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教育-畅通无阻的途径-第(32-100)课:小罪

1992-02-03

前言:

尊贵的兄弟们,随着“畅通无阻的途径”的三十二课,在“我们只崇拜你,我们只向你求援助”的品级,在前几节课中讨论的是:举伴及其种类,伪信及其种类,违抗及其种类,否认及其种类,罪恶,干罪及敌对,丑事及恶行。最后一节课是有关大罪,在这新的一课我们就剩下讨论小罪了,或者用尊贵的《古兰经》术语讲是:未触及大罪的罪,或者有光辉的圣训的术语说是:被小视的罪恶,在开始讨论这一题目前,我给你们带来这段前言:
大罪,你从它的名字就知道它大;但是小罪,如果你执迷不悟,那就和大罪是一样的,就是说当大浪离你一毫米,或是一厘米,或是十厘米,或是一米,总之没有冲到你,小罪之所以称作小罪,是因为你可以在短时间内,少费精力就可以弥补它,就像我上星期给你们举的例子:假若一个人在一条笔直的道路上开车,路非常宽,他的右面是悬崖,他把方向盘向右稍微转了一下,这个偏斜,他可以在短时间内,随便就改过来,可他要是偏离了90度,那车就会直接掉到深渊了,只是问题和值得思考的是:如果你只是把方向盘稍微偏斜了,就这样一直斜着,那你肯定就会掉到深渊,就像你偏斜了九十度一样,这个例子就是穆圣(愿主福安之)的话的意思:

“同着忏悔无大罪,随着固执无小罪”

小罪,如果你把它合法了,认为它小,满不在乎,你也不因它忏悔,也不后悔干了它,也没有在你内心忏悔,那这个小罪,事实上,就是大罪之一,因为它像大罪一样使人绝离,只要一个人从至尊至大的安拉那里被绝离,那谈他的问题,就没什么了。 尊贵的兄弟们,非常为妙的一点,我希望你们明白:仇恨是种可鄙的德性,吝啬是种可鄙的德性,愤怒是种可鄙的德性,傲慢是种可鄙的德性,自恋是种可鄙的德性,但你不要奇怪,如果我对你说:这些都不是病症,而是一种疾病的症状,那就是远离至尊至大的安拉。
我对你说:人分两类,远的和近的,被联系的和被断绝的,接受的和安排的,接受的、联系的并且接近的人具有高尚的美德,因为高尚的美德被储存在清高的安拉那里,如果安拉喜欢一个仆人,那就赐给他美德;吝啬、小气、骄傲、自大、自恋,是一种疾病的症状,那就是远离至尊至大的安拉。 每个人都希望的,就像你无止境的渴望你身体的健康,你应该无止境的渴望你心理的健康,因为事实是:身体的疾病,无论怎样严重,怎样疼痛,怎样危急,一切都会在死亡时终结,但害死人的事是:心理疾病,回避的症状,它的令人痛苦的恶迹在死亡之后开始,所以在死亡后开始。一直延续到永远的疾病更严重呢,还是持续一段时间,在死亡时结束的疾病更严重?因此,清高的安拉说:

“即财产和子嗣都无裨益之日。惟带着一颗纯洁的心来见安拉者,(得其裨益)。”

(众诗人章 第88-89节)

从这个出发点:我们的领袖-欧麦尔(愿主喜悦之)曾对他的一些同伴说:你与你的心结约。从这个出发点我们讨论罪恶,大错在于:你干了罪,却不知道;你的收入是非法的,你不知道;你沉溺于偏斜,你不知道。
事实是:当你知道时,这个知道就是忏悔的第一步。 我昨天举了个例子:假若一个细菌方面的专业医生被强制服食受污染的食物,一个对细菌一窍不通的人,也和医生一样被强制服食同样的食物,为什么医生会非常痛苦?他想象着感冒,想象着霍乱,想象着痨病,这些危险的、有害的、持久的、使人劳累的疾病。因为他在实验室里看到了细菌、细菌的样子、细菌的行为,看到了病人的症状,他的脸色变黄,他的痛苦,腹绞痛,腹泻不止,面目憔悴,身体乏力,他亲眼在他的实验中见到,病人的痛苦表情,疾病的痕迹,他知道这些疾病是因为这些病菌,如果医生被强制食用受污染的食物,他就会非常痛苦,非常的忐忑不安,极度难受;而一个不知道的人,如果被强制服食受污染的食物,因为他不知道,他就不会痛苦,他会对你说:奉安拉的尊名吃,这就不会痛苦,因此,诗人说:
有理智的人由于他的理智,在恩惠中不幸;无知的人,在不幸中感到恩惠。 昨天,有尊贵的兄弟问我:信士经常疼痛、担心,担心自己,担心自己在安拉跟前的地位,也许安拉不喜悦他,你看他的工作是被接受的,还是不被接受的?他的举意是高尚的吗?是为了今世吗?你看他的工作是根据圣行,是正确的,还是违背圣行的?他的收人是合法的,还是非法的,还是有嫌疑的?穆民所遭遇的这些担忧,是为什么?为什么今世的居民随心所欲地沉迷于他们的享受,仿佛他们不会疼痛 ?我对他说:我在上节课不是对您说了:伪信者四十年持续一种状态,信士一天中翻转有四十种状态,这是圣洁的担忧,这种知识和认识,是安拉对他的厚待。
为什么欧麦尔说:但愿欧麦尔的母亲没有生下欧麦尔,但愿她是绝育的?为什么这位大圣门弟子说:假若安拉降示只惩罚一人,那我认为那肯定是我,假若他只仁慈一人,那我希望那是我?
这种对安拉极度的畏惧,是什么?
是什么促使我们的领袖欧麦尔(愿主喜悦之)问胡仔法•本•耶马尼,以至尊至大的安拉的名义恳请他,他对他说:我以安拉的名义恳请你:我在伪信者中被提名吗?他说:不,指安拉发誓,穆民的长官啊!你是我们中最尊贵的,除你外,我不夸赞任何人。这种担心,这种害怕。 所以你们听听这个事实:你害怕安拉,事实上,害怕有好几种,也许你害怕他的惩罚,也许你害怕隔断你与安拉的关系,害怕安拉的惩罚是个等级,但比它更高的是担心隔断与安拉的关系,所以为了保持这层关系,你就会端正,会寻求合法的收入,给人们服务,怜悯穷苦的人们,救济贫穷的人们,参加知识讲座,孝顺双亲,就为了保护这层关系。
你们好好听着:有种关系是成正比的,我们有成正比的关系,有成反比的关系,正比关系是两事物同时增长;反比关系是当知识增加时,愚昧就会减少,对安拉的畏惧会随着知识而至,每当你的知识增加,你的畏惧就会增加。 有一次,我进到一个工厂里,见到厂长,阴沉着黄色的脸,看情形是他的一个儿子失踪了,我说:某人的父亲啊,如果安拉意欲的话,是好事,出什么事了?他对我说:“你来看。”我和他走到厂角,我啥也没看到,我看到工厂很大、很宽敞,建筑宏伟,现代机械在运作着,他对我说:“你看。”我说:“看哪里?”他说:“看这梁。”我对他说:“它怎么了?”他说:“你没看到那个小线条吗?”在梁上,宽一毫米,我说:“这线怎么了?”他说:“一个工程师,是个工程博士,来了,他告诉我,工厂的地基中有滑落,修复它需要五十万。”这事是在七十年代,一位精深的工程博士,他发现由于盐水,地基在滑落,地基的滑落导致工厂地基的梁的裂缝,我说:如果来的人,不是个工程师,他看到这条裂缝,他会说:这需要水泥。天壤之别,一个对你说:这个裂缝,我们用水泥把它补好的人,和一个对你说:这栋建筑很危险,修复它需要很大的一笔钱的人,这两者之间的差别是很大的,这即是知识,每当你的知识增加,你的畏惧就会增加,如果你不害怕,那你就是不知道。 我给你们以前就提到过,有一次,一个学生对我说:我不害怕安拉。当然,我想能让他明白的回答方式回答他,我就对他说:就你本身而言,你是对的。他说:为什么?我对他说:孩子啊,吃奶的小孩,他的家人把他带到田里去收麦子,一只巨蟒从他身旁经过,即使是英雄看到它,也会毛骨悚然,这个吃奶的小孩把手放在这蟒上,用手摸它,他不害怕它,为什么?因为他不知道,假若他知道,肯定会尖叫,但是他不知道,知晓不存在,恐惧也就不会存在,微妙之语。 也就是说你-愿安拉不允许,没有注定-假若你干了罪,你不觉得什么,就像医生把他的手放在跳动的脉搏,却说没有跳动,他说:‘你们给我把镜子拿来’,他就把它放在病人的鼻子上,没有蒸汽,‘你们给我把灯拿来’,他就把它放在病人的眼睛,眼睛的虹彩没有收缩,他的事就完了,我给你们用这个故事做类比:干了罪恶,觉得根本就没什么,他对你说:“我们干什么了?”这人,他的心灵已经死去,证据是至尊至大的安拉说:

“一个人,原是死的,但我使他复活,并给他一道光明,带着在人间行走,难道他与那在重重黑暗中绝不走入光明的人是一样的吗?不信道的人,这样为他们的行为所迷惑。”

(牲畜章 第122节)

“你必定不能使死人听(你讲道),你必定不能使退避的聋子听你召唤。”

(蚂蚁章 第80节)

“他们是死的,不是活的,他们不知道崇拜者们将在何时复活。”

(蜜蜂章 第21节)

“信道的人们啊!当使者召唤你们去遵循那使你们获得生命的(教训)的时候,你们当响应安拉和使者。你们当知道安拉能干涉个人的心灵,你们只被召集到他那里。”

(战利品章 第24节)

它的意思是:如果一个人,他没有罪恶感,不痛苦,不撕心,不害怕,不后悔,也没想着要忏悔,开怀大笑,鼾声如雷,骄傲自大,犯罪,这是个死人。
谁笑着违背安拉,他就会哭着进火狱。 因此:如果你看到一位失足的兄弟,他非常痛苦,礼夜间拜,像至尊至大的安拉求恕饶,并大量的施舍,或许安拉会饶恕他,这个意思就是说在他的生命中还有跳动,也就是尊贵的穆圣的言辞的意思:
由艾布胡莱勒传来:

“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指掌管我生命的主发誓,假若你们没有干罪,安拉必使你们逝去,带来一伙干罪的民众,他们向安拉求恕饶,他就饶恕他们。”

就是说:假若你们没有感到犯罪,没有察觉它,没有受它影响,你们就完了,你们就没什么啦,‘假若你们没有干罪’是指:假若你们没有感到犯罪,安拉必使你们逝去,带来一伙民众,当他们干罪时,他们就会痛苦,他们干罪,他们感觉自己的罪恶,他们就向安拉忏悔,安拉就饶恕他们。
这话的意思是:伪信、举伴、否认、罪恶、敌对、丑事、坏事、大罪的介绍,是为了你警惕,的确,知识是要通过学习的。

罪恶分大罪和小罪:

通过《古兰经》和圣训明文,及前三辈的公决,众学者们一致认同罪恶分为大罪和小罪,清高的安拉说:

“你们当远离你们所受禁的一切大罪,我就赦宥你们的一切罪过,并使你们得入一个尊贵的境地。”

(妇女章 第31节)

经文透露着大罪是一种,坏事是另一种,清高的安拉说:

“远离大罪和丑事,但犯小罪者,你的主确是宽宥的。当他从大地创造你们的时候,当你们是母腹中的胎儿的时候,他是全知你们的;所以你们不要自称清白,他是全知敬畏者的。”

(星宿章 第32节)

经文同样透露着未触及举伴的罪恶不是大罪。
在正确的圣训中:由艾布胡莱勒传来: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

“五番拜功,一个主麻到另一个主麻,只要没有干大罪,他们之间的罪恶是被罚恕的。”

(由穆斯林和伊本•胡仔麦载于他俩各自的《正确的圣训》中)

在光辉的圣训术语中,他说:你们当警惕琐碎的罪恶。琐碎的罪恶是穆圣(愿主福安之)所指的小罪,但是他说:你们当警惕。
由阿卜杜拉•本•麦斯乌德传来,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

“你们当警惕琐碎的罪恶,的确,它们聚集在一个人身上,直到使他毁灭,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确已为它们举了例子,就像是一伙民众来到旷野,于是他们的制作者到了,一个男的离开,带来了枝条,另一个也带来枝条,直到堆得漆黑,他们就把它燃旺,并把他们扔的那些烤熟。”

有时:人喝的饮料,其中有一些化学染料,你看:在这个杯子中有多少化学染料?根本就不值一提,但是医生说:这个不值一提的比例,一旦由于沉溺于此饮料而沉积,那就是有害的。灌装的食物,碳酸水,特别是整个都是碳酸的,其中染料、调料、色素、苏打,这些一直沉积、沉积,如果到一定的限度,就会导致癌症。
这就是穆圣(愿主福安之)所指的:

“你们当警惕琐碎的罪恶,的确,它们聚集在一个人身上,直到使他毁灭”

(太白里载于他的《中圣训集》,伊玛目艾哈迈德载于他的《圣训集》)

因此,你会看到一个穆斯林,他会对你说:知感主,我这辈子都没有偷盗过,也没有奸淫,也没有喝酒。很好,愿安拉使你吉庆。但是他有可能同女的握手,直视,说谎,背谈,他以为这些是小罪,而它们都是大罪。
这儿:

“你们当警惕琐碎的罪恶,的确,它们聚集在一个人身上,直到使他毁灭”

(泰百里载于他的《中圣训集》,伊玛目艾哈迈德载于他的《圣训集》)

过失属于小罪:

现在:清高的安拉的最微妙的意义中:

“远离大罪和丑事,但犯小罪者,”

大众派说:小罪即是:一生中只干了一次罪,然后就忏悔了。
就是说他不知道这是禁止的,就像他买了只金戒指戴在手上,然后被告知这是禁止的,他无知地干了罪,马上忏悔,并永不再犯,这是一部分学者对过失的解释,也就是他无知地犯了罪,当他知道,就马上忏悔,这是种温和的含义:

“远离大罪和丑事,但犯小罪者,”

一伙前三辈说:过失是:干了一次罪,然后永不再犯。 就是说:给一个人借了一笔钱,这人买了套房子,他对他说:我把这笔债弄成这房子的四分之一的价格,还给你房租,过两年,把这笔债原封不动地还给你。他以为这是出租,但他不知道这是利息。出租是你拥有四分之一的房子,假若这房子被烧了,你的钱就没了;假若这房子被没收,你的钱就没了;假若这房子的价值降低了,你的钱就降低了。如果你满意这三个条件,你就有权拿取房租,因为出租是不担保的;如果你想要回你的钱,重新以房子的价格来衡量,这才是正确的出租。至于你想给人借钱,把这笔借贷称为是买四分之一的房子,他在这笔借贷上给你稳定的房租,钱既受担保又稳定,一年后取钱,这是利息,他不知道,但一旦知道,就要马上根绝,愿安拉使之吉庆,这就是过失,即是一次犯罪,是因为他不知道,一旦知道就根绝:

“远离大罪和丑事,但犯小罪者,”

它所包含的最有意义的是一位学者被问及过失,他说:它是一个人干了罪,然后永不再犯。
第二层意义是:未触及举伴的罪恶。
有一次,我给你们举过这个例子:你坐着火车去某个城市,期间有一些过失,但是火车一直往目的地行驶,那你在期间的所有过失都是可以原谅的,因为火车驶往目的地。这车上的乘客使你烦恼,是会过去的;反方向的座位使你烦恼,也是会过去的;你饥饿,在另一节车厢有食物,但是你不知道,这也会过去。火车在往目的地行驶着。不可原谅的是你乘上与你的目的地无关的火车,你要去北方,而火车驶往南方,那你失去了去这城市的最大的目的,所以有一部分学者们说:小罪是未触及举伴的罪恶。
清高的安拉说:

“安拉必不赦宥以物配主的罪恶,他为自己所意欲的人而赦宥比这差一等的罪过。谁以物配主,谁已犯大罪了。”

(妇女章 第48节)

总之,众学者一致认同:小罪是除大罪以外的罪恶。
有一部分学者说:凡是对它没有提及惩罚、处罚及后世的报应的罪恶,如此的,他们中一部分人说它是小罪。
至于萨义德•本•木塞伊本-安拉使他多有福!-他说:小罪是心灵的犯罪,不受清算的罪恶。
他想干点什么,但没有干,至尊至大的安拉不会清算人的想法。他想把这个占为己有,但没有做,他害怕至尊至大的安拉。所以小罪是心灵的干罪,一些安拉所不喜悦的想法,当心灵干罪时,他就是小罪,这是在一些经注中的,这是大的再传弟子-萨义德•本•木塞伊本的分析。
胡塞尼•本•法多利说:过失是无意地看女人,根本没想着要看,就是说在街上,其中有严厉的偏向,突然看到自己站在一个女的前面,据说马上避开视线,这个你无法避免的第一眼,出于无意,不是故意的,也没有想,也不是你要求的,就仅仅是看到了个女的,而且避开了视线,他说:这是过失。
胡塞尼•本•法多利说:过失是无意地看到,如果再看,那就不是过失了。
第二眼不是过失,只有第一眼是小罪,就像尊贵的穆圣(愿主福安之)说:第一眼属于你的,第二眼是对你有害的,它是大罪。
这就是穆圣(愿主福安之)有一次说的:
如果你饶恕,主啊,求你多多的饶恕。哪个仆人不干小罪啊!
一个男的进到政府机构,一半是女职员,在路上,他避开视线,当他无意地看到一个女的,马上避开视线,这就是尊贵的经文所指的小罪,这是大学者-胡塞尼•本•法多利的意见。
萨义德•本•木塞伊本:小罪是心灵的干罪,一些想法,清高伟大的安拉只清算行为,至于想法,不受清算。虔诚的信士会担心一些想法,因为它或许会转成行为,如果他放任他的想法,不在意他脑海中的想法,也许他的想法会变成行为,虔诚的人不会允许他的想法往至尊至大的安拉不喜悦的方向发展。

自责的心灵

适时:每当小罪把你从你伟大的养主上阻挡,这是因为你的品级高,是什么阻挡你?他们把他称作是敏感,可以以称为例:称大卡车的称,假若把它拨到零,一个一百五十公斤的人去上面称,是不会动的,这是预备称五吨、八吨、十吨、十二吨的,这称的敏感度是在两百公斤以上,所以,有的人的重量有汽车的重量。
就是说,干了大罪,他才会对你说:指主发誓,我感到难受。至于小罪,他根本就不会有察觉,他的称是差的。每当信仰升华,称就会变的敏感。
现在有一些称,如果你用它称纸,你在它上面写上‘穆罕默德’,可以称出‘穆罕默德’一词所用的墨汁,秤盘就偏了。所以每当你的品级在安拉跟前升高,你的秤盘就会更加精确,因此,安拉称赞自责的心灵:

“我以复活日盟誓,我以自责的灵魂盟誓,”

(复活章 第1-2节)

他会因看一眼而清算自己。 有一位法官,在他所在的城市,大家都知道他非常酷爱湿栆,即:初熟的果实,(现在我们失去了圈地)。有一次,有人在敲他的门,仆人拿来一盘初熟的湿栆,他说:孩子啊,这是谁给的?他说:来自某人。他说:你给描述一下他。他说:他的特征是怎样怎样的。他就知道给他这盘枣的是在他跟前判决的一个诉讼当事人,他说:把它返回给他。于是就把它返还了。第三天,他去到哈里发跟前,要求辞去法官的职位,他说:为什么?他说:指安拉发誓,两天前,有人给了我一盘湿枣,第二天我把它返还了,当两个诉讼当事人站在我面前,我希望给我湿栆的人是有理的,我希望真理是同着有要求的那个人的,他说:这都是我把它返还了,那要是我接受了呢?他有个非常精确的称。 我们的领袖-阿里(愿安拉使他尊贵),在我们的领袖-欧麦尔(愿主喜悦之)在的时候,有个犹太人与我们的领袖-阿里争辩。他说:“阿里啊!又说:艾布哈桑啊!让他做到穆斯林的哈里发-穆民的长官的旁边,在他的右边帮他,有个人进来和艾布哈桑争辩,欧麦尔只说了句:艾布哈桑,起来站在这人旁边。于是我们的领袖-阿里脸色变了,当他給他俩判决了,那个犹太人走了,就对他说:“艾布哈桑啊,你觉得有什么不对的,我有什么不对的?”他说:“是的。”他说:“为什么?”他说:“你为什么对我说:艾布哈桑,而不说:阿里?你确已优待我了,你把我和他区别对待了。”他也有一杆非常精确的称。 这个在自我献身前犹豫的人说:

性灵啊!你只有战死,死亡的热烈已经进入你了。
如果你像他俩做的那样做了,你就满意了,
如果你逃跑,那么,你已经不幸了。

他战斗到被杀,穆圣(愿主福安之)说:我看到他的位置比他的两个同伴稍低一些。 所以,每当你的信仰提高,你的秤盘就会敏感,你会因瞬间的一瞥和一句话,有时是沉默会清算自己,这个人来你家探望你,为什么沉默?穆圣(愿主福安之)曾与他的弟子们开玩笑。有些时候,人会给自己人为的威严,这是一种罪恶;有时,一个人对你诉苦说:我妻子不好。一个对你说:知感主,我非常好。指安拉发誓,这是一种罪恶,他会因自己的情况而感到孤寂,你妻子好就行了,他妻子不好,你出于同情,不应该这样说,所以说:每当信仰提高,秤盘就会精确,并变得敏感。 有一种非常好的分析,他们说:过失是你在信仰、归信之前,还没有向至尊至大的安拉忏悔前,无知的时候所干的:

“远离大罪和丑事,但犯小罪者,”

在无知的时期,你还不知道,当时你还迷茫和彷徨中,这就是小罪。
兄弟们,小罪一词,我想把它集中在这个题目上,因为我感觉大多数的欠缺之人-绝大多数的穆斯林,在小罪的名下干着所有的罪恶,我的兄弟啊,安拉这样说:只除非是小罪。这种理解是恶魔式的理解,就是说一比利斯以这种意义教唆他,有人说:凡是没达到刑法的都是小罪,好:刑罚总共就五种,杀人罪、奸淫罪、饮酒罪、偷盗罪、污蔑贞洁的妇女罪。
那就是说:根据经文,其余的罪恶没什么,不,这不是至尊至大的安拉所要的理解,再次:小罪是你在归信前所干的,小罪是你无意地看女的,不到十分之一秒的一瞥,这就是小罪;小罪是心灵的干罪,即使想法;小罪是未触及举伴的罪恶,因为它会被恕饶,这些意义,而你以为在小罪的名义下干事,那这小罪会使人毁灭的。
小罪,当你习惯性地干它,对于罪恶执迷不悟,那小罪也会变成大罪,小罪是你不知道地干了一次,就赶紧忏悔、求恕饶,这才是小罪,而你却明知故犯,说:这是小罪。就在你说它是小罪时,它就是大罪。
你不要看罪恶的小,要看你是对谁干了。 据传我们的领袖-阿里•本•艾比托力布,有个小偷被带到他跟前,他就命令割断他的手,他说:穆民的长官啊,我就偷了这一次。他说:你撒谎。在他的手被割断后,他说:你总共偷了几次?他说:指安拉发誓,这样一次、这样一次,就是十多次。他说:你诚实了,的确,安拉是不会以第一次罪恶惩罚的,或者就像他所说的。
你失足了,你战胜了自己,马上忏悔了,忏悔之门是敞开的。但如果你再三反复,那就成了大罪,重复干罪好比是嘲弄他的养主,第二次干罪像是在嘲弄他的养主。 对过失最好的解释中有:新的意义,就是当你想干这个罪恶,可你因为害怕至尊至大的安拉而没有干,有个出名的故事:一位风华正茂的青年,有条件朝了觐,回来后在大马士革的某个区开了个小书店,这是四五十年代的故事了,当时有一些拉土的车,有个女就站到他的书店门口(躲土灰),这是个坏女人,她勾引他,给他暗示跟着她,他在路上想起他所朝的觐,看到他乘坐的公交车,回到了书店,他什么都没干,但是想干。这是个真实的故事,就在近几年,有人对我说:这个青年还活着,享受着生活。第二天,在这个区一个有头有脸的人来找他,问了他个奇怪的问题:“孩子啊,你结婚了吗?”他对他说:“指安拉发誓,我的先生,没有。”他对他说:“我有个女儿适合你。”于是他让他妈去看,发现是个非常不错的女孩。那人第二次又来找他,对他说:“孩子啊,事情怎样?”他说:“非常好,但我没有房子。”他说:“她和房子都给你,我的孩子。”他把商店关了,成了那人的橄榄油生意的伙伴,几年前,有人还告诉我他还活着,享受着生活。
过失就是说:恶魔教唆你,但你马上返回。一个人想干件坏事,但没有干,就给他记了一件。这是小罪的另一层意思,这些意义都非常好,值得称赞,都与穆民的纯洁相吻合。至于看着妇女,似乎用他的双眼要把她吃了,我的兄弟,这样的过失,让人心痛,他说:在有些书中写着接吻也是小罪,这是什么小罪?

结束语:

总之,到此我们就结束了罪恶、大罪和违背的种类,事实上,我所提的这一切只是忏悔的前言,因为忏悔的第一阶段是认识,现在我们知道了什么是小罪?什么是大罪?什么是否认?什么是伪信?什么是作恶?什么是罪恶、敌对、丑事和恶事?最大的罪莫过于:你在安拉上说你所不知道的。因为罪恶再怎么大,你能忏悔,但是拥有错误思想的异端者不会忏悔,因此:在伊斯兰,最危险的是你在安拉上说你所不知道的,就是说:你认为在复生日,穆圣(愿主福安之)不会让任何人入火狱,必定为他的整个民众说情,这错误的信仰会导致你干所有的罪恶,比那更严重的是它会阻止你忏悔,所以,所有偏斜的信仰,它的危险在于会阻止你忏悔,因为:
有的人,他知道,并且知道自己知道,这种人是学者,你们当跟随之;有的人,他知道,但他不知道自己知道,这种人是疏忽的,你们当唤醒之;有的人,他不知道,他知道自己不知道,这种人是无知的,你们当教授之;有的人,他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不知道,这种人是恶魔,你们当谨防之。
因此:最大的恶是在安拉上说你所不知道的,你错误的信仰着,信仰着至尊至大的安拉不希望的信仰,在你的猜测中污蔑安拉,不把他的美好的尊名和优良的属性归属于他,因此,他对他说:我的主啊,你的哪个仆人最受你喜爱?他说:…由伊本•安巴斯的传述,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

“达伍德(愿主平安之)在与他的至尊至大的养主的对话中说:‘我的养主啊,你的哪个仆人最受你喜爱?以便我以你的喜爱而喜爱他。’他说:‘达伍德啊,最受我喜爱的仆人是:心灵纯洁,两手干净,不伤害任何人,不搬弄是非,比山岳还要稳,喜爱我,喜爱喜爱我的人,并使我的仆人喜爱我。’他说:‘我的养主啊,你确实知道我喜爱你,喜爱喜爱你的人,但我怎么让你的仆人喜爱你呢?’他说:‘给他们提记我的恩惠,我的考验,我的恩典,达伍德啊,只要有仆人援助被压迫者,或是与他并肩在他的亏妄下,那他的双脚就会在众脚失滑之日稳定。’”

如果你使仆人们喜爱至尊至大的安拉,那你就是在真理上。
所以,尊贵的兄弟们啊,凭着安拉的意欲,下节课我就开始讲‘忏悔’,因为忏悔是通往至尊至大的安拉的敞开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