许你喜爱某件事,而那件事对于你们是有害的。安拉知道,你们却不知道。”

(黄牛章 第216节)

从这儿,穆圣(愿主福安之)开始这个祈祷:主啊!求你以你的智慧赐予我灵感,以你的大能赐予我能力,我向你祈求你的洪恩,你是全能的,我是无能的;你是全知的,我是无知的;你是彻知幽玄的。

每个主麻都要读我们的领袖-黑多尔的故事,为什么?:

我们至尊至大的养主在《古兰经》中给我们教授了我们的领袖-黑多尔故事,为什么你每个主麻都要读它?这些船主,他们的船被弄穿了,他们痛苦、苦恼,责备我们的领袖-黑多尔的作为。在那之后发生了什么?它从虎口脱险了:

“至于那只船,则是在海里工作的几个穷人的,我要使船有缺陷,是因为他们的前面有个国王,要强征一切船只。”

(山洞章 第79节)

如此说来:或许美好暗藏在丑恶中。

安拉不会惩罚为主道放弃欲望的心:

主啊!求你以你的智慧赐予我灵感,以你的大能赐予我能力,我向你祈求你的洪恩,你是全能的,我是无能的;你是全知的,我是无知的;你是彻知幽玄的。如果你知道这件事-把它称为-对我的宗教、生活、后世(宗教第一,今世第二,后世第三),或者说:我的人前身后事,是美好的,求你使我克服困难,获得吉庆。
有时,一个人娶到个贤惠的妻子,给他生一些孩子,同她过着长久、幸福、安宁的生活。
如果(这件事)对我的人前身后事无益的话,求你使我与它完全脱离关系。
有时,一个人对某事极度牵挂,在这事物中对他有害,如果安拉使他远离这事物,但他仍然还牵挂着它,他的心因此而凌乱;如果安拉使你远离这件事,与它完全脱离关系,这是巨大的恩惠,因此有光辉的圣训:

“安拉不会惩罚为主道放弃他的欲望的心。”

就是说:如果你与一个女的订了亲,而与这个女的结婚并不是好事,你为主道放弃她,比起你因她凌乱,或是因喜爱她而惩罚你的心,至尊至大的安拉更伟大,求善的祈祷就是这样。

求善的祈祷词:

由贾比尔(愿主喜悦之)传来,他说:

“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在所有的事物中,给我们教授求善,就像教授我们《古兰经》的一个章节似的。他说:‘如果他遇到一件事,就让他礼上两拜,然后让他念:主啊!求你以你的智慧赐予我灵感,以你的大能赐予我能力,我向你祈求你的洪恩,你是全能的,我是无能的;你是全知的,我是无知的;你是彻知幽玄的。如果你知道这件事对我的宗教、生活、后世,或者他念:对我的今生后世,是美好的,求你使我克服困难,获得吉庆。如果你知道这件事对我的宗教、生活、后世,或者他念:对我的今生后世无益的话,求你使我与它完全脱离关系。无论是什么,求你为我注定美好,并以此喜悦我。并说出他的需求。’”

(布哈里载于《索嘿哈》,艾布达伍德、铁米吉和奈萨伊载于《素奈尼》)

精妙之处:

精妙之处:当一个人祈求他的至尊至大的养主择善时,他等着奇迹出现,在梦里看到‘你干’或是‘你别干’,不是这样的,这一切超出了穆圣(愿主福安之)所提到的范围了。如果你已向至尊至大的安拉求善,那就行了,这件事如果容易了,那就是安拉使你容易了,为你选择了它;如果这件事犯难了,那就是至尊至大的安拉使它远离了你。而你在求善后等待奇迹,这和圣行是无丝毫瓜葛的,你与有经验的信士们协商,然后礼两拜向至尊至大的安拉求善,用这个祈祷词祈祷。从这个祈祷词透露出:
你确实知道,而我不知道。

从这个事件中,你能了解到什么?:

有时:一个人去旅行,他的毁灭就在这条路上。

有个人对我说,他是个医学系的学生,他身体瘦小,住在哈勒破省附近的一个地方,他对我说:“一个星期四,我去坐车,坐在第一个位置,有个非常壮的一个人来了,他把门打开,对我说:‘下来!’,我说:‘我为什么下来?’,他抓着他,就像抓只麻雀似的把他提下去,就和他同伴坐在了前面,他对我说:‘我对他感到了仇恨,我受到了屈辱?!’他什么都不想要,等了两个小时,来了第二辆车,就坐上了。”他对我说:‘我们在去伊德利卜的路上走了四十多公里,我们发现那辆车翻了,两个乘客死了。’,当他把你抓下去时,你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把你弄下去?‘你确实知道,而我不知道’,用这个推理,推理所有的事物,‘你确实知道,而我不知道’。
你向十个女孩提过亲,这个最适合你,这个最适合你的宗教,假若你找了比那个好的,你或许就把安拉忘得一干二净,他知道你羸弱,为你选择了一个适中的,你可以在你的宗教事务上求助于她,这就是安拉为你选择的,你努力,但事成之后,这就是安拉为你选择的;在事成之前,你要努力、询问,做所有的事,你是有选择的人,但是在全力以赴之后,注定是这个女的,这是好的,‘你确实知道,而我不知道’,把这句话牢记在你的心里,养主啊!你确是知道的,而我不知道。
他选择你做一辈子的公务员,你就不要对你的命运一辈子哀怜,说:我的收入不够。‘你确实知道,而我不知道’,你的一些肢体生病了,一辈子生着病,还伴有疼痛,‘你确实知道,而我不知道’。

仆人何时会喜悦安拉的前定和判决?:

至于我所知道的:在复生日,罩子被揭开时,我们清高伟大的养主让人看到他在今世所干的一切,他必定会沉浸在对安拉的喜爱中,证据是:至尊至大的安拉说:

“他们最后的祈祷是:‘一切赞颂全归安拉-化育众世界的养主’”

(尤努斯章 第10节)

就是说:你与安拉的所有事件,从你被创造到你生命结束,用一句话总结,即:万赞归于安拉-调养众世界的养主。证实‘安拉知道,而你不知道’这一思想的实例数不胜数,如何‘或许美好暗藏于丑恶之中’,这一类的故事数不尽,有成千上万个这样的故事。如果你知道了宇宙中有一个伟大的主宰,他有深邃的哲理,有全美的能力,他是公正的,是高尚的,全听全观的,所有事物由他掌握,这就是他的前定,是他的判决,这是他预定的,你就会喜悦。从光辉的圣训中所记载的:

“信仰前定会去除烦恼和苦闷。”

认主独一使人舒心:

由艾布德仁达尔传来,穆圣(愿主福安之)说:

“每件事物都有真相,仆人没有理解信仰的真相,直到他知道:他所遭遇的,不会错过他;错过他的,不会遭遇他。”

(艾哈迈德载于《木斯奈德》)

“无论安拉赏赐你们什么恩惠,绝无人能加以阻拦;无论他扣留什么恩惠,在禁施之后,绝无人能加以开释。他确是万能的,确是智睿的。”

(创造者章 第2节)

即:这个你所崇拜的主宰是值得崇拜的,因为你的事物由他掌管。假若你的事物不是由他掌管,你就不会趋向他,也不会安于崇拜他。也许一个仆人会想:我的养主啊,我会崇拜你,但我也会崇拜掌管我事物的,以便我使他满意。他对你说:不,万事万物都在我的掌管中,这些只是图像,只是海市蜃楼:

“你们群起而谋害我吧!而且不要宽恕我。我的确信托安拉-我的主和你们的主,没有一种动物不归他管辖。我的主确是在正路上的。”

(胡德章 第55-56节)

认主独一使人舒心:
没有比认主独一更好的认识了。
你是安拉的仆人,你有伟大的主宰,你在他的照顾和管理下,事情归于他,你就把你的所有都放在他的门下,即是把事物都托付于他。

在求善拜中的圣行:

在这个拜中的圣行是:在第一拜你读:“你说:不信道的人们啊!”,在第二拜中读:忠诚章。

我再给你们重复一下祈祷词,因为它非常微妙:

“主啊!求你以你的智慧赐予我灵感,以你的大能赐予我能力。

即:你前面有十块黄金,店主知道这个是二十四开的,这个是十八开的,这个是十六开的,这个是镀金的铜,这个是铜,这个是洋铁,都是黄色的,你不知道,他对你说:你挑。教授规定,假若你挑到洋铁。你就对他说:你为我挑。因为他是内行,你让他挑,他就会给你二十四开的;你对他说:‘我挑’,你就会挑到洋铁。

我向你祈求你的洪恩,你是全能的,我是无能的;你是全知的,我是无知的;你是彻知幽玄的。如果你知道这件事对我的宗教、生活、后世是好的。

宗教是平安的,收入少,你获救了;宗教是平安的,你有两种疾病,或是三种,你也获救了;宗教是平安的,妻子不好,你获救了;宗教是平安的,屋子小,你也获救了;宗教是平安的,工作非常劳累,你获救了。现在屋子宽敞了。宗教不行了,你没有获救;收入多了,宗教不行了,你没有获救。
主啊!求你为我们改善保障我们事物的宗教,改善我们在其中生活的今世,改善我们将返回于它的后世;求你使生命成为我们对善事的增加,使死亡成为我们从恶事中的解脱!

或者他说:(如果这件事对)我的前身后事,是美好的,求你使我克服困难。

我的养主啊!如果其中对我的宗教有好处,我会以此工作更加接近你;如果我同这个女的结婚,会使我更加的接近你,那你就让她的家人同意吧!如果她是朽坏的开始,为了她的喜悦而使我的宗教整个地亏折,主啊!那我就不要她,因为是不好的,是地雷,而不是妻子。

求你使我克服困难,获得吉庆。如果如果你知道这件事对我的宗教、生活、后世,或者他说:对我的前身后事无益的话,求你使我与它完全脱离关系。

但在祈祷词中最精彩的是:求你使我与它完全脱离关系,我不再想它。不再痛苦,它在我心中一文不值。

无论是什么,求你为我注定美好,并以此喜悦我。

结束语:


他对他说:我的养主啊!你喜悦我吗?当时是在巡游,伊玛目沙菲尔在他后面,他就对他说:你喜悦你的的养主,以致使他喜悦你吗?他就对他说:赞主清净!愿安拉仁慈你,你是谁?他对他说:我是某人。他对他说:我希望他的喜悦,我怎么喜悦他呢?他对他说:如果你对灾难像对恩典那样高兴,你确已喜悦安拉了。
我的领袖-易卜拉欣是个很大的例子,他对他说:你把你儿子宰了。你能承受吗?当他喜悦这件事时,安拉就以一个伟大的献身代替了他,安拉考验他,他考过了。
有时你看到丑恶之门全部敞开,不义之财的门全部敞开着,合法之门关闭着,你做什么?我是被迫的,我有孩子,那你确已在考试中跌落了;而信士会对你说:指安拉发誓,我就算饿死,也不会用一分非法之财。现在,合法之财源源不断地来于你了。

“只要仆人为安拉放弃丝毫,安拉就会在他的宗教和今世报酬他更好的。”

生活中的一切都是考验,最好的就是人接受考验,并成功考过。

并说出他的需求。’”

这段圣训-祈祷词是伊玛目布哈里传述的,布哈里圣训-就像大家知道的-是仅次于安拉的经典的经典,凡是在布哈里,或是穆斯林,或是六大部正确的圣训集中传述的圣训是正确的圣训,凭着清高的安拉的意欲,我们将在下节课继续这个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