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04
2012
各种课题-礼拜的时间-第(4-15)课:礼拜的律例。
最后更新:2014-11-30
浏览次数:1982
发送给好友
发送一份拷贝给自己
* 所有栏目必填
万赞归于安拉调养全世界的主,祝福和平安在我们的诚实守信可靠的领袖-穆罕默德上,主啊!求你使我们走出无知和幻想的重重黑暗,到于认知的无限光明。从各种欲望的深渊到于临近的乐园。

礼拜的律例:

它的主命条件:

礼拜的主命条件有三:

1-(信仰)伊斯兰

2-成年

3-理智

image
但是小孩在未成年,还没理解之前,在他们七岁时就受命礼拜;在十岁时,不礼拜是要挨打的,法学家们主张用手打,而不是用木棍,用木棍会使他心里有疙瘩。

它的因素:

礼拜成为主命的因素是什么?
时间的进入。
礼拜在第一时间就成为主命,但是是宽大的主命。
什么是“宽大的主命”?就是说:如果你非常不方便,你可以在半小时之后礼晌礼,所以不是狭窄的主命,而是宽大的,但是安拉最喜悦的功修是按时的礼拜,谁推迟礼拜,那么安拉把他寿命的吉庆取消了。

它的时间:

它的五个时间:
晨礼的时间是从真正的黎明破晓-假的破晓是长的,真的是宽的-直到日出前一小会儿,“一小会儿”是指小名词,这是(时间)短到几乎(日出)。
晌礼是从日偏斜,也就是太阳在天的正中心,当它偏离了正中心时,它就偏斜了;从日偏直到影子有实物的一倍或两倍长。你们有谁听说有第一晡礼和第二晡礼,学者们因此产生了分歧,物体影子的一倍长是第一晡礼,两倍长是第二晡礼。因此,为了保险起见,你最好是在太阳的影子有一倍长之前把晌礼礼了,如果你到了一倍和两倍之间,那就不太明朗了;同样为了保险起见,你最好是在太阳的影子两倍长之后礼晡礼,也就是说:在一倍和两倍之间你不可以礼晌礼和晡礼,在一倍长之前是晌礼的时间,两倍长之后是晡礼的时间。
甫礼的时间是从一倍过或是两倍(最好是两倍)开始,直到日落。
昏礼是从日落直到红霞散尽,这就是宵礼。
但是由此你要是说:“红霞散尽了,我要宵礼。”作为一名伊斯兰国度的穆斯林,你是不可以这样做的,那里是有制度、安排、邦克(宣礼)和清真寺。如果你与大众背道而驰了,那你就危险了。现在红霞散尽与你是没有关系的,你要根据宵礼的邦克;但是如果你在旷野,在一个没有邦克的地方,那你就应该知道宵礼的时间是否入了。这是以便你知道。至于如果你在集聚区,在市里是有礼拜各时间表的,你所听到的邦克就是依据。要是你旅行到了欧洲,市郊是没有邦克的,也没有清真寺,你就应该知道红霞散尽意味着宵礼的时间已经入了。
宵礼和奇数拜是从红霞散尽直到黎明,宵礼提前于奇数拜,你必须按照顺序来。在哈乃非学派,两个主命拜不宜以任何理由在同一时间并礼,只除非是朝觐者在阿拉法特山,在最大的伊玛目的带领下受着禁的情况下(才可并礼)。这是伊玛目艾布哈尼法的主张。但是在伊玛目沙菲尔允许在必要的情况和在旅行时进行提前或退后的并礼。男的在晨光照耀时礼晨礼是可佳的,就是说在晨礼的邦克后半小时再礼晨礼,这个时候是晨光照耀的时候,面目是清晰的,用大家的话说就是:面目是可以认清的,如果你遇到你的兄弟,你一眼就能认出他。这是在有电之前。现在,你一进到清真寺就会认出他,我们互相认识,光亮是有的。但你要是在黑夜,一般的光下是认不出他的,而在破晓后半个小时,面目才清晰。圣行是你在破晓后一段时间以认清面孔为准。清真寺一般都是在晨礼的邦克和礼拜之间有半小时。但你要是旅行去到胡姆斯,晨礼念了,你需要时间,那我们就对你说:邦克一念,你就礼吧!而你要是在你的小区,和大家在一起,那你最好是晨礼的邦克后半小时礼。夏季的凉爽晌礼,就是在非常炎热的时候,圣行是我们将晌礼也推迟半小时,以便灼热减淡;在冬季要早礼,(晌礼念后)十五分钟,只除非是天阴,为了保险起见推迟礼。只要太阳(颜色)还没有改变,推迟甫礼是可以的,太阳是灿烂的白色,但是甫礼后就会从白色转为橙色,推迟甫礼是在太阳还没有变之前,在阴天,为了保险起见早礼。早礼昏礼是圣行,因为昏礼就像他们(人们)说的是个异乡人,只除非是在阴天,稍微推迟一下,或许太阳还没落。

三个时间段是不允许在期间礼任何拜功的:

image
现在是有关时间的内容,有关邦克的内容基本上已经解决了,把宵礼推迟到夜的三分之一,也就是晚上十二点之后是可憎的;至于奇数拜,可以在晨礼前五分钟礼,如果一个人他不能保证在晨礼前起床,那他就不应该推迟奇数拜到夜的后三之一。
三个时间段是不可在其中礼任何主命拜和必须的义务拜的,这是对居家者而言。例如:你还没礼晡礼,眼看太阳就要落山了,你要干什么?我们对你说:礼晡礼拜,如果你要还补之前的晡礼拜,那就不要在可憎的时间内礼-主命拜及必须的义务拜不应在可憎的时间内里礼-三个时间段,在它们进入之前是不可在其中礼任何主命拜和必须的义务拜的,在日出直到升至两标枪高时,也就跟会礼一样。
image
你可以在这个时间段过后礼,当太阳在天空的正中直到偏斜时,也就是太阳在天空的正中央,然后偏离了,这个时间段是可憎的;当太阳变黄直至落下,三个时间段(期间礼拜)是可憎的。但你在其间礼主命拜,即使是可憎的也是可以的,如果你没礼主命的晡礼,那就可以礼,即使是在日落前五分钟也必须礼,这是必须的。至于义务性的拜功,就像殡礼、诵经的叩头,在这些可憎的时间段内,尊贵的穆圣(原主福安之)禁止在这三个可憎的时间段内站殡礼,即使在此时间段埋亡人不是可憎的也罢。如果在日落前一分钟把亡人埋了,不是可憎的,但殡礼在这些可憎的时间段内是可憎的。在这三个时间段内礼副功拜是禁止性的可憎,就像是庆贺清真寺的拜功,是副功,你就不可以在这三个时间段礼。

什么时候礼副功拜为可憎?

在破晓之后,除晨礼的两拜圣行拜外的副功拜是可憎的;晡礼后的副功拜是可憎的;昏礼前 也是可憎的。当演讲师登上讲台,就不能(个人)礼拜,也不能说话,直到他(伊玛目)礼完(主麻);当拜功成立时也不可礼副功,只除非是晨礼的圣行拜,你去到清真寺,主命拜已成立,你确定伊玛目念的长,那你就可以礼晨礼的两拜优于今世及其一切的圣行拜,即使是拜功已成立,伊玛目已开始领拜;会礼前礼副功拜是可憎的,即使是在清真寺;会礼后礼副功拜也是可憎的,即使是在清真寺;在两番并礼的拜之间(礼副功拜是可憎的),阿拉法特山的并礼和穆兹傣立法的并礼;在主命拜的时间紧张时(礼副功是可憎的),就是说在你礼副功前太阳开始黄了,那你就礼主命拜;在两件事相冲突时,你很难受时,你要礼拜,这是什么拜功?所喜爱的食物被端上来了,馋了,来到家里要礼拜,我们要对他说:起来吃了再礼。令人牵心的,他儿子的信到了,“他给我寄钱了没?”,“他考上没?”,我们要对他说:打开读,然后起来礼拜。买了个机器,想知道怎么用,(我们要对他说:)把它打开,了解一下怎样用,然后起来礼拜。

礼拜的条件:

1-洁净,身净、衣净、拜处净,及遮盖羞体:

拜功的承领,必须有二十七件事。
第一:从污秽上清洁,大家都知道:小的污秽可以用小净清洁,大的污秽是射精,需以大净清洁,还有月经和产血也是一样。如果法学家们说:从污秽上清洁礼拜的条件,那就是说要从大小污秽、月经、产血上清洁,还有身体、衣服、拜处也要清洁。
image
单从污秽上清洁是不够的,,你礼拜的地方也必须是干净的,还有衣服和身体也要干净,这些是从不可忽视的污秽上的清洁,因为又可以忽视的污秽,很小的干的是可以忽视的。不可忽视的污秽必须清除干净,特别是礼拜的地方要干净,两脚、两手、两膝盖(跪的地方)及额头(叩头的地方)至少是清洁的。

“穆圣(原主福安之)说:‘我奉命同着额头在七块骨头上叩头-他用手指着鼻子、两手、两膝盖、两脚边,我们不提起衣服和头发。’”

(穆斯林由伊本•安巴斯-愿主喜悦之-传来)

遮盖羞体,羞体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必须遮住它的颜色,另一种是必须遮住它的形体。把各肢体暴露无遗的紧身衣,这是当代着装的人所允许的,即使不是透视的厚衣服,也会把羞体暴露无遗。如果我们说‘遮蔽羞体’,那就意味着遮蔽它的颜色和形体,所以要穿宽大的衣服。礼拜的人在礼拜时所穿的这种衣服,即使下面穿着裤子,那也是礼拜穿的最佳的衣服,因为它宽大,不暴露羞体的形态和颜色。

2-面向天房:

面向天房有几种:在禁寺里礼拜的麦加人,他的眼睛必须正正地对着它,这才是朝向天房;如果他的眼睛没有对着它,那我们要对这位在禁寺礼拜的人说:你没有朝向天房。如果是个麦加人,但有遮挡物堵在他与天房之间,那他就要正正地对着它;对于能看到天房的麦加人,那他就必须要正正地对着它;对于看不到的,即使是在麦加,对着它的方向就可以了。

3-入时:

学者们说:入时是礼拜的因素。有个人说:我要旅行,我就在邦克前十五分钟礼。如果时间没入,这个拜功是不正确的。如果你是(跟随)沙菲尔学派的,你做提前的并礼或退后的并礼,这就另当别论。而你要是在你的家乡礼拜,那必须要入时,更何况时间的进入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你在一个有邦克,有清真寺,有规矩的穆斯林团体。有人对我们说:红霞散尽了,我要礼宵礼了。念宵礼并不是你的专业,例如:有的地方像麦多亚和拜给尼(大马士革的郊区)的西边有山,所以太阳(在那)的落山并不意味着昏礼,在那里,太阳落去十五分钟后才念昏礼,因为有高山;有时,在一些沿海城市会有大雾,它和山区一样,太阳会提前十五分钟落去。是有一些特殊情况的,并不是你说:现在太阳落了,我要礼昏礼了。只除非是你旅行到了无人烟的沙漠地段,那你就可以根据我们在这清真寺所学的礼拜的时间来判断。
但是确认时间已入是另一个条件。如果一个人不肯定时间入了,那这是被怀疑的功修。因此我们有两个条件,一个是入时,另一个是确认已入时。你必须确认时间已经入了。所以你最好是等几分钟,以便绝对的肯定时间已入。

4-举意和受禁(念大赞):

举意:我举意现在礼三拜昏礼的主命拜,跟随伊玛目。还必须受禁(念大赞)入拜,举意和大赞不可有间断,你举意礼昏礼,‘给我来杯茶’,你喝完了说‘安拉至大’(这是不可以的),举意和大赞之间不可有间断。
现在有的人进入清真寺看到伊玛目已经鞠躬了,而他还在清真寺门口(刚入大殿),就跑着过去鞠躬,然后大赞道:安拉至大。他弯着腰念了大赞,这拜功是不成立的,必须站着念大赞。没有弯着腰念‘安拉至大’的,这是很多礼拜的人所犯的。在鞠躬之前先受禁入拜,不要把举意推迟到入拜之后,举意不在受禁之后,‘安拉至大’我举意礼四拜,这是不正确的,因为举意在受禁之前。
要把大赞念出声,至少自己可以听到。必须念出声,但是有的人有时礼拜,旁边有知识讲座,他就大声道:‘安拉至大’,这是很少受注意的,你自己听到就可以了,但必须把受禁的大赞念出声。如果你举意跟随伊玛目礼三拜昏礼的主命,那你就要举意跟随。如果你是跟随者,你就提及跟随的举意;如果你是伊玛目,你就提及你是伊玛目的举意。

5-主命的确认:

一个人要礼晌礼,就举意礼圣行拜,当他礼到第三拜时,想着晡礼的邦克就要念了,就把它(圣行拜)转成主命拜,这是不可以的。因为他举意礼圣行拜,那就是圣行拜;如果他举意是主命拜,那就是主命拜。要必须确认拜功的类型,主命拜还是必须的拜功。学者们说:必须要确认主命拜和必须的拜功。主命拜是众所周知的,晨礼、晌礼、甫礼、昏礼、宵礼;必须的拜功是会礼、殡礼和奇数拜,这些拜功必须要确认。‘我举意礼会礼-开斋节的两拜’,副功拜不需要确认,一个人起来礼夜间拜,副功拜不需要确认,需要确认的是主命拜和必须的拜功。

6-在非副功拜中立站:

image
没有原因或充足的理由像有关节炎,是不可以坐着礼主命拜的。说我累了,我半夜两点钟才回到家坐着礼,这不可以。至于圣行拜,你可以坐着礼,主命拜不可以。
在非副功拜要立站,当然,立站是对健康的人而言,如果是生病了,或是健康出问题了,那就可以坐着礼。

7-在主命拜的前两拜和副功拜的每一拜要诵读《古兰经》,即使是一节经文:

在主命拜的前两拜和副功拜的每一拜要诵读《古兰经》,即使是一节经文。要是一个人礼晌礼的四拜圣行拜,那他在每一拜都必须在诵读《开端章》之后,诵读一个短的《古兰经》章节,或是三节经文;晡礼的四拜圣行拜,每一拜也必须诵读一些《古兰经》的节文,这的诵读是指一个人站着、单独的礼、嘴不动,这不是礼拜,你要诵读,最起码自己能听到,在主命拜的前两拜,即使是一节经文。
他们说:“艾力夫俩目米姆”,这节经文是不够的;“卡夫哈亚诶尼”,这是一节经文;“艾力夫俩目米姆然”,这是一节经文;“木的哈麦塔尼”,这是一节经文。有个伊玛目领间歇拜,他就读了“木的哈麦塔尼”,一个跟拜的人对他说:我的兄弟,你确实把拜领长了。他对他说:我就读了一节经文。他说:你读一个“木的哈麦”,不要读两个。
如果你就读“艾力夫俩目米姆”、“卡夫哈亚诶尼”-一节经文、“艾力夫俩米姆然”-一节经文、“木的哈麦塔尼”,礼拜是不可以的,必须两节经文,以表达完整的意义,清高的安拉说:

“你当诵读《古兰经》中简易的(文辞)。”

(披衣的人章 第20节)

8-在拜中以可以听到为标准而诵读:

必须在拜中以可以听到为标准而诵读,但是一部分学者说:这是允许的条件。为什么?因为跟拜的人不读,伊玛目的诵读就是跟拜者的诵读。另有个人,进到清真寺,看到伊玛目在鞠躬,于是就跟上了,念了受禁的大赞,鞠了躬,与他一起念了赞主清静词,他的一拜完美了,即使他什么都没念,即使他什么都没念,也没听,他的那一拜是正确的。所以他们说:诵读《古兰经》是条件;一部分学者说是允许的条件。因为你既没读又没听伊玛目诵读(他的诵读就相当于你的诵读),你的一拜就完成了。

9-为了拜功的成立而不要专门的诵读《古兰经》的一些经文:

image
为了拜功的成立而不要专门的诵读《古兰经》的一些经文,但是学者们说:背记全本的《古兰经》是大众主命,如果一部分人执行了,其余的人就脱去了责任。但是从中背记一篇是最低限度,背记《开端章》、《曙光章》、《世人章》、《时光章》、《多福章》、《大难章》及一些短的章节,这些章节是最低限度了,我们至尊至大的安拉给你上一课,有时《地主章》,有时《时光章》,有时《大难章》,有时《诽谤者章》,有时《火焰章》。我是主张所有的人最起码应该把第三十本背会,因为它是有关信仰至尊至大的安拉的,《古兰经》有个总结,它的总结就是第三十本。
谁读了《忠诚章》,那他确已读了三分之一的《古兰经》,谁把它读了三遍,那他就相当于读了整本《古兰经》。或许有人会说:你给我母亲封印一遍,这是给你的一百叙磅。他就对他说:好的。他就把《忠诚章》读了三遍,把一百叙磅拿上了。在这章谈论着安拉本身,谈论着他的创造,谈论着他的律法。当穆圣(原主福安之)说:《忠诚章》相当于三分之一的《古兰经》,那就是说它的三分之一谈论着安拉的美名,《忠诚章》即:“你说:他是安拉,是独一的主;安拉是万物所仰赖的;”,这并不是说你把它读上三遍就读了整本的《古兰经》,这是一种错误的理解。

10-跟拜者只听不读:

跟拜者只听不读,我们学的是哈乃菲学派,尊贵的穆圣(愿主福安之)有一次在拜中听到有一个人在他后面读《古兰经》。

“由艾布胡莱勒传来,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从一番在其中高声诵读的拜中结束,他说:‘你们中谁和我一起读了吗?’一个人说:‘安拉的使者啊!是的’,他说:‘我说:于《古兰经》,我不被争辩’,他(艾布胡莱勒)说,当人们听到那个,他们就不再在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高声诵读的拜中读了。”

(伊本•凯西尔由艾布胡莱勒传来)

即:会干扰,所以哈乃菲派主张:跟拜者应洗耳恭听,因为清高的安拉说:

“当别人诵读《古兰经》的时候,你们当侧耳细听,严守缄默,以便你们蒙受安拉的怜悯。”

(高处章 第204节)

如果他读的话,在哈乃菲派是禁止性的可憎,但是假若我们把这个内容稍微扩大一些,如果一个人在一座大清真寺礼拜,突然停电了,随之伊玛目的声音也听不到了,难道我们还对他说:你是哈乃菲学派的,你就这样站着不要动,也不要出声?不,我们应该对他说:你读吧!安照沙菲尔学派你必须读。但是他如果站在伊玛目后面,伊玛目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那还读吗?不,他们都是从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得出的,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有时读,有时不读,伊玛目沙菲尔是从使者(愿主福安之)得来的,所以说这些教派都是相辅相成的,而不是相斥的。伊玛目们的共识是绝对的证据,他们的分歧是宽大的仁慈。当一个人能听清伊玛目的声音,那他就听,这是沿承,沿承在教派中是可以的;捏造是不被接受的。我的兄弟,哪个教派主张女人的首饰不出天课?哪个教派主张三休为一休?伊本•太密烨。我跟随伊本•太密烨。学者们把钻教法的孔子称为捏造,那是想轻松;而沿承是可以的。一个男人,他的手摸到了他妻子的手,没有什么感觉(就像摸到了一块家具),如果他喜欢,那在哈乃菲派,他的小净没有坏,这没什么,他是沙菲尔派的,他的手摸到了他妻子的手,没有什么感觉(就像摸到了一块家具),如果他喜欢,就按哈乃菲派,他的小净没有坏,这没什么;如果他是哈乃菲派的,有什么发生了(性冲动或是快感),效仿伊玛目沙菲尔去洗个小净。部分学者主张:任何一件功修,要是与哪个教派吻合了,那不管知道不知道,这件功修是正确的。一个男人,他的手摸到他妻子的手,他没洗小净,他不知道自己是哈乃菲还是沙菲尔,他没洗小净,按照哈乃菲学派他是正确的,这就是对人们的宽大。所以说沿承是可以的,捏造是不被接受的。伊玛目们的共识是绝对的证据,他们的分歧是宽大的仁慈,不是相斥的,而是宽大和多样的。

伊玛目们的共识是绝对的证据,他们的分歧是宽大的仁慈:

赞主清静!四大伊玛目的分歧囊括了各种情况。哈乃菲的伊玛目艾布哈尼法(愿主喜悦之)曾生活在城市,于是他说:出天课用钱;伊玛目沙菲尔生活在埃及的农村,于是他说:出天课用实物。他俩都是对的,甚至有人说:要是伊玛目艾布哈尼法(愿主喜悦之)生活在伊玛目沙菲尔的生活环境,他的主张肯定会像伊玛目沙菲尔的主张一样;要是伊玛目沙菲尔生活在伊玛目艾布哈尼法的生活环境,那他的主张也会和他的一样。现在我们在城市,你对一个人说:我想把我的天课给你出成一袋麦子。那他怎么办?他需要运输工具,他在哪磨面?在哪做大饼?这是给他犯难。他要是给他两百叙磅,问题就解决了;而住在农村的人,磨坊是现成的,面包炉是现成的,你给他一袋麦子,他会对你说:比一千叙磅好。钱对他来说没价值,没人会卖给他什么,在农村,一袋麦子强于一千叙磅,所以各教派的主张不一样了。有时你看到一个行为不端正的人,他有一些贫穷的家人,此时,我们效仿伊玛目沙菲尔,给他把天课给成实物,白糖、大米、油,这就是天课。丈夫——一家之主整天东奔西走,他的孩子们贫穷受饿,如果他是个清廉明智的父亲,那钱就会解决他的很多问题,他孩子们节日的开销和学校的开销,用五百叙磅就会解决他的很多问题,你给他一袋米在他家会生虫,你给他五百叙磅对他更好,所以说教法的分歧是慈悯。
跟拜者不读,而是洗耳恭听,如果读了,那是禁止性的可憎。

11-鞠躬和叩头是在以他的体积大小的(铺单)上的,他的额头也在上面:

image
鞠躬和叩头是在以他的体积大小的(铺单)上的,他的额头也在上面,即使是在手上或是干净的衣服上。叩头必须是他的鼻子和额头着地,鼻子和额头,光鼻子不行,光额头也不行,光鼻子是不行的,只除非是有故。一个人,他的鼻子动了手术,他的鼻子上有纱布或是被拳击了,他的鼻子被打烂了,他有故了,那他可以光在额头着地是可以的。

12-不应把叩头的地方抬高而离落脚处超过半臂:

不应叩头的地方抬高而离落脚处超过半臂,坐在大殿里,大殿里有台阶,而他坐在平底,把头叩在台阶上是不可以的,叩头的地方和坐的地方必须是平行的。如果高出半臂,那叩头就不行,除非是清真寺非常拥挤,或是在朝觐期间,在极少的情况下,会把头叩在你前面的人的背上,这是不得已。

13-鞠躬提前于叩头,抬头起来坐直:

鞠躬提前于叩头,抬头起来坐直,必须叩头,起来后坐直,然后再叩头,随便抬起是不足够的,叩头起来坐正,然后再叩第二个头,大坐在最后,以念“台善胡德”的时间为最低限度,即是大坐必须在最后。
要清醒地完成它,知道礼拜的方式是它的条件,教授这些知识也是它的条件之一。

要素和条件:

我们提到的这些条件,其中是有要素的。

要素有四个:

1-立站:

2-诵经:

3-鞠躬:

4-叩头:

立站、诵经、鞠躬、叩头,有些人说是五个,立站、诵经、鞠躬、叩头及大坐

5-大坐:

image
大坐,这些是礼拜的要素,其余的都是条件。有些条件与拜功的成立与否有关,如面向天房和清洁,清洁身体、拜处和衣服,有些与它的持续有关。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受禁的大赞,伊玛目艾布哈尼法(愿主喜悦之)把它视作条件,而不是要素,可是其他的伊玛目把它视作要素,而不是条件。条件和要素之间有什么区别呢?条件是在整个拜功中持续的,所以清洁是持续的,假若小净坏了,礼拜就中断了;在礼拜期间面向天房,清洁拜处,清洁衣服和身体,遮盖羞体,这些都是条件,条件是在整个拜功中持续的,而要素会结束,从一个要素转到另一个要素。所以,如果我们说:受禁的大赞是条件,那就意味着提记至尊至大的安拉的伟大如同清洁身体、衣服、拜处和其余的条件。
谁要是说:大赞是以着完成它而结束的要素,那他是把它像鞠躬和叩头一样,当做了要素,所以大赞是要素,鞠躬是要素,叩头是要素,立站也是要素。

拜功的必定事项:

1-诵读《开端章》:

拜功的必定事项有十八个,第一个是:诵读《开端章》,对于放弃了必定事项的人,按照圣行他应该叩补错叩头吗?是的,如果他放弃了礼拜的一项必定事项,那他就应该补错叩头。那要是放弃了主命条件呢?要是放弃主命条件或是要素,那他就要重新礼,因为拜功坏了。放弃必定事项的拜功以补错叩头来弥补是成立的;但放弃主命、要素或是条件的拜功是不成立的。就像没有面向天房,拜功就坏了;没有从两故上清洁,没有遮蔽羞体,拜处不干净,时间没入,这些条件或要素如果没有,拜功就坏了。而必定事项没有完成,那拜功就需要修补,它的修补就是补错叩头。礼拜的必定事项有十八个,诵读《开端章》是由于穆圣(愿主福安之)的话:

“谁没有以《开端章》诵读,那他就没有礼拜。”

(由吴巴德•本•索米提传来)

穆圣(愿主福安之)的修辞就在“以”字,他没说“谁没有诵读《开端章》,那他就没有礼拜”,而是说:“谁没有以《开端章》诵读,那他就没有礼拜。”
就好像《古兰经》只能以《开端章》诵读,这个“以”是用于借助的,就是说你以着诵读《开端章》理解安拉的经典;你读《开端章》,你就会理解安拉的言词,你说:

“我们只崇拜你,只求你佑助,求你引导我们上正路,你所佑助者的路,不是受谴怒者的路,也不是迷误者的路。”

(开端章 第5-7节)

现在你就好像在听清高的安拉说:他引领你端庄的道路。

2-在每番拜的前两拜诵读短的章节或是三节经文:

第二个就是:在每番拜的前两拜诵读短的章节或是三节经文,这是第二个必定事项,在每番拜的前两拜诵读短的章节或是三节经文。

3-在奇数拜和副功拜的每一拜诵读短的章节或是三节经文:

第三个必定事项:在奇数拜和副功拜的每一拜诵读短的章节或是三节经文。主命拜只是前两拜诵读,如果是两拜的主命拜,像晨礼拜的两拜;如果是三拜的主命拜,就只是在前两拜;如果是四拜的主命拜,就只是在前两拜。在主命拜的前两拜诵读短的章节或是三节经文,在奇数拜和副功拜的每一拜诵读。

4-在主命拜的前两拜读两个章节:

第四个必定事项:在主命拜的前两拜读两个章节,在第三拜和第四拜不读,这只是与第一和第二拜相关的事情。

5-把《开端章》提前于其它章节:

把《开端章》提前于其它章节,这不需要怎样解释,没有一个穆斯林会对此产生异议。

6-叩头时额头和鼻子同时着地:

叩头时额头和鼻子同时着地,额头和鼻子一起是必定事项。如果一个人在叩头时光额头着地,或是鼻子着地,那他就得叩补错的叩头。

7-叩第二个头:

叩第二个头,就是说在每一拜,起来礼第二拜之前叩两个头,如果叩一个头,那就没有完成必定事项。

8-在礼拜中气定神宁:

在礼拜中气定神宁,气定神宁就是安宁,鞠躬时气定神宁,叩头时气定神宁;至于公鸡啄食(迅速),是与礼拜无干的。

9-中坐和念“台善胡德”:

中坐属于拜功的必定事项之一。

10-在中坐中念“台善胡德”:

在中坐中念“台善胡德”,是在《索嘿哈》中有的,即是:“所有的美好祝愿属于安拉”,这是大家都知道;在大坐中也念,“台善胡德”念两遍,一遍在中坐中,一遍在大坐中。

11-念完“台善胡德”之后毫不推迟地起来礼第三拜:

起来礼第三拜就是指:一个人要是中坐了,念了“台善胡德”,又念:“主啊!求你祝福我们的领袖-穆罕默德…你确是可赞的优美的”,这是两拜,还有第三拜,他站起来,但他确已把第三拜推迟将近可完成一个要素的时间,所以他必须叩补错叩头。如果他推迟第三拜的时间少于完成一个要素的时间,就像鞠躬和叩头,那他就不用补错叩头;如果他把第三拜推迟将近可完成一个要素的时间,那他就必须叩补错叩头。所以,念完“台善胡德”之后要毫不推迟地起来礼第三拜。

12-“安拉的平安”即可,无需“在你们上”:

“安拉的平安”即可,无需“在你们上”,“安拉的平安”是必定事项,“在你们上”是圣行。

13-奇数拜的嘟哇:

奇数拜的嘟哇:“主啊!我们求你援助,我们求你引领”。

14-确定开拜的大赞:

会礼的大赞是必定事项,礼拜者如果放弃了它,就必须叩补错叩头。确定开拜的大赞,并不单单会礼的大赞是必定事项,任何一番拜都需要大赞和鞠躬大赞(沙菲尔派),这是必定事项。

15-伊玛目在晨礼和昏礼及宵礼的前两拜高声诵读:

伊玛目在晨礼和昏礼及宵礼的前两拜高声诵读,即使是在还补的拜功中也一样,就是说:如果一个人还补拜功,那他就应该在前两拜、聚礼、会礼、莱麦丹月的奇数拜和间歇拜高声诵读,这些拜功都是要高声诵读的,晨礼、昏礼和宵礼的前两拜,即使是还补,聚礼、会礼、莱麦丹月的间歇拜和奇数拜。

16-晌礼、晡礼、昏礼的第三拜及宵礼的第三、四拜低声诵读:

晌礼、晡礼、昏礼的第三拜及宵礼的第三、四拜低声诵读,白天的副功拜也是低声;如果是个人礼,那他就像夜间礼副功拜的一样,自己选择。个人礼昏礼,或是宵礼,或是晨礼,那他可以高声诵读,也可以低声诵读;礼夜间拜可以高声诵读,也可低声诵读。白天的副功拜要低声诵读,谁要是在白天礼副功拜,那他就低声诵读;谁要是在晚上礼副功拜,那他可以高声诵读,也可以低声诵读;谁要是单独礼在其中高声诵读的拜,那他可以高声诵读,也可以低声诵读。这些就是拜功的必定事项。

礼拜中的圣行:

1-受禁时两手抬至与两耳同齐,妇女与两肩同齐:

受禁时两手抬至与两耳同齐,妇女与两肩同齐,以免露出她的胳膊。把指头伸开(不要捏紧,也不要伸太开),跟拜者的受禁与伊玛目的受禁要一致,跟拜者不可迟于伊玛目,要紧跟他,跟拜者对伊玛目的跟随是礼拜中的基本事项。男的把他的右手搭在左手放在肚脐下,放置的状态是:右手的手心放在左手的手背上,用(右手)大拇指和小指扣住(左手)手腕;女的把她的两手自然地放在胸部下面,即是正好在胸下,以免显出她的胸部,这是种礼节。然后赞颂,即是诵赞主词:“主啊!颂你清净,赞美你,你的尊名真吉庆,你的尊严真伟大,除你外,绝无应受崇拜的”;之后念求护词:“我求安拉从被驱逐的恶魔上护佑”,但是很多学者主张求护词要低念;“台思米”是每一拜的开始,即:“奉普慈特慈的安拉之尊名”,有些人主张低念,有些人主张高念。

2-求准承:

求准承,(阿米乃)“求准承”一词意为:养主啊!求你应答我们的祈祷。“求你引领我们端庄的道路,你所赐惠他们的道路,不是被恼怒者的道路,也不是迷误者的道路”,就这个祈祷。所以“求准承”一词即是“养主啊!求你应答”。但把它高声说出并不是礼拜的礼节,有时在集体拜,抬高声音,以致于过分。你们没有与聋子对话,而是在与知道你的秘密和公开的事的主宰对话,你的说话对象他知道偷眼之事及心中的隐私,他知道秘密隐微的事,即是你所保守的,故没有必要大声说“求你准承”,穆圣(愿主福安之)说:

“当伊玛目念道:‘不是被恼怒者的道路,也不是迷误者的道路’时,你们就说:‘求你准承’,谁的与天使们的话相一致,那他之前的罪恶都被恕饶了。”

(穆斯林、铁密基、奈萨伊、艾布达伍德、伊本•马吉、艾哈迈德、马力克、德拉密由艾布胡莱勒传来)

吉卜力勒(愿主平安之)在我读完《开端章》后给我口授了“主啊!求你准承”,他说:“它就像是经典的封印”,它不属于《古兰经》,但在口授期间他说:“求你准承”,即是“主啊!求你准承”,求准承是拜功的圣行之一,但是谁说“求准承”?伊玛目和跟拜者一起说,伊玛目必须自己单独默默地说“求你准承”,甚至有的人说:在拜外读《开端章》也应该念求准词。

3-感赞:

感赞,感赞是礼拜者鞠躬起来后念:“我们的养主啊!如同你的被造物之多的美好吉庆的赞美和感谢只属于你”,伊玛目和跟拜者都念这个是圣行,在伊玛目念完:“安拉确已听到赞美他的人了”念:“我们的养主啊!赞美和感谢只属于你”,这就是感赞,默念即可,就是不出声音,默默地念;默念“我们的养主啊!万赞只属于你”的感赞亦是圣行。

4-在受禁时站直:

在受禁时站直是圣行,即是在念受禁的大赞时站正。如果半弓着腰,那确已放弃了拜功的一件必定事项,站正是圣行,稍微弯着一点点还是可以的。

5-伊玛目高声念大赞至(跟拜者)听到,两脚间留四个指头宽的间隙:

image
伊玛目高声念大赞至(跟拜者)听到,即是在没有扩音设备的情况下,伊玛目必须放大声音让跟拜者听到,因为如果跟拜者没听到,那就有可能他以鞠躬了或是叩头了,而跟拜者还站着呢。所以伊玛目高声念大赞至(跟拜者)听到是圣行。两脚间留四个指头宽的间隙,即是在两脚间可以放下四个指头。把两只脚分开地远远的是违反圣行的,拼在一起也是违反圣行的。所以两脚间要留四个指头宽的间隙。

6-延长第一拜的诵读超过第二拜:

延长第一拜的诵读超过第二拜三分之二至三分之一。在晨礼和晌礼中延长诵读是圣行;在晡礼和宵礼适中;在昏礼简短。伊玛目(愿安拉通过我们回赐他)读两个短的章节,这是圣行。而在特殊情况下,你可以读你想读的任何一个章节。如果他是旅行者,那他在晌礼拜中读《忠诚章》是可以的。(鞠躬时)鞠躬的大赞、三遍清净词、两手抓着膝盖、手指分开-妇女不分开手指,就这样(自然垂至小腿),背伸直,头部和臀部在一条线上,头部、臀部和背部在一条线上,两小腿收紧,鞠躬起来站立要平稳,有人鞠躬起来后就直接(叩头),鞠躬起来后站稳,然后才叩头。至于叩头,先两膝盖着地,然后是两手,然后是脸,抬头时正好相反。

7-男子的肚腹不贴大腿,两肘不挨着两侧,两胳膊不着地:

男子的肚腹不贴大腿,两肘不挨着两侧,两胳膊不着地。两胳膊离开地面,两上臂不挨着两侧,肚腹不贴大腿,这是男子的姿势;而妇女正好相反,是拘谨的。男子垫着左脚,右脚这样竖着。

8-在念“台善胡德”时用食指示意:

用食指示意,这个指头它的名字叫赞主指,即是食指,在念“台善胡德”念到“我见证:万物非主,唯有安拉”时竖起它,在念完后放下。

9-在前两拜后诵读《开端章》:

在前两拜后诵读《开端章》。

10-在大坐时祝福穆圣并祈祷:

在大坐时祝福穆圣(愿主福安之),以类似《古兰经》和圣训的言词祈祷,而不是与人们的话类似的言词祈祷,就像你在礼拜结束时念:

“有人说:‘我们的主啊!求你在今世赏赐我们美好的(生活),在后世也赏赐我们美好的(生活),’”

(黄牛章 第201节)

是可以的,或者:

“我们的主啊!求你在清算之日饶恕我和我的双亲,以及信士们。”

(易卜拉欣章 第41节)

也是可以的。就像我们的领袖诚实者说的:“我确已亏折己身很多了,求你恕饶我,只有你才能恕饶罪恶”,也是 可以的,而你要是以一般人的话来祈祷,那礼拜就成可憎的了,就像“我的养主啊!把某某的女儿嫁给我”,都是不可以的,不可以在拜中用它祈祷。
先朝向有出色兰,然后是左边。这些是礼拜的圣行。穆斯林不应该放弃,只除非是由于疏忽。如果他因疏忽放弃了,是不需要叩补错叩头的。安拉至知。

拜功的礼节:

1-男子在大赞时把手从手袖中拿出:

拜功的礼节中有:男子在大赞时把手从手袖中伸出来,就是说一个人如果他的手袖长,那他应该按照圣行和礼节把他的两手从袖子里伸出来。

2-礼拜者立站时两眼看叩头处:

image
礼拜者立站时两眼看叩头处,他站立时看他的叩头处。有时一个人应该闭上他的双眼,但是在何时?当他进入像在“曼甾”的耗费两千三百万的清真寺,他进去里面礼拜看到这些豪华的装潢,那他在这种情况下一般是可以在拜中闭上眼睛的;如果他在房间里,他儿子在他面前动,他看着他儿子,还怎么谦恭?所以像在这种情况下,他也可以闭上眼睛。而要是没什么吸引他的眼球的,那他睁开眼睛看着叩头处,这是拜功的礼节之一。

3-在鞠躬时看脚面,站立时看叩头处:

image
在鞠躬时看脚面,站立时看叩头处。鞠躬时看脚面,叩头时看鼻落处,在间隙坐(两叩头之间)时看怀抱。

4-在出色兰时看肩膀:

image
在出色兰时看肩膀,有时在礼拜时,有的人他的右边有他的朋友,或是兄弟,或是他妻子,他就在说:“愿安拉的平安和仁慈在你们上”时看着在场的人,思考他们,研究他们,而他在出色兰,这是不允许的。所以在出色兰时看肩膀是拜功的礼节之一。而他要是在礼完前研究在房间里的是谁,那这不是拜功的礼节。这些是拜功的礼节。

5-抑制咳嗽,并在打呵欠时闭着嘴:

image
尽量抑制咳嗽。人会咳嗽,但是如果可以避免,从礼节上讲还是避免的好。有时在他的气管里面有痰,他可以继续礼拜,而不用力清嗓子把它咳出来。因为在礼拜期间清嗓子会打扰其他的礼拜者,或许会让人厌烦,所以他应尽量抑制咳嗽和清嗓子。在打呵欠时闭着嘴,有人问使者(愿主福安之)在打呵欠时用右手捂着还是用左手?这在圣训书籍中没有提及。当问及学者们时,他们说:穆圣(愿主福安之)一生中从未打过呵欠。他说:呵欠来自恶魔,喷嚏来自至仁主。呵欠是疲倦、烦闷、不在乎的说明,但是我们不对穆民们说:你们不要打哈欠,我们说:你们尽量避免。证据是你把嘴闭住,就是压下去。有时会感到嗓子有点抖,要打呵欠,但是他把嘴合拢,这既是礼节;而把嘴张的跟个洞似的,这不合适。

6-起来礼拜:

何时起来礼拜?宣礼员站起来,礼拜就成立了,你看到人们在他念到“安拉至大、安拉至大”时站起来;有的人在念到“我见证:穆罕默德是安拉的使者”时站起来;有的人在念到“快来成功”站起来,你就混乱了,按照礼数你应该在成拜者念到“快来成功”起来礼拜。伊玛目如果不在他原有的位置上,那他会在成拜者念到“拜功确已成立”时回到他的位置,这就是圣行。

对礼拜动作自始至终的一一实践:

现在我们研究对礼拜动作自始至终的一一实践:
首先:如果一个人要礼拜,当然我们现在要把拜功的必定事项、圣行、礼节贯穿在实践中。如果一个男的起来去礼拜,他先把他的两手从袖里伸出,然后抬至耳朵,然后不拉长声音地大赞——在宣礼中可以延长,而在大赞中是没有延长的,举意并大赞,专为清高安拉的任何念词都是可以的,就像“赞主清静”,在受禁后把右手搭在左手上放在肚脐下,在受禁后不耽搁地右手的大拇指和小指环扣在左手上,并念开拜词:“主啊!赞你清净,颂你超绝,你的尊名真吉庆,你的尊严真伟大,除你外,绝无应受崇拜的”,伊玛目和跟拜者都念开拜词,每个礼拜者都念,即使是在单独礼拜的时候;然后低声念求护词,在每一拜念“奉普慈特慈的安拉之尊名”,哈乃菲学派主张“台思米”在每番拜的《开端章》之前念,念完《开端章》后伊玛目和跟拜者低声地念求准词,即是“主啊!求你准承”(阿米乃),至于这震耳欲聋的声音(高声念求准词的声音)有违拜功的礼节的,现在我们希望每一位礼拜者用微小的声音念求准词,这才是圣行,才是礼节;然后念一个章节或是三节经文,之后大赞,并气定神宁地鞠躬念“赞我伟大的养主清净”三遍,头部和臀部直直的在一条线上,两手抓着两膝盖,手指分开,就这样至少念三遍“赞我伟大的养主清净”,然后念着“安拉确已听到赞美他的人,我们的养主啊!万赞归于你”气定神宁地抬头起身,不管是伊玛目,还是单独礼拜者,跟拜者念赞颂词即可;然后大赞着叩头,先膝盖着地,其次是两手,再是脸在两手间着地,用他的鼻子和额头气定神宁地叩头,并念三遍清净词,气定神宁即是不要像公鸡啄米似的鞠躬、叩头,至少念三遍“赞我的至尊养主清净”,肚腹不贴大腿,肚腹和大腿是分开的,两上臂和腋窝也是分开的,但要是人挤,那就要两肘挨着腋窝,可要是在房间没人和你挤,就可以把两臂分开,两手两脚的指头要朝向天方,妇女正好相反,要拘谨,不分开;然后大赞着抬头,(气定神宁地跪起,再大赞着和第一次一样地叩头),然后大赞着起立,用手拄地(弱者),不坐。第二拜和第一拜一样,只是没有赞词和求护词,“台思米”照念,第二拜没有赞词和求护词,“台思米”照念,抬两手不是圣行,抬手只是在每拜的开始和奇数拜祷词的大赞时,附加的大赞是在两会礼拜中和看到“克尔白”时,及在抚摸神石、站在索法和麦热哇、停留在阿热法和穆兹傣立法、扔第一个石头和中间的、拜后的大赞(三十三遍)时,这些情况在伊玛目艾布哈尼法抬手念大赞是圣行。
现在念大家都知道的“台善胡德”,在见证时用食指示意,就是在念到“万物非主,唯有安拉”时抬起它,念完后放下,在中坐时只念“台善胡德”,即是“优美的问候及祝愿属于安拉…”,中坐是“台善胡德”,大坐是“台善胡德”和易卜拉欣式祝词,在前两拜后的第三第四拜诵读《开端章》,然后坐下念“台善胡德”,然后祝福穆圣(愿主福安之),然后用类似《古兰经》及圣行的祷词祈祷:“我的养主啊!求你恕饶我和双亲,仁慈他俩,就像他俩在我小时候抚养我一样”,“我们的主啊!求你赐予我们今后两世的美好,并从火狱上拯救我们”,然后向左右两边出色兰,道:“愿安拉的平安和仁慈在你们上”,“愿安拉的平安和仁慈在你们上”,这就是在其中把礼拜的要素、必定事项、圣行、礼节贯穿起来的礼拜者的特点。

拜功中的可憎事项:

1-故意放弃礼拜的必定事项或圣行,就像玩弄衣服和身体,这会降低谦恭:

礼拜者有七十七件事对他是可憎的,首先是放弃礼拜的必定事项或圣行,就像因玩弄衣服和身体,这会降低谦恭,清高的安拉说:

“信士们确已成功了;他们在拜中是恭顺的,”

(众信士章 第1-2节)

2-提前伊玛目:

提前伊玛目,放弃了必定事项,那就要叩补错叩头,放弃圣行不需要叩。但是故意的放弃必定事项,然后补错叩头,或是故意放弃圣行是拜功中的可憎事项之一。

3-挪动石子:

挪动石子就是指在叩头时叩头处有石子会戳着他,他就把它移开,或转一下,或矫正,都是可憎的,但只一次是可以的。而要是从挪动石子弄出在他经常礼拜的一个方式,每当要叩头时,就在叩头处预备着,这是拜功中可憎的事项之一。就像我们之前说过的把玩衣服和身体的,当穆圣(愿主福安之)看到一个人把玩他的衣服和胡须,就说:“假若他的心谦恭了,他的四肢就会谦恭”。
穆圣(愿主福安之)就有关石子说道:

“由贾比尔•本•阿卜杜拉传述:我问穆圣(愿主福安之)有关摸石子的事,他说:‘就一次,如果你不去弄它,对你比一百峰黑瞳仁的骆驼还要好’。”

(艾哈迈德由贾比尔传来)

如果实在不得不把石子移开,或是转一下,或是矫正,那只可一次;因为你不弄它对你更好。

4-在拜中弄响指头:

在拜中弄响指头,有时在起立时就会把手指压在地上弄响它,这是拜功中可憎的事项之一,穆圣(愿主福安之)说:

“你在礼拜时不要弄响你的指头。”

(伊本•马佳由阿里传来)

5-十指交叉:

十指交叉也是穆圣(愿主福安之)禁止的,他说:

“由伊斯马义来•本•欧曼叶传述:我询问纳菲尔关于一个十指交叉礼拜的男子,他说:‘伊本•欧麦尔说:那是被恼怒的人的礼拜’。”

(艾布达伍德由伊斯马义来•本•欧曼叶传来)

6-叉着腰:

把手放在腰上,这也是拜功的可憎事项之一,因为其类似暴君。

7-脖子转过去观看:

脖子转过去观看是拜功的可憎事项之一。

8-转身观看:

当然面向天房是礼拜的条件之一,如果条件没达到,拜功就不成;而脖子转过去观看是拜功的可憎事项之一。

“由阿伊莎(愿主喜悦之)传述:‘我问穆圣(愿主福安之)有人在拜功中观看’,他说:‘那是偷窃,恶魔在你们的拜功中偷窃’。”

(铁密基由阿伊莎-愿主喜悦之)

“只要仆人在他的拜功中没去东张西望,至尊至大的安拉是面向他的;如果他东张西望,他就离开他。”

(奈萨伊由艾布赞尔传来)

清高伟大的安拉是面向仆人的;如果他东张西望,他就离开他。

9-在拜中吐痰:

如果你们谁去礼拜,就别在前面吐痰。这在礼拜殿是不可能的,但要是在露天下礼拜,那在拜中吐痰对礼拜者是可憎的。

10-蹲坐是可憎的:

蹲坐是可憎的,蹲坐即是坐在臀部上,这在拜中是可憎的,艾布胡莱勒(愿主喜悦之)说:

“穆圣(愿主福安之)禁止我像鸡啄食似的(鞠躬和叩头),像狗似的蹲坐,像狐狸似的偷看。”

(艾哈迈德由艾布胡莱勒传来)

蹲坐在拜中是可憎的。

11-两胳膊当铺垫:

两胳膊当铺垫是把两手和胳膊放在地上,这也是被禁止的,阿伊莎女士(愿主喜悦之)说:

“穆圣(愿主福安之)曾禁止像猛兽似的垫着两胳膊。”

(布哈里由阿伊莎传来)

12-卷袖子:

卷袖子这种行为并不礼貌,衬衫有扣子,他把第二个打开。

13-穿着裤子礼拜:

image
穿着裤子礼拜是可憎的,因为裤子把羞体的显现出来了,穆圣(愿主福安之)确已说:

“大腿是羞体。”

(铁密基由伊本•安巴斯传来)

裤子,特别是窄裤子,或许会把羞体显现出来。主麻天有个兄弟问我:“我礼拜叩头时,我前面的一个人,他的后面是敞开的。”
这裤子是专为男的站时穿的,要是在叩头时,裤子窄,他的臀部宽,他的后面就会暴露,看的人是被诅咒的,敞开他的背部的人也是受诅咒的。所以穿裤子礼拜是可憎的。如果有人做裤子,就做宽点;紧追时装的潮流,这是至尊至大的安拉所不喜悦的,穿着它礼拜是可憎的。如果一个人穿着外套在家里礼拜,外套更好;如果在主麻日穿这个去清真寺,这更好;穿着外套礼拜更好,外套需要裤子,否则一坐下,想换个姿势,他的羞体就会整个地露出。

14-无故地盘腿坐:

无故地盘腿坐即是小腿和大腿交叉着坐。

15-示意着回色兰:

示意着回色兰,这是可憎的。但有时事情非常紧急,有人说:如果礼拜者点头(像这样)回复重要的问题是可以的。即:他们有急事要出门,问他:你有家里的钥匙吗?他点头说:是的。法学家主张:为解决问题,这是可以的;给礼拜的人说色兰是可以,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从清高的安拉言词延伸出的:

“正当宰凯里雅站在内殿中祈祷的时候,天神喊叫他:‘安拉以叶哈雅向你报喜,他要证实从安拉发出的一句话,要长成尊贵的、克己的人,要变成一个善良的先知。’”

(仪姆兰家属章 第39节)

当然事情是非常紧急的,问题是非常重要的,才可以回答。这是法学家默许的。至于示意着回色兰是不可以的。

16-盘头:

盘头即是把头发盘在后脑勺,由阿伊莎(愿主喜悦之)传述:

“穆圣(愿主福安之)经过一个盘着头礼拜的人,就对他说:把你的头发解开,让它和你一起叩头。”

(伊本•艾比筛巴由阿伊莎传来)

17-裹头:

把头用包头巾整个地包起来,这是可憎的。缠头巾时中间露着,即是不带帽子(礼拜帽)的缠头巾。

18-包边:

包边即是把衣服掀起来抓在手里,这在拜中也是可憎的,穆圣(愿主福安之)说:

“我受命在七个骨头上叩头,不包边,不缠绕。”

(布哈里由伊本•安巴斯传来)

19-披衣服:

披衣服是可憎的,披衣服即是不套袖子地把衣服搭在肩上,这是种傲慢,也是拜功的可憎事项之一,那是因故傲慢和蔑视。

20-拜中遮住口鼻:

拜中遮住口鼻是可憎的,微笑也是拜功的可憎事项之一。

21-卷在衣服里:

摺衣服,如果衣服前面是缝起来的,人摺在里面,两手根本就不出来,看起来像个圆筒,这在拜中是可憎的。

22-两手的动作是内在的,而不是外在的:

两手的动作不可以是内在的,应是外在的。

23-不在站立时诵读:

不在站立时诵读,就像:他读着“你说:他是安拉,是独一的主,”就鞠躬了,读到“他没有生产,也没有被生产”时鞠着躬,这就是说他不在站立时诵读了,他应该在站立时诵读,而不是在鞠躬时。

24-延长副功拜的第一拜:

延长副功拜的第一拜,副功拜的两拜是差不多长的;在主命拜中第一拜比第二拜长是可佳的,所以你要是把第二拜礼的比第一拜长,这是拜功的可憎事项之一。

25-在一拜中重复每个章节:

即是读了《忠诚章》,然后再重复一遍,这是可憎的。

26-倒着诵读:

读了《忠诚章》,然后读《火焰章》;应该是先念《火焰章》,然后是《忠诚章》。

27-用一个章节把在两拜中读的两个章节隔开:

用一个章节把在两拜中读的两个章节隔开,如果是读一些选的节文,那就另当别论;但如果是读两个短的章节,那就必须是两个相连的。用一个章节把它俩分开是可憎的。

28-闻香味:

要是在自由时间,有人在他礼拜时,在他的肩膀上给他抹了香水,而他去闻。

29-往衣服上加香料:

往衣服上加香料也是可憎的。

30-手指或脚趾转离朝向:

手指或脚趾转离朝向,即是手指和脚趾必须朝向天房,要是转移了,那这就是拜功中的可憎事项之一。

31-在鞠躬时不把手放在膝盖上:

鞠躬下去,手是自然放下的,这也是拜功的可憎事项之一。

32-闭着眼睛:

在极少数的情况下,如一个人要是进到一座非常豪华的清真寺礼拜,这眼前的浮华会干扰他的拜功,类似这样的极少情况是可以闭着眼睛的。而从根本上讲你是要看着你的叩头处的,所以说闭眼睛是拜功的可憎事项之一,穆圣(愿主福安之)说:

“你们中谁要是在礼拜,就不要闭着眼睛。”

(托博拉尼由伊本•安巴斯传来)

33-不要看着上面:

在礼拜期间不要看着上面。

34-伸懒腰:

即是伸展肢体得以休息,在立站时伸懒腰。

35-少量的工作:

扣衬衣的纽扣,调时间,或是一滴令他难受的水,他要是把它拭去也无妨;而要是没有什么原因,那就没必要去弄。

36-嘴里放东西妨碍正常的诵读:

即是嘴里有东西,留着个豆,诵读时会动,就影响了诵读,这是可憎的。

37-叩在缠头布的边上:

当然,要是额头没有着地,那就没完成拜功的必定事项;但要是缠头布的一部分着地,就成可憎的了。所以最好把它拉高一点,以便额头整个地叩在地面上。

38-向肖像叩头:

当然,法学家们主张没有人头的及非常小的画像没事;但你前面要是有完整的人或动物的大画像,那你在有类似这种画像的布料上叩头是可憎的。

39-无故地只以额头叩头:

手着地,鼻子不着地,这是拜功的可憎事项之一。

40-在路上、洗手间及出口处礼拜:

在道路上礼拜是可憎的。

41-在洗手间礼拜:

在洗手间,有时你会在清真寺发现小净房、卫生间、便池、席子,就在那礼拜,你最好还是在大殿礼,更干净、更舒服、更美好。

42-在出口处礼拜:

在出口处礼拜也是可憎的。

43-在坟上礼拜:

在坟上礼拜也是可憎的。

44-在未得主人许可的地方礼拜:

在未得主人许可的地方礼拜也是可憎的。

45-临近污秽、两事冲突:

在临近污秽、两事冲突(礼拜时会心系它事)、憋屁着礼拜是可憎的。

46-穿破衣服礼拜:

image
穿着破衣服礼拜,衣服上满是油渍,双手污黑,这是禁止的。
据传:我们的领袖欧麦尔(愿主喜悦之)看到一个人就这副穿着,对他说:“你看:要是我把你派到一些人跟前,你会穿你这套衣服吗?”他说:“不”,欧麦尔说:“清高的安拉更值得你为他打扮”。
但是有人问我,他是对的,如果他是个铁匠,穿着工作服,自己礼拜,这是无妨的;但是,如果穿着这身衣服去清真寺,那就会伤害到穆斯林大众;可要是我们对他说:“每番拜你进去用热水洗,穿着干净的衣服,然后再去工作”,这就会对他造成犯难,他办不到,我不认为非要这样不可,但他如果在工作结束后洗个澡,穿上干净的衣服礼拜,那就最好了。

47-光着头礼拜:

光着头礼拜也是可憎的,意思是要戴着帽子礼。

48-馋口的食物到来时礼拜:

喜爱的食物在,而且还是很少做的,宵礼念了,食物会干扰他礼拜,就让他先吃。

49-心有牵挂:

信到了,你就先打开,再礼拜;买了台机器,把它打开试试,再礼拜;有时有些事让人牵挂,电话来了,你看他们说些什么?你就先了解,再礼拜;谁归真了吗?发生什么事了?所有让人牵挂的事物都会影响礼拜。

50-用手数经文和赞颂词:

有的赞颂词要数十一遍,有的人说:“赞主清静”、“万赞归于安拉”用手指数,在拜中数经文是可憎的。

51-伊玛目站在壁龛里:

伊玛目必须站在壁龛外,壁龛只是叩头的,如果伊玛目整个人在壁龛里,那这也是可憎的。

52-站在有空位的班次后:

image
你在第二排礼拜,而第一排有空的位置,你应该先把第一排补满。

53-穿着有画像的衣服:

有些中国的衣服上有孔雀。

54-头上、或后面、或前面、或侧面有画像:

头上、或后面、或前面、或侧面有画像,除非是小,或是没有头,或是非动物的。

55-前面有火炉:

现在他们在前面放个烤炉,就算作是拜火;你不可以在你前面放一个炽热的火炉礼拜,尊贵的穆圣(愿主福安之)禁止在火炉或有碳的炉子前礼拜。

56-在睡着的人前礼拜:

在睡觉的民众前礼拜是不可以的,睡着的人就跟死人似的,有可能在睡觉期间暴露他的羞体;如果女儿睡着客厅,他就不应该在她后面礼拜,或许她的羞体会暴露;你不可以在睡着的人前面礼拜,或许他会出声、放屁,说点什么,甚至会大笑,这些都是禁止的,你不要在睡着的人前面礼拜,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

57-用土抹额头:

用土抹额头是可憎的。

58-专读某个章节:

只有在两种情况下专读某个章节:如果只会背它,或是效仿穆圣(愿主福安之),像尊贵的穆圣(愿主福安之)在主麻日读《叩头章》、《人章》、《至尊章》。至于你读某一章节,而你会背更多的,那这在拜中是可憎的。

59-在有可能会有人能经过的地方不放遮挡物:

如果站在一个地方,而这个地方有可能会有人从前面经过,那就必须在前面安放遮挡物。
这些是拜功的可憎事项。我们祈求清高伟大的安拉使它成为有益的知识,使我们在主命拜和副功拜中以它为指导。

对礼拜者而言不是可憎的事项:

1-因一般原因而系紧腰带:

有些事,礼拜者要是干了,并不是可憎的。就像因一般原因而系紧腰带,如果一个人在朝觐,在这个腰带里装着钱;或是御寒的健康腰带;或是完美衣服的腰带,礼拜者把它系紧并不是可憎的。

2-佩剑:

佩剑及类似于它的也不是可憎的。

3-面向《古兰经》:

面向《古兰经》也不是可憎的,假如他前面有《古兰经》,他在它后面礼拜,是没什么的。

4-在剑前面,或是坐着谈话的人背后礼拜:

剑要是挂在墙上,在剑前面,或是坐着谈话的人背后礼拜(你在清真寺礼拜,你前面有个人坐着,只要他的背对着你,那他就是你的遮挡物),或是这挺好的(不是可憎的)。

5-在蜡烛或是灯的前面礼拜:

蜡烛或是灯在你前面照着,是没什么的。

6-在有被踩的画像的单子上叩头:

在有画像的单子上叩头,而这些在单子上的画像是被踩在上面的,那它对你来说很不起眼,那就没什么。

7-在礼拜期间因怕蛇或蝎子的伤害而杀了它俩:

在礼拜期间因怕蛇或蝎子的伤害而杀了它俩(不是可憎的)。

8-在鞠躬时抖一下衣服,以免贴在身上:

在鞠躬时抖一下衣服,以免贴在身上是可以的。要是一个人穿着薄衣服,起来就贴在他的背上,形象非常不雅,这衣服把他的羞体整个暴露了,所以他应该在站立时抖一下衣服,在鞠躬时抖一下衣服,以免贴在身上是可以的。

9-抹去额头上的土:

如果一个人在土上礼拜,他的额头上沾上了土,他把它抹去是没什么的。当然,如果土留着会难受和影响。

10-用余光看而不转头:

用余光看没什么,即是斜着眼看,就像他儿子在右边,那有炉子,他不转头地看无妨。

11-在床垫、毛毯、毡上礼拜,最好还是在地上礼拜:

在床垫、毛毯、毡上礼拜无妨,但最好还是在地上或从土里生长出来的上面礼拜。床垫、毛毯、毡都必须是不太厚的,可以感到大地的硬度的;如果是厚的把手放上,就会陷下去,那这就不可以在它上面礼拜了;但是两厘米厚的海绵垫子(有时在夏天家里没拜毡,鞠躬、叩头时感不到大地的硬度)没什么大碍,安拉是不需要我们自虐的。

12-副功拜的两拜中重复某个章节:

副功拜的两拜中重复某个章节是无妨的,在副功拜的每一拜你重复它是可以的。这些事,礼拜者要是干了,清高伟大的安拉一般不会清算他的。

必须中断拜功或推迟它的事项:

必须中断拜功的事项是非常精细的。有些无知的人,我有个亲戚,他的妻子难产,去到医院,医生不在,就给她打电话说明了情况非常危险,她就说:我洗完小净,礼完拜就来。这位医生不明白,她应该放弃拜功,接完生再礼,即使错过了时间。

1-哀痛者向礼拜者求助:

他必须,而不是可以(必须和可以之间是有区别的),他必须中断拜功响应哀痛者的求助,一个人遭遇危险,快要不行了,向谦恭礼拜的人求助,这人的谦恭,为什么给你创造了生命?为了美好的工作,教律命令你中断拜功,即使是主命拜。
求助是哀痛者向礼拜者求助,例如:一个人受人欺压,这个礼拜者可以让他摆脱这个压迫者,那他就应该中断他的拜功;或者有人掉河里了,几乎要淹死,你在河边礼拜,他掉河里向你求救,你马上中断礼拜;或者是受动物侵袭,要是有个小孩在公园,恶犬攻击他,他尖叫,你就中断拜功去救小孩。
有一点非常微妙,这个人要是求救于礼拜者,或是其他人,只要礼拜的人听到了,就应该中断拜功,以免万一这个被求助者没听到,这是对这个题目的一点补充。

只有在紧急情况下才可中断拜功:

礼拜者在双亲呼唤他时不应中断拜功,这有个非常精细的内容,我将为大家分析。不应该因双亲并非求助的呼唤而中断拜功,母亲在另一个房间,你正在礼拜,“赛义德——”你在礼主命拜,不应因双亲中任何一个的呼唤而中断拜功,因为只有在紧急情况下才可中断拜功。
这是在主命拜中,如果是在副功拜中,就另当别论了。如果你在礼主命拜,就不应因双亲中任何一个的呼唤而中断拜功;但要是在副功拜中,如果他们俩其中一个知道你在礼拜时召唤你,他知道你正礼着拜,就没必要应答他了;如果他不知道你在礼副功拜,召唤你,法学家们主张你可以为响应你的双亲而中断拜功,父亲对儿子的权力是多么的大啊!

2-为价值一迪尔汉姆(银币)的东西被偷是可以中断拜功的:

可以因被偷盗而中断拜功,即使是在主命拜中。比如你在商店的一个角落里礼拜,没人看到你,有个人经过,把东西拿了,你即使是在主命拜中,也应该中断拜功去阻止这个小偷。事实上这个内容是很微妙的,或许有人会说:不值钱。问题不在这东西值不值钱,而是所偷的钱是因没有保管好而被偷,那么钱主是有罪的,因为他导致了一个人干偷盗的勾当。有时一个人以为他什么都没干,他只是把钱放在一个地方,在工厂,这个被偷的人是要被清算的,因为他帮小偷偷盗了,所以钱主是有罪的。钱主把钱放在一个不安全的地方,这钱被偷,他是有罪的,因为他是导致这罪恶的起因。有时有些售货员并不可靠,所以如果不斟酌是干罪,因为他是令售货员吃非法钱财的原因。
为价值一迪尔汉姆(银币)的东西被偷是可以中断拜功的,问题不在于迪尔汉姆,而是人不应该成为偷盗的原因,即使是一迪尔汉姆,它也是钱,穆圣(愿主福安之)确已说:

“为你的财产而战,直至要么成为了后世烈士的一员,要么维护了你的财产。”

(艾哈迈德自噶布斯•本•穆哈立格自他父亲传来)

3-妇女如果担心食物坏掉,或担心她的孩子,是可以中断拜功的:

image
现在最低限度是:假若锅里煮着八公斤牛奶,他们晚上要熬夜,礼拜者闻到味道,牛奶溢出来了,那她可以为了挽救这份钱而中断拜功,如果她对她丈夫说:“牛奶溢出来了,再买一份”。她丈夫或许不会包含,“我当时在礼拜”,会说些难听的话,所以妇女可以因担心食物坏掉而中断拜功;或是担心她的孩子,她孩子在一个有刀,或是火炉,或是电风扇的房间,他会把手放在上面,那母亲中断拜功是无妨的。

4-为阻止偷盗而中断拜功:

有另外一种情况,也是保护钱财的,你在商店里礼拜,你对面的商店不是你的,有个人进去像是要从这个商店偷东西,你必须中断拜功阻止这偷盗,这就是教律的断法。

5-由于害怕狼或其它的而中断拜功:

image
由于害怕狼或其它的而中断拜功是可以的。一个人-农民在野外礼拜,有个狼或是狗的影子,礼拜就结束了,结束是什么意思?由于害怕受到干扰,没继续下去,毒蛇,或是狼,或是敌人,如果你感到担心和害怕,可以中断拜功。

6-为了从危险上拯救盲人必须中断拜功:

你在礼拜,有个盲人,他没注意到他前面有个坑,你就理所当然的应该中断拜功救这个盲人;或是走在房顶上,或是楼梯上,没有防护栏,你就应该中断拜功去救他。
由于害怕狼或其它的而中断拜功可以中断拜功。

7-接生婆担心委托她的妇女生产时:

现在是接生婆,如果担心委托她的妇女生产,她对她说:我要礼晡礼。在她礼拜期间生产了,这个妇女跟前谁都没有,胎儿几乎要出来了,接生婆就应该中断她的拜功,最好为此而先不礼,推迟到接完生后礼。

8-旅行者如果害怕:

现在旅行者,如果害怕,他可以推迟定时的拜功,他走在旷野担心害怕;同样的,正在打仗的战士如果担心有伏兵,或是地雷,或是被敌人看到,是可以推迟定时的拜功的。

9-因故推迟还补拜功:

因故推迟还补拜功是可以的,必须在想起时礼,但如果有非常紧急的事,可以推迟还补。
至于故意,或是懒惰撇拜,就要严惩至流血,还要关起来;由于懒惰撇斋者也是一样的。
如果因为轻视、否认、不相信而撇弃拜功或斋戒,那就是否认(不信仰——如果以前没有归信),如果以前归信了,那就是判教。你们看看中断拜功在教律中的细微,伊斯兰教律囊括各种情况。一个人要是与至尊至大的安拉建立了关系,那就会在精神境界的高端,是个有人性的人,所以功修就会为人道服务,为高尚服务,为崇高的理想服务。

还补失去的拜功:

还补失去的拜功,还补的字面意义为:判决,而它的教律意义为:以类似的脱去义务,即是你没有完成的主命拜,在你想起时还补它。所以功修分为完成性的和还补性的。你在莱麦丹月封斋,你干的是完成性的功修;你要是生病了,或是旅行了,就在其它时候封了所缺的斋,那你干的是还补性的功修。你要么按时完成功修,要么因故而在其它时候还补它。
在失去的(拜功)和定时的(拜功)间,及失去的(一些拜功)间应该按顺序来,即是你没礼晌礼,晡礼念了,那你就应该按顺序礼失去的(拜功)和定时的(拜功),也就是说你先礼晌礼,再礼晡礼;在失去的(一些拜功)间,即是由于一些特殊原因,好几番拜你都没礼,你就按照它的时间顺序还补失去的拜功,按顺序:晌礼、晡礼、昏礼、宵礼,不可以因宵礼刚念而先礼,然后礼昏礼,再是晡礼,应该是按照它们的排列顺序礼。

脱去按顺序(还补)的条件:

但什么时候脱去按顺序排列?在三种情况下,在可佳的时间紧张时,即是太阳黄了,时间不够还补晌礼,这是晡礼的时间,那就应该先礼晡礼,因为晡礼的时间有可佳的时间段和可憎的时间段,如果很快就要入可憎的时间段,这一小段时间是不够你先还补晌礼,再礼晡礼的,你应该先礼晡礼,学者们说了句绝妙的话:为追求已失去的而失去存在的是不明智的。现在你有时间礼晡礼,你为了失去的拜功失去了可佳的时机,可佳的时机到了就会结束,进入了可憎的时间段,所以说“为追求已失去的而失去存在的是不明智的”,谁睡觉错过了礼拜,然后忘记了,而在和伊玛目礼拜时想起来了,那就让他完成他正在礼的拜功,再还补他所想起来的。
第一个脱去按顺序排列的原因是可佳的时间紧张,会进入可憎的时间段,所以就先礼定时的拜功,再礼失去的拜功。
忘记,假若你没礼晌礼,而且忘记了没礼,就礼了晡礼,故你没有按照顺序来,但是晡礼是成立的,因为你忘记了你所失去的拜。所以忘记失去的拜会脱去了按顺序礼失去的(拜功)和定时的(拜功)的义务。至于时间紧张的考虑是在开始时,而不是在结束时,所以你要在礼晡礼时要算好,可能等礼完晡礼就没时间了。你必须得照顾到,如果礼了晌礼,可憎的时间段进入了,所以这问题在于礼拜结束时,而不是开始时。

脱去按顺序礼失去的(拜功)和定时的(拜功)的条件:

但是学者们说:“如果还补了六番至六番以上的拜功,就不需要照顾这顺序了”,这是有点好处的,即是对严酷的事,就像外科手术、(严重)烧伤,及人所不能承受的,就会失去很多拜功,所以只有当这些拜功少于六番时,才会顾及到与定时的拜功的排列;如果超过了六番,那就不需要顾及按顺序礼失去的(拜功)和定时的(拜功)了。但是有一点非常奇怪,人会忘记他礼拜了还是没礼。“我的民众的失误和忘记不计为过”,但是忘记礼拜了还是没礼,这是个危险的信号,说明礼拜对他什么都不是。记不清你礼了还是没礼,这是忘记,你不会因此受清算,但是它说明这一点,说明礼拜只是你生命的边角,而不是主轴。诚实的信士等着礼拜,当宣礼员召唤时就响应召唤,“快来礼拜!快来成功!”,诚实的信士的特点中有:他不会错过拜功,不会忘记它,但是如果忘记了,那这就是判例。

赶主命拜:

赶主命拜,如果礼拜者单独礼拜,集体拜成立了,就是说伊玛目念了受禁的大赞,那这个礼拜者,如果他还没有叩头,就中断拜功跟随伊玛目。
如果他礼两拜,第一拜的头已经叩了,那就把第二拜也礼了;如果还没叩,那就站着出两个色兰,放弃单独的礼拜,跟随集体;如果是在非四拜的拜功中叩头了,那就把第二拜礼了;如果是在四拜的拜功中叩头了,那就礼第二拜(即是礼两拜完成两拜;如果是在四拜的拜功中,就只礼两拜,然后追随伊玛目)。集体拜如殡礼拜一样,如果礼了三拜,他在第三拜集体拜成立了,即使他礼的是四拜的副功拜,在第三拜主命拜成立了,他把第四拜礼完再跟随伊玛目,但只有两番拜功除外,晡礼和晨礼,因为主命之后无副功。如果他在晨礼和晡礼的主命拜礼完后礼副功拜,他没有追随穆圣(愿主福安之)。

为与伊玛目一起礼主命拜而赶拜之人应做的:

如果是主麻的圣行拜,演讲师已经出来了,他该怎么办?他应该中断拜功,因为一旦演讲师站在讲台上,就没有拜功,没有私语。如果在晌礼的圣行拜中,主命拜成立了,那他就在前两拜后出色兰;主麻的圣行拜也是一样,礼了一拜,就完成第二拜;如果是之前的四拜圣行拜,就只礼两拜,来听演讲。如果在晌礼时你进入了清真寺,看到伊玛目正在抬手入拜,念受禁的大赞,而你还没礼圣行拜,你该怎么办?你跟随他,放弃圣行拜,但是穆圣(愿主福安之)在退后的圣行拜之后礼提前的圣行拜。即是如果你进入清真寺看到伊玛目正在抬手入拜,念受禁的大赞,你就跟随他,放弃提前的圣行拜,而当你礼完主命拜和退后的圣行拜时,你不必还补提前的圣行拜。但是你如果去清真寺礼晨礼,一般晨礼拜的伊玛目会延长诵读,因为穆圣(愿主福安之)说:

“晨礼的两拜强于今世及其中的一切。”

(铁密基由阿伊莎传来)

因为晨礼的两拜是最肯定的圣行拜,所以你要是确信能赶上和伊玛目一起礼,你就最好先礼两拜圣行拜,或许他在拜中念两页,或是更多,因此你可以在主命拜前简短的礼两拜(圣行拜),如果你确信能在第一拜赶上伊玛目;你要是认为赶不上,就放弃圣行拜,跟随伊玛目,因为集体拜强于赶圣行拜后才单独礼主命拜。
如果你进到清真寺,看见伊玛目剩一节经文就要鞠躬了,而你还没礼圣行拜,你和他一起礼了主命拜,那就要问:晨礼的圣行拜要还补吗?答案是:是的,但不是在日升前,及日偏离正中时,而是在日出与晌礼之间的这段时间,如果你失去了晨礼的两拜圣行拜就在期间还补,这是你赶上了伊玛目,而失去了两拜圣行拜。
谁要是在伊玛目鞠躬时赶上他,大赞、立站时他就鞠躬起来了,那这一拜你失去了;如果你赶上了鞠躬,即使是一个“清净词”那你也赶上了这拜。

听到邦克后离开清真寺是可憎的,只除非是在极特殊的情况下:

听到邦克后离开清真寺是可憎的,只除非是在极特殊的情况下。即是如果有两座清真寺,我们假设是“哈吉碧叶”清真寺和“纳布鲁斯”清真寺,有一个听讲座的人,正好讲座在昏礼和宵礼之间,而他是“哈吉碧叶”清真寺的宣礼员,或是他在那有课,或是他要在那领拜,这座清真寺的宣礼员念道:“安拉至大”,在这种特殊情况下,他从清真寺出来赶那边的集体拜,或者是宣礼,或是类似的,因为他从一个清真寺到了一个清真寺,从一个集体到了一个集体,所以并不是可憎的。任何人都不应该对一个听到邦克后离开清真寺的人歹猜,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去另一座清真寺?这个歹猜人的人是个坏人,谁歹猜他的兄弟,那他就好像歹猜他的养主。有时他从一座清真寺出来去另一座有课的清真寺,他在这清真寺是领拜的伊玛目。除你去到另外一座清真寺,是不允许你在清真寺听到邦克后离开它。但是我们如果假设(这特殊情况),一个人在念晡礼时不得不离开清真寺,而且这座清真寺一般在(邦克)后半小时立拜,这个人他可以礼圣行拜和单独的主命拜,由于要事出清真寺,在医院有个病人,他有重要的约会,他没有在听到邦克时出去,而是在听到邦克时礼了主命,才从清真寺出去的,这无妨。
离开念邦克的清真寺是可憎的,直到礼了拜,或是有其他的团体。如果他单独礼了后再出去,这不是可憎的。而他在集体拜成立后起来要出去,集体拜已经成立了,昏礼的集体拜和邦克之间有五分钟,就是宣礼员从宣礼塔下来到大殿拜功就成立,宣礼之后马上就成立的昏礼,或是宵礼,都应该和伊玛目一起礼。至于穆圣(愿主福安之)所推迟礼的那些拜,即是尊贵的穆圣(愿主福安之)曾推迟礼晨礼直到面目清晰,礼拜者们不需要灯就能看清对方,他们估计这段时间差不多是宣礼后半小时,伊玛目沙菲尔选择在天还蒙蒙亮时礼拜。总之,如果你在清真寺,礼拜礼的迟的多,就是说一位兄弟,他在清真寺,他要旅行,或是要早早去上班,去到清真寺,发现离成拜还有半小时,他可以礼了走;而昏礼和宵礼,只要是在宣礼后直接成立,他离开这座清真寺是可憎的,除非是和伊玛目礼集体拜。

在清真里避免喧嚣和吵闹:

这联系着赶主命拜的,有些我疏漏了没告诉你们的,就是一个人当他进到清真寺看到伊玛目鞠着躬,他不可以在清真寺跑,弄出嘈杂声,在大殿用粗暴的动作干扰礼拜者们,或许会激起所有礼拜者的怒火,你看发生什么了?有人摔到了吗?穆圣(愿主福安之)看到一个人在大殿里跑,弄出了嘈杂声:

“由艾布白克尔传来,他在穆圣(愿主福安之)鞠躬时赶到,在还没到班次就鞠躬了,于是就被告知了穆圣(愿主福安之),他说:‘愿安拉增加你渴求,你不要再重蹈覆辙’。”

(奈萨伊由艾布白克尔传来)

那是温和的极致,甚至社会学家们说:“如果你要批评和你工作的其他人,你应该先夸赞他的优点,然后再批评,互相抵消,批评的严厉就会对他减轻”,尊贵的穆圣(愿主福安之)对这个人说:“愿安拉增加你渴求”,夸赞了他的渴求,但在清真寺奔跑是不允许的,“你不要再重蹈覆辙”。

在家里完成圣行拜是可佳之事:

在家礼晨礼的圣行拜是可佳的,在我的这本书里就是这样解释的,就是你在家听到晨礼的邦克起床,礼两拜圣行拜,然后去清真寺礼两拜庆贺清真寺的拜,然后礼主命拜。在家礼圣行拜,在清真寺礼主命拜,因为尊贵的穆圣(愿主福安之)有一次说:

“你们不要把我的坟当成节日,不要把你们的家弄成坟,你们不管在哪,都要祝福我,你们的祝福确是会达到我的。”

(穆斯林由艾布胡莱勒传来)

如果是睡觉的,或是吃饭的房间,你应该在这个房间礼拜。退后的圣行拜在家礼。主麻天礼完主命拜,可以回到家礼退后的圣行拜;宵礼的主命拜在清真寺礼,奇数拜推迟到睡觉前礼。有些人喜欢在睡前礼奇数拜,把宵礼按时礼了,奇数拜推到睡前礼,带着小净睡觉是可佳的。

礼副功拜的人不给礼主命拜的人领拜,而是和他一起礼:

比如你在清真寺就把晌礼礼了,你被邀请在两点钟吃午饭,那有一伙人还没礼拜,就在这个家成立了集体拜,你已经礼了主命拜,你想和他们一起礼,给他们领拜,这拜功对你而言是副功拜,你礼了晌礼的主命拜,才去的这家,你是不可以为他们的伊玛目的,因为礼副功拜的不给礼主命拜的领拜,而是和他一起礼。
有些学者试图引申出提前和退后的圣行拜的哲理,当一个人坚守了它俩,就会切断恶魔对禁止他礼拜的奢望如果一个人能坚守圣行,那他就更会坚守主命;恶魔要是看到一个人疏忽圣行,就会奢望唆使他疏忽主命。“在他上没有成为定制的事物上,都没有顺从我的人,怎会在他上已成为定制的事物上顺从我。”
有时人进到清真寺看到伊玛目已经鞠躬了,并念了:“安拉确已听到赞美他的人”,他就说:“我干嘛和他们一起叩头,一拜已经没了”,要说这是可憎的。如果你看到伊玛目已经叩头了,你就和他一起叩头,他说:我省下第一拜的叩头,再立站。不是这样的,如果你进入清真寺看到伊玛目叩着头,你就念受禁的大赞,并叩头,这是圣行。

穆圣(愿主福安之)鼓励我们在家里完成圣行拜:

最后一点是穆圣(愿主福安之)说: image

“除了主命拜,一个人在家里的拜功强于在我的这座清真寺的拜功。”

(一致认同,由宰德•本•萨比缇传来)

这话真不可理喻,就好像穆圣(愿主福安之)鼓励我们在家里完成圣行,在你妻子面前礼圣行拜,回到家礼奇数拜,儿子看着你礼拜,礼拜在这个家成了司空见惯的行为。

“由贾比尔传述:安拉的使者(愿主福安之)说:‘在我这座清真寺的拜功强于其它清真寺的拜功一千倍,只除非是禁寺,禁寺的拜功强于其它清真寺的拜功十万倍’。”

(艾哈迈德由贾比尔传来)

“一个人在家的拜功是一番拜的回赐;在部落清真寺的拜功是二十五倍的回赐;在集体清真寺的拜功是五百倍的回赐;在远寺的拜功是五万倍的回赐;在我的圣寺的拜功是五万倍的回赐;在禁寺的拜功是十万倍的回赐。”

(伊本•马佳由艾乃思•本•马力克传来)

除了禁寺、圣寺和远寺,其它所有清真寺的回赐都是一样的:

事实上,穆圣(愿主福安之)说:

“只有去三座清真寺有旅行,即是:禁寺、圣寺、远寺。”

(穆斯林由艾布胡莱勒-愿主喜悦之-传来)

image
任何一个为了在大“吴迈威”清真寺礼拜从哈立坡到大马士革的人,哈立坡的“吴迈威”清真寺和大马士革的“吴迈威”清真寺一样。除了禁寺、圣寺和远寺,其它所有清真寺的回赐都是一样的。所有的清真寺都是一样的,只是当你去到圣洁的地方,尽管安拉无处不在,这是不变的事实,但是他升高禁寺的地位,使它成为世界的中心,谁要是去那里,那就要不辞旅行的艰苦和破费,所以他在这些清真寺礼拜时会有特殊的感觉,清高的安拉说:

“为世人而创建的最古的清真寺,确是在麦加的那所吉祥的天房、全世界的向导。”

(仪姆兰家属章 第96节)

就像一个人,当他趋向至尊至大的安拉时,安拉是没有定位的,但他把这天房作为他的房子,使它有特殊地位。所以每个去到这天房的人,都会感到只有在那里才有的升华。
穆圣(愿主福安之)在迁移的路上说了句令人难以忘怀的话,他说:“我的养主啊!我确已从我最喜爱的地方离开了,求你让我进入你最喜爱的地方吧!”即是从麦加离去,它是他最喜爱的地方,去到一个希望是安拉最喜爱的地方。所以他们说:至尊至大的安拉所最喜爱的地方是光辉的圣寺。当一个人来到这块乐土,就必会感受到他是在乐土,你要是说这是世界上最美的地方,那也毫不夸张。你从晌礼到晡礼,从晡礼到昏礼,从昏礼到宵礼,坐好长的时间都不会疲倦。《古兰经》在那里有特殊的体会,礼拜在那里有特殊的体会。穆圣(愿主福安之)的光辉,穆圣(愿主福安之)的光辉照耀着清真寺的各个角落,甚至是光辉的麦地那的各个角落。你在这座城市会感到宁静、安详、和谐,在市场里很少有喊叫声,这是被选拔者(愿主福安之)的安宁,清高的安拉说:

“你要从他们的财产中征收赈款,你借赈款使他们干净,并使他们纯洁。你要为他们祈祷;你的祈祷确实对他们的安慰。”

(忏悔章 第103节)

翻译 : Mohammed,Umda
校对 :