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讲座—戴姆勒克杂志上发表的文章—(4-12)课:伊斯兰世界与西方新型世界

2008-10-10

虔诚敬意地崇拜安拉


伊斯兰世界是说:伊斯兰没在哪天专属阿拉伯,«古兰经»也没在哪天专属古来氏,而是从一开始,不论是对亲属宣讲,或是对古来氏宣讲,或是对全体阿拉伯人宣讲,又或是对全人类宣讲,它都是宣讲着同一个原则,要求他们趋向同一个目标,即:虔诚敬意地崇拜安拉,从对被造物的崇拜趋向对造物主的崇拜,而这一事实便是众先知们所号召的宗旨。

“在你之前,我所派遣的使者,都奉到我的启示:除我之外绝无应受崇拜的。所以你们应当崇拜我。”

(众先知章 第25节)

 

 

追随就是崇拜


这个宗教不是解放阿拉伯人的告示!也不是专属阿拉伯人的使命!的确,它的主题是针对人…即人类…而它的范围是地球…即整个地球,超绝的安拉不仅仅是阿拉伯人的养主,也不仅仅是那些奉行伊斯兰专属他们的人的养主…的确,安拉是调养众世界的养主,至于这个宗教——安拉要众世界响应它,使他们摆脱那些对他们同类的崇拜(那些人给他们设置宪法)…升华到对人类的创造者的崇拜,这个崇拜它只能是对安拉的崇拜,谁趋向除安拉以外的,即使他力辩他还在安拉的宗教里,他也已经脱离了这个宗教,安拉的使者 (愿主福安之)已说明:追随就是崇拜,他就部分多神教徒说道:

 

 

“的确,他们把合法的给他们定为非法,把非法的定为合法,故他们追随他们,就是对他们的崇拜。”

 

穆罕拉对波斯统帅的话:

穆罕拉•本•舒阿布(愿主喜悦之)在凯迪西亚,两军对阵前,波斯统帅拉斯统问他:是谁让你们来的?他回答说:安拉派遣我们来,为了将他所意欲的人从对被造物的崇拜升华到对独一安拉的崇拜,从今世的狭窄升至今世的宽广,从其它宗教的压迫升至伊斯兰的公正。

 

尊贵的«古兰经»所肯定的事实:


尊贵的«古兰经»中的经文肯定了这一事实,同样有很多光辉的圣训也阐明了它,我们例举其中的一部分:

“这只是对全世界的教诲,”

(萨德章 第87节)

“这只是对全世界的教诲——”

(黯淡章 第27节)

“我派遣你,只为怜悯全世界的人。”

(众先知章 第107节)

“为世人而创设的最古的清真寺,确是在麦加的那所吉祥的天方、全世界的向导。”

(仪姆兰家属章 第96节)

“你不为传授«古兰经»而向他们要求任何报酬。«古兰经»只是对世人的教诲。”

(尤素福章 第104节)

“圣洁哉安拉!他降示准则给他的仆人,以便他做全世界的警告者。”

(准则章 第1节)

“我只派遣你为全人类的报喜者和警告者,但世人大半不知道。”

(赛伯邑章 第28节)

新型世界是新容器中的老苦瓜


至于西方新型世界,正如它的号召者们所想要的,以及为它进行的巧饰——当代的表述并没有脱离旧时强权政治的趋向,它与历史轴心的所有邪恶势力为伍,它给破铜烂铁披上黄金的盛装,它隐藏在华丽辞藻及闪亮美发的伪面具下,例如:公正、民主、自由、和平、人权、反恐,它只是换汤不换药(新容器中的老苦瓜)。

 

 

 

 

 

 

 

新型世界最明显的特征:


也许这个新型世界最明显的特征表现在:瓦解各种文明和文化间的屏障,并将西方的统治渗透到不同的领域,即政治、经济、媒体、思想,以便于侵略各民族的财富,削弱他们国家的实力,扭曲他们的人格和文明特征,以消费市场取代当地市场,为外企敞开大门,以便他们推销商品和聚敛利润。我们确已见识到这一糟糕的开始,体现在仿造品、服装及西方生活方式的风行,这位西方来客带着他的价值观与国产竞争,也许这表明了这些现象的风行与宗教的下滑、家庭纽带的崩溃之间的联系,与麻醉品和有组织的犯罪猖獗之间的联系。

 

 

 

 

 

 

 

 

 

 

温和势力


这伙人确已领悟了历史的教训,所以他们采取了一种温和势力,即是女人——一针见血的力量,因为她极少被他人设防,也极少反对他们,最能瓦解他们的抵抗力量,最能扼杀他们胸中的士气。如果这伙人掌握了传统的手段,那他们就会效仿煽动他人执行他们所想要的,即使是使用武力。而如今,最有效的手段就是煽动他人想他们所想要的,或是顺从地、有选择地踊跃向前。这通常一方面取决于优良的推销和商品的吸引力,同时从另一方面取决于为这伙人的合作者所提供的有价值的奖赏的诱惑程度。

 

 

 

 

 

 

新型世界的种类

当前的问题并没有寓于这个新世界的原则之中,而是在于它的种类、特性、建设之中。一极世界有其强大的一极的特性,如:垄断、霸权主义、浮夸、个人主义、明争暗斗,一极的潜规则在于:无视教律和良心谴责地扩大利润。

 

 

 

伊斯兰世界与西方新型世界间的区别


在这值得注意的是:必须将伊斯兰教律所带来的,建立在宗教主导的世界——伊斯兰是天启的宗教,不是人为的,它在人间传播着仁爱——与所谓的霸权主义新世界加以区分——它以残酷的垄断和一小撮饱食他人血液和钱财的寡头掠夺他人。
使世界成为一个宇宙村的伊斯兰世界,人们在其中享有选择权,在其中以善与公正来统治,人们在公正和仁慈的绿茵下乘凉,不同政见者的尊严和权力受到保护。在我们的脑海中,我们不应将这个世界与以西方方案攻势的世界予以混淆,它将世界转为一个世界性的丛林,在其中弱肉强食,富者更富,贫者更贫。

 

 

1-本着公正文明的使命迈进

以公正文明的使命迈向伊斯兰世界不受禁止,它的号召者们也不受谴责。真正该受禁止的是寓于霸权主义、贪婪、自私、掠夺的刚愎的新型世界,这正是新型世界的无宗教、无道德的妄自尊大者和海盗们所号召的。迈向世界不是错,与人们交往如同一个民族也不是错,问题在于,在执行这一迈向的方案中,将他人当做棋子,违法乱纪,人神共愤,使世界越来越糟。

 

 

2-穆斯林担负使命的方案


我们穆斯林举出文明先进的方案,它的纬线是信仰,它的经线是善和公正,我们愿把它奉献给全世界,只要他们不因我们的信仰与我们作战,不因我们给他人宣教而仇视我们。
所以真理和封印性使命的宣传者,无妨在世界各地宣教,为真理预备卧榻,他们为它树立旗帜,原则围绕:

“宗教无强迫”

(黄牛章 第256节)

在维护支持者和反对者的权益的信仰的帐下,以使全世界在这博爱的绿茵下乘凉,从残暴、自私自利、贪婪上得以解脱,在伊斯兰之舟找到属于他的一片天地,乘风破浪,直至在后世的拯救岸上停泊。

新型世界的毁灭


这个新型世界在它的范畴中是刚愎的无宗教主义,在它的妄想中埋下了失败的种子和毁灭的因素;压迫不会长久,暴虐和不义也不会永存,尊贵的«古兰经»确已为我们讲述了曾经的兴败之国和转瞬即逝的文明,清高的安拉说:

“难道你不知道你的主是怎样惩治阿德人——有高柱的伊赖姆人吗?像那样的人,在别的城市里还没有被创造过的——怎样惩治在山谷里凿石为家的赛莫德人,怎样惩治有武力的法老。这等人曾在国中放肆,乃多行不义,故你的主把一种刑罚,倾注在他们身上。你的主确是监视的。”

(黎明章 第6-14节)

又说:

“努哈的宗族否认使者的时候,我淹死了他们,并且以他们为世人的鉴戒。我已为不义者准备了痛苦的刑罚。阿德人、赛莫德人、兰斯的居民以及在他们之间的若干时代,我已为每一世代的人阐明了许多譬喻,我毁灭了每一世代的人。”

(准则章 第37-39节)

又说:

“(我曾毁灭了)阿德人和赛莫德人,你们从他们居住的地方,确已明白他们被毁灭的情形。恶魔以他们的行为,迷惑他们而阻碍他们遵循正道,他们原来是能思维的。(我曾毁灭)戈伦、法老和哈曼。穆萨曾昭示他们许多明证,但他们在地方上自大,他们未能逃避天谴。每一个人,我都因他们的罪过而加以惩罚,他们中有我曾使飞沙走石的暴风去伤害的,有为恐怖所袭击的,有我使他沦陷在地面下的,有被我溺杀的,安拉不致亏枉他们,但他们亏枉了自己。”

(蜘蛛章 第38-40节)

罗马哲人在罗马边界说的话:


一位罗马哲人在罗马边界说:第一个破坏民主的人是为它提供战利品的人,因为他煽起了人们隐藏在肌肤下的掠夺、占有、自私自利的欲望。拿破仑曾说:民主往往葬身于消化不良,即是它的内脏无法消化它所吞下的版图和百姓。

 

 

 

 

 

 

 

 

 

盲目的顺从

新型世界的制度是一个或多个国家在这个地球上的制度。至于它所留下的,则是在这陌生制度遨游的国家。有些在海面上艰难的航行,它必须稳住,怀揣善意、顺从、遵守,尽管如此,它还是经常犯错,请求宽恕;另一些遥遥无期的淹在海底,已变得对民主、公正大国唯命是从的地步,它所实践的便是人权和人类文明,一点都不奇怪,它将自己的百姓作为人的价值公布的话,其他百姓就如同货币。

 

 

 

 

 

 

 

 

 

以色列扭曲伊斯兰形象

在九十年代出现的新敌人就是我们正统的伊斯兰教——公正、友爱、高尚的宗教,在媒体、文化、教育方面丑化它,以便将它塑造成一个嗜杀、极端、恐怖的宗教,所以每当世界哪一片地区发生动荡,就直指伊斯兰,即使那片地区根本就没有穆斯林。所有毁坏性的事件,或是恐怖行为的实施者就是穆斯林,即使事实相反,而通常都是相反的。至于污蔑,则一直存在。与此同时,它以协助极端分子来打击伊斯兰和穆斯林,现在这个在伊斯兰之外发展起来的极端却成了“真正”的伊斯兰,扭曲这一纯洁形象过程是精心策划的,以色列即是最出色的策划者。
至关重要的是:我们要唤醒我们民族的灵魂来迎击这旋风,激起潜在的信仰的力量,并为这股力量加以正确的指导来维护它的本质,回复它原有的文明进程。

援助的意义

援助(胜利)一词的理解,对很多人来说是个混淆的概念,而对部分热心人士,却是他们在当前的伊斯兰世界发生的事件中产生分歧的因素。

对援助的几种理解

一部分人认为胜利是信士们致力于实现社会、经济、政治、军事方面的理想,如果他们实现了这些理想,那他们就是胜利者,否则就只有失败。这是一种欠佳的理解,因为它仅仅从物质方面考虑。另外有一部分人认为胜利是安拉的礼物,安拉将它赐予他所意欲的仆人,无需为此做任何的准备和付出。这是一种错误的理解,因为它违背了安拉的常道。

“(他的应许),不是借你们的妄想可以获得的,也不是借信奉天经者的妄想可以获得的。”

(妇女章 第123节)

“你们应当为他们而准备你们所能准备的武力和战马,”

(战利品章 第60节)

可是,在信士与他们敌人的斗争中也许不义会更加严重,也许压迫会胜利,也许虐待和破坏彰显…那安拉的援助在哪里?援助:也许是原则性的,也许是现实性的。

原则性的援助


当一个人在任何时间、地点、事件、情况,尽力而为地遵守安拉所有的命令与禁止,那他就会获得原则性的援助(胜利)。
换种说法,一个人他获得原则性的胜利,是在他执行安拉的命令,而不倦怠;为维护原则奔忙,而不平庸落后;看到穆斯林的现状,而不冷眼旁观。那他就会受助地向他人宣教,至于引导他们是清高安拉所掌管的;他也会受助地去改善社会,至于改善它是清高安拉所掌管的;他也会受助地反抗压迫,至于去除压迫是清高安拉所掌管的;他也会受助地为受压迫的民众索要被侵占的土地和财富,以捍卫他们的权利,至于返还土地和财富是清高安拉所掌管的;他也会受助地为安拉的宗教和消除罪恶而出征,至于罪恶和霸权的消除是清高安拉所掌管的。

原则性胜利的特点

这种胜利的特点在于只要穆斯林努力就必然实现,不管努力的结果如何;这种胜利的特点在于它出自自由意志,所以任何一个穆斯林都可以实现这种胜利,从而避免失败;这种胜利的特点也在于穆斯林即使伊斯兰的敌人全力以赴地与他作战,他也可获得它,就像当前的状况:

“你说:‘你们只期待着我们获得两大善果之一,我们却期待着安拉降天灾来折磨你们,或借我们的手惩治你们。你们期待着吧,我们确是与你们一道期待着的!’”

(忏悔章 第52节)

现实性的胜利

现实性的胜利是人在现实世界所获得的胜利,是在为安拉的言词成为至高的战场,他在主道上获得了胜利,成了胜利者,或获得了为主道奋战的目标,在这种情况下,人就可获得两种胜利,原则性的胜利和现实性的胜利。

现实性的胜利必须有物质的准备和安拉的援助


这现实性的胜利有赖于物质上的预备和安拉的援助,多方面准备和祈求安拉的援助,这就是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在他与曾经的愚昧作战时所做的,这也是我们与当代的愚昧作战时应做的…物质方面的准备是必须对全体穆斯林进行作战动员,组织他们物质和精神方面的力量,从而使他们坚毅、充满活力、笃信、稳定,只举意为清高伟大安拉的喜悦和对他的完全信赖而全力以赴地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